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马会资料原网站入口
母亲与房子
来源: | 作者:张晓杰  时间: 2020-06-30

  我出生在奶奶家老房子的西屋里,那曾是我父母的婚房。房子至今还在,是用石头和泥坯垒起来的。最初盖的是草房,后来爷爷奶奶结婚,娘家人要求将房顶的草换成了瓦。它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是玻璃,其余的窗户都是需要糊纸的那种,天气特别晴朗的时候还好,屋里是亮堂的,只要稍微阴一点儿,屋里就黑乎乎的。

  母亲说,那时我们一大家子十一口人挤在小院子里,爷爷奶奶和两个姑姑住在东屋,父母和我住在西屋,四个叔叔住在正房西面的耳房里。人一多事儿就多,夫妻之间,兄弟姐妹之间,婆媳姑嫂之间,有着各种各样的矛盾,每天一早起来就吵吵闹闹,鸡飞狗跳的。

  母亲当时最大的梦想就是离开那个院子,有一个自己的房子。后来土地包产到户,父母不再和一大家子人一起吃大锅饭。分完地那天,父亲领着母亲去看,他们在大山深处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几亩地。母亲至今想起来仍很兴奋,她说当时父亲在那片地上跑来跑去,将地界指给她看,兴奋得像个孩子。回到家后,他们认真地谈了一下,父亲的所有梦想都是关于土地的,他想着种点儿什么能尽快致富,母亲第一次给他泼了冷水,她觉得既然国家将土地包产到户,别的方面也会陆续出现改革的,父亲最好的出路应该是找个工作,地里的活她一个人就能干,至于种什么,还是由父亲决定。于是父母开始了艰辛的打拼,目标只有一个,盖房子,那种宽敞明亮的水泥屋顶的平房,至少要盖三间。

  父母在爷爷奶奶的房子里住了两年,期间通过辛勤劳作攒了一点儿钱,但离房子的梦想还非常遥远。后来我二叔结婚,在老房子的东屋里,爷爷奶奶和姑姑们搬到了小小的南房里。家庭矛盾再度升级,小院子实在住不下去了,父母租下了大奶奶家闲置的厢房,搬了出来。向村里申请批了块房基地,手续办好后,父亲拿着家里所有的钱,坐在那块只有四分的空地上整整坐了一夜。母亲心疼父亲,回娘家借了一千元钱交到父亲手上。父亲高兴坏了,承诺母亲要盖一座小山村里最大最好的房子。接下来他四处求人帮忙,买砖、水泥、沙子、石子、木料……材料准备齐了以后,开始着手盖房子。父母用了近一年时间,在大家的帮助下终于盖起了我家的三间平房。

  母亲回忆这一段时,眼里雾朦朦的,她说:“那个时候真穷呀!”他们手里的钱只够将房子盖成,搬进去的时候连门窗都没有,装修和家具根本就不敢想。好在父亲有一双巧手,他每天下班回来,匆忙吃口饭,就去爷爷家后面的山上砍一棵树,拖回来动手做门窗,先做好三间房的门窗框,然后每天做一扇窗,木头不够了就再去砍一棵树。一个月以后,父亲终于将所有门窗都安装好了。没有钱买玻璃,母亲找来塑料布,先钉在窗户上遮挡风雨,直到一年以后才都换成玻璃。然后他们开始慢慢地做好桌子、椅子和柜子,不求新颖别致,结实耐用足矣。在寒冬到来之前,我们一家三口终于拥有了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温暖的家。

  父母是幸运的,赶上了国家的好政策,碰上了只要努力就有收获的好时代。他们都是分外勤劳的人,信奉靠自己的双手来挣未来。那时父亲工作很忙,偶有闲暇还需要去各家帮工,母亲除了照顾年幼的我,还要种好那几亩地,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但无论多累多忙,他们都会腾出时间来收拾房间,偶有余钱都用来添置家具和拾掇小院。从我记事儿起,我家就是小山村里出了名的干净整洁,漂亮温馨。

