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马会资料原网站入口
静静的白桦林
来源:2020年2期《海燕》 | 作者:刘洪林  时间: 2020-03-17

?  蒿子湖密营里面有作战室、兵舍、仓库、药房、厨房,还有被服厂、枪械所和哨所。一切都很隐蔽,一切都悄无声息,更听不到一点儿枪声。密营深处长着一片白桦林,里面住着一群年轻的女兵。阳光挤进白桦林,树枝上便挂满曼妙的轻纱,草地上便撒满斑驳的树影。男兵们的目光会时常挤进白桦林,在轻纱和树影间来回穿梭。

  女兵们各有各的心事。日伪军疯狂地围剿抗日联军,前线到处都在打仗,伤亡的官兵越来越多,女兵们担心前线的战事,也惦记着自己的心上人。经过组织批准,有些女兵已经跟男兵结婚,有些女兵正在谈恋爱。

  被服厂里坐着一群女兵,有的正在缝军装,有的正在给军装钉扣子。李珍一手捏着缝衣针,一手摁着一枚纽扣,正在一针一线地给军装钉扣子,猛地看见二龙悄默声儿走到自己跟前,便惊喜地问他:“二龙,你咋回来了?”二龙赶紧从衣兜里面掏出一封信递给她,“队长,团长让我给你捎封信。”李珍是被服厂缝纫队队长,正跟高团长谈恋爱。她赶忙放下手里的活计,一面接信一面又问他,“你是啥时候回来的?”二龙一边擦汗一边说:“刚回来,还没去仓库领物资呢。”李珍正想向他打听高团长的情况,姐妹们一起跟着起哄,“高团长来信了,你快给我们念一段。”“不念就赶快把信交上来。”李珍一面应付姐妹们,一面迅速把信封揣进兜里说:“二龙,你快去仓库领物资吧,回去告诉你们团长,让他不用惦记我。”

  李珍一直等到收工,才回到宿舍取出信纸,只见上面全是油印的铅字,心里虽然有些纳闷儿,还是硬着头皮逐字逐句地念起来:

告示

满洲国全体军民:

  凡能招降或逮捕杨靖宇者,赏大洋一万元;

  凡告之杨靖宇藏匿地点者,赏大洋两千元;

  凡知情不报者,一经发现,按通匪论处,严惩不怠。

  满洲国治安部

  这哪是心上人给自己写的信啊,这分明就是一张捉拿杨司令的告示。她在心里直埋怨,“你这个人啊,整天就顾着打仗,让人给我捎来一张破告示,也不知道在上面写几句知心话,是不是想让我给你写信啊。”她赌气地翻过告示,打算给他写上几句气话,竟然看见告示背面也有字,都是用钢笔一笔一划写上去的。原来他把信的内容写在告示的背面了。珍:我们团昨天冲出鬼子的包围圈,夜里都睡在山上。部队准备在山里休整两天,再去攻打鬼子的一个小队。我这里一切都好,不用惦念。咱们部队纸张奇缺,我只能用捡来的告示给你写信,不要怪我。再见!

  李珍把信紧紧地贴在胸口上,抬头望着窗外的白桦林,心儿立刻飞到了高团长的身边。她知道各部队都没有多少纸张,那些纸张比子弹还金贵呢。有一次他们团缴获一些纸,愣是让军长给拿走一大半。他没有信纸怎么给自己写信啊。回密营的人只能给自己带个口信,咋能告诉他想跟自己说的心里话呢。他们跟鬼子打仗,捡到一张告示也不容易,就算是天天能捡到告示,也不能老用告示给自己写信啊,那多不吉利,多煞风景啊。到哪里能弄点信纸呢?她望着窗外的白桦林,想起自己的母亲,两眼放出喜悦的光芒。

  孙玉凤也在被服厂干活,她是裁剪队队长,去年八月跟二师徐副师长结婚,看见二龙又过来给李珍送信,那信居然没用信封,塞在一截掏空的小木棍里面,心里直犯嘀咕,高团长手里的信纸还没有师里多呢,怎么又给李珍写信?还那么神神秘秘,难道他们又从鬼子和伪军那里缴到纸张了?李珍的命真好,总能收到前线的来信。自己也担心丈夫的安危,既见不到人,也见不到信,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李珍的来信干着急。当个副师长还不如人家当个团长呢。她忍不住盘问李珍,“李队长,高团长又给你写信了?他哪来那么多的信纸啊?”李珍握着装信的小木棍,红着脸告诉她,“他哪舍得用部队的信纸给我写信,这些信纸都是我送给他的。”孙玉凤更加纳闷儿,“你给他送信纸?你又没出去打仗,你从哪儿弄来的信纸?”李珍知道躲不过去,只好敲开木棍堵头的封泥,取出两张浅黄的信纸,举起来边晃边说:“看清楚了,这就是我送给他的信纸。”坐在她身边的冯颖一把抢走她的信,仔细看着信纸问她“珍姐,你这也不是纸啊?看着又不是布,到底是啥东西?”李珍用木棍敲着她的后背笑着说:“你快把信还给我,要不然我就不告诉你们。”冯颖舍不得把信纸还给她,高高地举过头顶威胁她,“你先说,我再还给你。”女兵们一齐望着她,目光里面有疑惑,更有期待,她只好说出自己的秘密,“这些都是我用桦树皮做的信纸。我小的时候,我妈就经常把桦树皮晾干,再用小刀把桦树皮刮得跟纸一样薄,再裁成一张一张的树皮纸,用它画图、描鞋样儿,我也把林子里的桦树皮晾干,裁成一张张信纸,让二龙捎给高团长,他就有信纸给我写信了。”冯颖又仔细地看过信纸,还用鼻子嗅了又嗅,才大声惊呼,“玉凤姐,这真是桦树皮啊!还有桦树皮的香味呢。”孙玉凤不好意思地嗔怪她,“你还不赶紧把信还给李队长。”

  男兵们很快就发现,女兵们在白桦林里面,除了晾晒自己的衣物,还晾晒一大片一大片的桦树皮。还有一件事情也让他们很纳闷儿,以前整天愁眉苦脸的女兵,现在脸上整天挂着笑容,该休息的时候也不休息,反倒比以前更忙了。

上一篇:酸甜西红柿

下一篇:午夜行动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