香港马会资料原网站入口
曾经的杀戮在生命的黄昏已经不是荣光
来源:2020年7期《小说月报》 | 作者:老 藤  时间: 2020-07-07

  ?原标题:曾经的杀戮在生命的黄昏已经不是荣光,更多的是内疚和忏悔

  在小兴安岭我接触过一个达斡尔老猎人,这个面如大列巴黑面包的老人告诉我,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要低估动物。我清楚这是经验之谈,也知道这话并不涵盖所有的动物,应该特指那些与猎手斗智斗勇的猎物,因此我并不以为然,不是有句话说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吗,动物无论怎么聪明也无法与人相比,人才是万物之灵。但是,随着老人有滋有味的讲述,我对他讲到的动物不免肃然起敬起来。比如蹲仓的黑熊能暴发成倍的蛮力,以一种视死如归的勇气与侵犯者搏斗;比如草原上的狼群会有计划、有分工、有重点地打伏击战,直至捕获猎物;还比如赤狐排出的气味能让人出现短暂的眩晕或幻觉,小小的黄秞会以舞姿魅影来麻痹你的神经等等,其中最让我感到新奇的是猞猁,老猎人说猞猁是大山的精灵,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招惹它。

  据老猎人讲,猞猁居无定所,极难猎获,猎猞的最佳途径就是找到猞猁便溺之地。因为猞猁排泄地点相对固定,也就是说在茫茫山野之中,猞猁从不随地大小便,它们会到自己专属的地方排泄。这真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没有固定住处却有固定的卫生间,在吃和排的问题上能重视后者的动物恐怕只有猞猁了,一般来说,重视后者的则代表着进化的层次,包括人类,那些随地大小便者层次不会很高。老猎人还说,聪明的猞猁耐力极强,绝不会冻毙饿死,它甚至会贿赂穷追不舍的猎手。如果遇到穷追不舍的猎手,它会在追击路上放一只被它杀死的野兔或狐狸,猎手见到了这些馈赠一般来说就会停止追杀,双方心照不宣,没有哪一个猎手喜欢赶尽杀绝。

  老猎人说猎手到了晚年大都睡不好梦不安,有的甚至会得一些怪病,他有个专门下膛线捕猎黄鼠狼的朋友就是被莫名的腹痛折磨而死,连医生都找不出病因。老猎人这样说当然有些迷信色彩,但垂暮之年的猎人不愿意多谈昔日辉煌却颇有共性。每一个即将踏上奈何桥的人,都会有意无意地回望自己的来路,曾经的杀戮在生命的黄昏已经不是荣光,更多的是内疚和忏悔,这就是战神白起在死前为什么会说出“我固当死”,因为他知道,在长平之战中自己坑杀了四十万赵卒降者。

  善待野生动物并非仅仅是生态保护的问题,很多人忽略了它另一方面的意义,那就是对自我心灵的救赎,且不论人与动物之间是否也存在量子纠缠,须知每灭绝一种动物,人类都会往暴虐和孤独走近一步,最终伤害的还是人类自己。永远不要低估动物,《猎猞》中那只三条腿的灰狐和始终没有现身的猞猁,就嘲弄了一干人。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