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马会资料原网站入口
马季、任怨访谈录: 有时候,写作就是一种分享(上)
来源:网文新观察(微信公众号) | 作者:  时间: 2020-05-20

?  一、鲁院培训对我后来的创作有很大影响

  文学可以说是我一生中离不开的东西了,精神食粮,虽然有的可口有的不合胃口,但还是很喜欢。

  马季:任怨你好!在这个访问之前,我查看了有关你的各种资料,但都没有你写作前的经历,大学毕业后你留在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目前生活在苏州,那里是你的家乡吗?能谈谈青少年时代和文学相关的话题吗?比如早年的阅读,以及对文学的认识、理解等等。

  任怨:首先说苏州不是我的家乡,我的家乡在山西。

  我从小爱看武侠小说,长大后爱在网络上看小说,这些身边的人都清楚。小时候还曾经因为看武侠小说被父母教训过。那个时候,只要不是课本,课外读物基本上都是闲书,是不被支持的。

  小时候每个假期都是在阅读中度过的,十分充实,当然,每天宅在家里看书家里人也十分的放心,安全,省心。其实看书就是因为爱看,喜欢,纯粹是个人的兴趣爱好。别人那个时候喜欢出去各种玩,但我就喜欢捧着书本读,眼睛也变成了近视眼。

  上了大学,我借遍了图书馆所有能借到的武侠小说,后来租书摊也被我看遍了。

  上班后有了网络,有了网络小说,我开始在各个网站疯狂追文。

  终于有一天追得不耐烦了,决定自己写,一脚踏入了这个圈子。从2003年开始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开始还是一边工作一边在休息时间兼职写作,后来和爱人一起到了苏州,开始专职写作。当然,写的过程中也不忘记阅读,每天还会追文,这已经成为习惯了。

  文学可以说是我一生中离不开的东西了,精神食粮,虽然有的可口有的不合胃口,但还是很喜欢。应该会读到老吧!

  马季:十一年前,鲁迅文学院开办网络作家班,我记得你是第一期学员,那个班包括唐家三少在内可谓大神云集,我是跟班的辅导老师,在鲁院短短的学习时间,给你留下了什么印象?培训对你后来的创作有作用吗?

  任怨:鲁院网络作家班的开办具有开创性意义,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这是国内最高的文学培训机构开办的学习班,机会难得,我们当时都很珍惜。学院的老师也都是业内大名鼎鼎的老师,给我们指导了许多写作方面的东西。培训期间我们学习了很多关于写作的知识,关于选题,关于写作手法,关于一些禁忌等等,受益匪浅。

  学习期间还认识了很多业内的朋友,十分高兴。当时的培训状况,教得用心,学得开心,氛围相当不错。当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伙食,获得了所有学员们的一致好评,短短十几天的学习时间,平均体重估计都增加了好几斤。

  鲁院培训对我后来的创作有很大影响,对我后来的选题,构筑情节等都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培训之前我写了三本书《横刀立马》《超越轮回》《武道乾坤》,培训之后写了《天下无双》《破灭时空》《斩仙》《元龙》《神工》,自我感觉前后有很大的不同,起码文风成熟了许多。具体好坏,还得让读者来评价。

  马季:你和传统作家,也就是纸媒作家有交集吗?中国现当代文学中有没有你感兴趣的作家、作品?

  任怨:有,我在苏州认识的。苏州大学文学院的房伟教授是我的好朋友。他属于经常在《收获》《十月》这些传统期刊上发表小说的牛人。

  房伟教授的《猎舌师》是一部非常优秀的长篇小说(在网络小说中算短篇,偷笑),讲述了革命时期南京的一个厨子的故事,家仇国恨外加厨师的专业技能描写,相当精彩。

  马季:房伟不仅是作家,也是一位研究网文的学者,在你们的交流中,他对你的作品提出过什么意见吗?

  任怨:房教授对于网文没什么偏见,我们聊天交流很愉快,聊得兴起他还会邀请我们去给他的学生讲讲网文方面的东西,很好的朋友。

  我们聊过我的作品,他也同意我的看法,从某一本之后是个分界线,文风成熟了很多。

  《元龙》开书之后,和房教授聊过一些主线和情节转折,对此房教授很认可。他给的建议让我尽量不要写幼稚的小说,行文要成人化,合理化。这点我深感赞同。

  当然,房教授也说过我环境描写不够细致。这个我已经是习惯了,写着写着就忘了,感觉很对不起他(偷笑)。

  马季:能谈谈你喜欢的网文吗?男频文中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有哪些?你追文主要追哪些类型?

