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马会资料原网站入口
山溪野径有梨花
来源:2020年6月10日 | 作者:滕贞甫  时间: 2020-06-18

?  张艳荣是文学辽军名副其实的主力,是辽宁省作家协会连续几届签约作家,创作成果颇丰,小说、影视、绘画均有涉猎,是个颇具才艺的女作家。读她的作品,最明显的感觉是浓郁的生活气息、鲜活的故事推演和饱满的情愫注入。近日,读到她的新作《繁花似锦》,觉得这是一部契合新时代脉搏、讲述新时代故事的佳作,读后有一种春和景明之感,不免对美好乡村生出诸多神往,渴望有机会能置身一树如雪梨花下,沐浴湿润的山野微风,滤去水泥丛林中淤积的压抑和浮躁。

  《繁花似锦》是一部从泥土中长出来的小说。读这样的作品,犹如享用农家菜园新摘的果蔬,每一次咀嚼都会鲜汁盈口。这些年,文坛上农村题材作品并不罕见,但许多作品是居高临下的俯瞰,笔墨或用在批判农村的凋敝和文明的缺失,以此来呼唤对乡村的重视;或放大自我想象,绘制现实中根本无法寻觅的世外桃源,以此来自慰久违的乡愁。像张艳荣这样将身心融入乡土,如同种子一样生根发芽、哺育作品的并不多见。张艳荣在掩面擦去为故乡而飘落的泪花时,不忘赋予乡村新的希望,如同原本正在创作的一张晦暗油画,突然间飞出一笔阳光般的亮色,让人为之一振。应该相信,无论社会发展的齿轮多么冷硬,属于乡村的温情总会存在,谁也无法把全部田野都变成城市,在铲车和轧道机无法到达的地方,会有一树梨花在四月绽放。

  《繁花似锦》是一部当代农村发展变迁心灵史。小说原本在父母爱情上花费许多笔墨,后来修改中做了割舍,这种构思本身就说明作者有书写心灵史的动机。心灵史是离不开父辈乃至祖辈的,否则就不能称史,小说中的姥姥、父母,无疑是心灵成长的路标。作者以白描视角观照当代农村变迁,观照已成过去时的知青生活,得出的结论不乏新见地,最大限度地回放了生活真相,让这部小说有了一定的纵深。

  事实上,任何作家的心灵史都是一首爱与恨相交织的叙事诗,既然是诗,就免不了剪裁。作者恰到好处的剪裁是这部作品成功的关键。我相信作者拥有宝贵的素材和大量第一手资料,因为得胜村是作者深入生活的地方,那个属于故乡的村庄被她深耕多回。我曾担心作者不能操起剪刀下手,来个东北乱炖,把所有的农副产品一股脑端上餐桌,读罢书稿之后这个顾虑被打消,我发现作者懂得哪些食材好,哪些佐料可以不用,由此烹饪出的《繁花似锦》,称得上是色香味俱佳的精神大餐。

  爱情作为文学难以绕开的主题自然也在这部作品中有所体现,小说中对爱情的描写把握很有分寸,让人回味不已。知青时期的爱情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一定的宿命感,善始易,善终难,这无须归咎于哪个人,那是一个时代的颤音,但至少他们是真诚的,没有附加,不工于设计,这种情感是美好的向往和枯燥生活的滋润,让艰苦生活有了色彩和憧憬。作者有意无意中呈现了这样一种观点。

  《繁花似锦》是献给新时代的一首乡村奏鸣曲。十七个乐章,章章引人入胜,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舞台上,这部作品的基调对读者会有许多新的启发。以知青周铁铁、秋叮叮,以及当地青年范潇典为代表的主人公,满怀对黑土地的挚爱,有的重返曾经奉献过青春的乡村续写自己的理想;有的走出去、又归来反哺这块养育自己的土地。尤其新生一代能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指引下,依靠生态兴农、科技兴农,将传统村庄建成现代生态产业示范区,并且用现代理念、互联网经济,以及康养产业等彻底改变了农村的生产方式,这正是新农村的未来和方向。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