  手头宽裕些以后,父母又在正房的东侧接了一间房子做厨房,上屋没有了烟火以后,母亲每天收拾得更起劲了,水泥地被母亲擦得光可鉴人。盖厨房的时候,父亲用多余出来的水泥铺了三米宽的月台,在月台的边缘垒了道矮矮的花墙,花墙上摆满了母亲精心养育的花,都是常见的品种:月季、杜鹃、芝麻草、死不了等等,多种多样五颜六色的花,为小院增添了勃勃生机。月台下是一小块空地,母亲将它们分割成一个个的小池子,按照时令种上各种蔬菜,丰富了我们一家三口从春到秋的餐桌。

  小妹出生的时候,家里条件已经好了很多。母亲将当初父亲做的笨重的家具挪到南屋,正房里摆上了整套的组合家具。还买了一台小小的黑白电视机和双卡录音机。记忆中母亲每天都笑眯眯的,她喜欢把音乐的声音开得很大,院子里总是飘满了甜美的歌声和我们的欢声笑语。

  那个房子里装着我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代,有着我所有的甜蜜记忆,我是从那里坐上婚车出嫁的。

  我出嫁那天,父母没有在院子里贴喜字,小院除了人多一点儿,一切都是老样子,对于他们来说,女儿出嫁真的算不上喜事,他们唯一欣慰的是,女儿结婚是在新房子里,两室一厅的楼房,九十多个平米,他们心爱的女儿终于不用再为房子拼尽全力。

  婚后,我还是愿意赖在娘家,很长一段时间,只有在那个小院里,在父母身边,我才能睡得好。我女儿出生在冬天,家里有个风俗,满月后要回姥姥家住一段时间,但婆婆说什么也不让,说平房四处透风,会冻坏孩子的。我当时初为人母太过忙乱,加上心疼孩子,就没有随母亲回去。很多年以后,母亲告诉我,那天她是是含着眼泪从我家离开的,回到家以后,她就暗下决心,要买套楼房。

  后来,父母拿出所有积蓄,在我和小妹震惊的眼神中,在我家附近买了套五十多平的小房子,拿到钥匙那天,小妹哭了很久,而我彻夜难眠。

  这些年,父母一直辛苦劳作,省吃俭用,供我和小妹读书,给我们找工作,给我们丰厚的嫁妆,帮我们带大孩子,为我们,他们苦了累了半辈子。

  怀着复杂的心情,我和小妹开始着手给父母装饰新居,我们只希望通过努力,给父母布置一个温馨的家。

  父亲说他不喜欢瓷砖,冰凉冰凉的,泛着冷冽的光,于是我和小妹选择了复合木地板,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浅棕黄色木纹,温暖的色调,原天然的感觉,很容易打理。家具家电选择了黑白灰三色,简洁明快的线条,大气简约,是我和小妹喜欢的风格。家纺依母亲的喜好,从窗帘到床上用品,全部选择了深深浅浅的粉,大朵大朵的印花,一派田园风情。

  搬家那天,母亲坚持不让我和小妹往楼上搬东西,你们拿不动,在这看着吧!说完不等我们回答,就搬起东西上楼了。那一刻,看着母亲蹒跚的背影,我一下子泪流满面。其实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并不重,即使我已过了而立之年,可在母亲的眼里,始终还是是那个睡在她背上听她讲故事的女儿,那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女孩。

  那晚,母亲做了满满一大桌子菜,还破例喝了一点儿酒,没等我们吃完饭,她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手里还拿着半个没有吃完的苹果。父亲轻轻拿走她手里的苹果,给她盖上了毛毯,然后关上了卧室的门。我知道那一觉母亲一定睡得特别香甜,因为她终于又实现了一个关于房子的梦想,她终于可以安心了。

  这几年,在属于自己的小两居里,父母过得幸福而安然。

  时光锈蚀了太多往事,流年如水,一去不回头,不经意间,父母早已是满头华发一脸皱纹,那些年他们对于一个房子一个家的执着追求,如今想来更像是一个个小故事,在我们心底的某个角落,泛着柔柔的光,闪耀出幸福的光芒。

上一篇:父亲与他的烟

下一篇:情系绿军装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