  任怨:我看文很杂的,能接受所有类型的文,当然,主要还是指男频文,女频的很少看。

  我印象深刻的书很多,列举几本。

  烟雨江南的《亵渎》,除了书本身的味道之外,最重要的是,主角是个猥琐的胖子。

  七十二编的《冒牌大英雄》,书很好,主角是个胖子。

  猫腻的几本全都喜欢。

  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

  流浪的蛤蟆的《仙葫》《天鹏纵横》。

  血红的《升龙道》以及流氓系列。

  断刃天涯的所有书。

  梦入神机的《阳神》《龙蛇演义》。

  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

  辰东的《神墓》《遮天》。

  我吃西红柿的《盘龙》。

  月关的《回到明朝当王爷》。

  天使奥斯卡的《篡清》。

  喜欢看的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马季:网文出海是最近的热门话题,你有关注过吗?如果你的作品有机会翻译推介出去,哪一部比较适合?

  任怨:网文出海其实也是意外的惊喜,以前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土生土长的网络文学在海外竟然那么的受欢迎,特别是在最近几年,势头越来越好。

  我个人也稍稍关注过一些,思考过一些原因,暂时总结了一下,可能有以下几点理由。

  一方面是不同的文化带来的新奇吸引力。网络文学毕竟是来自一个古老的东方大国的东西,肯定和国外读者们平常看的一些读物不一样。这会给很多读者带来一种新鲜感,进而深度阅读进去。

  第二个方面则是新奇的设定。正如玄幻文学是对于传统武侠小说的一个想象力方面的扩充,但反过来,何尝又不是对于国外魔幻文学的一个扩充呢?国外的读者也同样喜欢这种新奇的设定,进而成为忠实读者。

  再有一个原因,我考虑是西方政治正确的一种反弹,网文当中有一部分还是追求杀伐果断,以直报怨,以德报德的,这对于那些被各种政治正确的口号们禁锢的西方读者们来说,虽然嘴上不说,但看到这种其实很顺应他们本心的文,应该还是喜欢的。

  如果我的作品有机会翻译推介,我觉得最适合的可能还是《天下无双》这一部。

  《天下无双》是一部玄幻小说,力量体系基本上是剑士和魔法,对于国外的读者来说,更容易理解一些。当然,也容易翻译一些。

  此外,《天下无双》的主角是一个商人,在为人处世和处理各种矛盾的时候,小说中主角绝大多数时候是以商人的方式来处理的,这一点相对来说能更容易让国外读者接受。

  但同时主角不是完全以商人的角度,该杀伐果断的时候也有,应该能满足一批期待这种情节的读者。

  除此之外,《天下无双》的核心主题还是和平,以斗争来奠定和平的基础,这一点上应该也算是政治正确一些。

  二、读者喜欢给人带来成功感觉的作品

  玄幻文是当年武侠小说的年代升级版,或者说新科技升级版,互联网是这一文学类型的产生的基础,可以说没有互联网绝对没有今天的玄幻文。

  马季:你的第一部作品《横刀立马》是玄幻小说,最初选择玄幻这个类型开始你的创作之路,是出于网站的要求,还是你个人的喜好?你是最早的一批签约作者,当时和文学网站签约基本没什么收益,那时候作者之间,作者和读者之间有互动吗?能否讲一讲给你留下记忆的某件事情?

  任怨:第一部小说选择玄幻题材,是因为当时我看得最多的就是这个题材。追文追得十分累,那个时候都是月更周更,实在等不到自己追的文更新了,一怒之下自己也跳进了创作的坑了。等我自己开始创作了,才知道创作的不易,才知道更新是件很难的事情。但既然已经跳进来了,而且还有了一些喜欢的读者,无论如何也要坚持继续,这样才一路写了下来。

  最开始的时候,作者之间相对还是联络比较少,还是从起点开始举办年会之后,大家现实里见了面,后续的联络沟通才多了起来。

  作者和读者之间的互动,开始就是书评区。比论坛功能少点,读者留言,只能简单地回复点评,最多好的评论加个精。后来QQ群开始普及,才有了作品群,可以实时聊天,那个时候才算是大家有了真正的互动。

  创作之初让我记忆最深的一件事是,当时面临考职称和封闭开发两项重要任务,所以《横刀立马》这本书断更了,半年之后重新开始更新,却发现一大群读者欢喜雀跃,他们竟然还一直等待着。这也是后来我无论如何也要努力地把每一本书都要写好写完的原因,读者们实在是太可爱了。

  马季:后来你又创作了《天下无双》《元龙》等玄幻作品,你对玄幻文学是如何理解的呢?你如何看待西方奇幻和东方玄幻的共性和差异?

  任怨:玄幻文是当年武侠小说的年代升级版,或者说新科技升级版,互联网是这一文学类型产生的基础,可以说如果没有互联网,就绝对没有今天的玄幻文。

  我是一路从武侠小说看过来的,看过了几乎能找到的所有的武侠小说,然后在网上接触到了玄幻文。这也是因为互联网带来了世界文化的交流,所以把西方的一些种族魔法等带进了新式小说当中,然后就出现了玄幻文。

  从武侠小说单纯的兵器内力打斗变成了多个种族魔法斗气等等更加丰富的元素,也带来了更多的想象力的扩张,顺理成章地成了网络上的新类型。

  后来有读者不是很喜欢魔法之类的东西,所以又有了本土味十足的仙侠类型,玄幻又融合了仙侠的写法形成了东方玄幻类型,同样也是玄幻的一个大分类。

  马季:你觉得玄幻文学和中国古代文学之间有脉承关系吗?玄幻文学的升级系统精神资源来源于何处?

  任怨:有的啊,四大名著就是最好的例证。《西游记》其实就是关于孙悟空的成长故事,这就是典型的升级文,后续一路取经,打败一个个妖怪,战胜一个个的险阻,让读者跟随着主角的取经路,解决一个难题就是一个成功,给读者带来快乐的阅读享受。

  《三国演义》也是一样,刘备从无到有,结拜了兄弟,收服一个个人才,取得一个个的胜利,拿下一个个的地盘,这些都是一个个阶段性成功的体现。个人的身份也一路走高,这也是一种另类的升级文。

  《水浒》同样如此,虽然是分散了多主角,但是每一个阶段性主角每次都能打败一个个恶霸,揪出一个个贪官污吏,这也是阶段性成功,地盘扩大,可以和朝廷对抗,也是升级文的体现。当然后面的结局又体现了另一种残酷,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红楼梦》暂时还不算这类型。但很多作品都可以用这个阶段性成功的升级来套。比如谍战文,完成一个个任务,救出一个个同志,揪出一个个叛徒,最后迎来了胜利和解放,这都是吸引人阅读的阶段性成功套路。

  《基督山伯爵》也是这个典型的套路,退婚,监禁,老爷爷,寻宝,复仇,携美归隐,每一步都可以说是一个阶段性成功,根本就是一个完美的网文套路。

  又比如反映改革开放文,搬掉一个个拦路石,解开一个个思想包袱,政策一步步得到验证,都是属于一路阶段性成功的套路。其他成功向的文都有类似的特质。

  同样地,网文中大部分的作品都可以用这个特质来归纳。

  都市文,身份提升,财富提升,权势扩大,这显然都是一个个的阶段性成功,也算升级文。官场文更简单,官职的提升带来的阶段性成功是最典型的升级文。

  由此扩展到更多的类型,都是如此。

  马季:你对玄幻文学打怪升级的套路化现象有什么个人看法?

  任怨:我们都知道,长篇小说,除了那些揭露社会黑暗和反映某些艰难的现实的小说(这种归结为现实文和虐文,也有很多的读者),大部分读者喜欢的,还是那种能给人带来成功感觉的作品,网文之所以通俗,其价值就体现在这里。

  成功感觉其实包含的范围很广泛,但探究实质,反映在小说中,其实大部分就是通过一个个的阶段性成功,最后功成圆满的故事,用一句简单的名词来称呼的话,完全可以用升级文来归纳。

  打怪升级成为套路,其实是一种和游戏玩法融合之后简化了难度的写作。网文其实和游戏行业的发展有很大关联,也跟社会发展、技术进步密不可分。

  对于一些在情节和矛盾搭建方面能力比较弱的新手来说,这是一种最简单的套路。打怪是经验值,一路实力提升则是升级,而这种升级也最容易最直观的给读者一种主角又获得了阶段性成功的感觉。

  在面对一些文学鉴赏功底不是很深厚的读者的时候,这种套路也是最简单最粗暴最能让他们接受的写法。所以很自然就滋生了这种写法。后续还有升级版,则是系统文,基本上不用构筑主线情节,情节走不下去了,系统发布一个任务,主角去完成这个任务,OK,解决了。情节得以推进的同时又能给读者带来下一次升级的期待。

  存在即合理,有需求才有市场,也不能说这就不对。

  马季:《神工》贯穿了纳米系统升级的一条主线,但又不属于典型的系统文,你为何如此处理?

  任怨:《神工》中我也蹭热度写了点系统,但和大家理解的系统还是有些不一样。《神工》中的系统并不是那种发布任务的,随时调节情节走向的,系统只有一个功能,就是升级,提供更多的功能。

  主角的行动办事还是以主角自身为主的,自己决定去做什么不做什么。而普通的系统文中,主角的行动其实是被系统所操纵的,系统让做什么,主角去做什么。两种行文和构筑主线的方式不一样。

  普通系统文其实是把现实文当成游戏来写,其实还可以说是另一种程度上的游戏文,一样的攒经验,完成任务,升级。但也因此而带来了一种主角其实没有什么主观能动性,只是被动地做事的感觉。

  我还是尽量避免了这种情况,主角有更多的主动性。但不能否认的是,每次升级其实还是包含一部分被动做事的情节。

  我尽量还是争取能够写更多故事性强的小说给大家。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