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马会资料原网站入口
成为芭比(儿童文学)
来源: | 作者:詹丽娜  时间: 2013-06-15
1
  我是一个喜欢做梦的女孩。
  恍惚中,我和爸爸、妈妈搬进了一所大房子,我的房间挂着粉红色的窗帘;妈妈的风湿病好了,她哼着歌,骑着自行车美美地上班去了;数学课上,老师把所有的数学公式编成歌谣,我们一边解题一边唱歌。当然,我还梦见自己穿着一双银白色的靴子,靴口上垂下粉红色喇叭花一样的小铃铛,走起路来发出好听的声音;后来,我又穿上一件缀着白色蕾丝花边的粉色连衣裙,在月光下跳舞。
  是的,我梦见自己成为芭比!
  芭比是我的同学,其实她叫巴璧。她的大眼睛像星星闪烁,又浓又密的眼睫毛高傲地翘向太阳的方向。走路的时候她总是把腰板挺得直直的,头发轻轻扬起。重要的是,她总是穿着一双银白色的靴子,靴口上垂下粉红色喇叭花一样的小铃铛,走起路来发出好听的声音,她喜欢穿一件缀着白色蕾丝花边的粉色连衣裙,真美啊!在迎新年的联欢会上,她拿着小提琴从我身边经过,轻盈地跳上舞台,多么美妙的琴声啊。巴璧在拉琴的时候,她小刷子似的眼睫毛也跟着音乐抖动着。我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不止是我,大家都被美好的巴璧征服了,因为从此以后,无论老师还是同学,甚至外班的坏小子都叫她“芭比”了,她是我们大家心目中完美可爱的芭比娃娃。
  那么,我是谁呢?
  我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平凡得连真实的名字都被大家忘记了。我经常悄悄叹息。
  我的家在旧城区的一栋旧楼里,据说我们住的房子是我爷爷在工厂分到的集资房。我爸爸的童年在那里,我生下来也住在那里。我不喜欢那里漆黑的楼道,如果不小心踩到婆婆们攒下来堆在楼道里的空瓶子破罐子就会发出叮叮咣咣的声音,我的心脏也跟着叮叮咣咣地滚下楼梯去了。我也不喜欢楼下的菜市场,叫卖声很早就吵醒我。可是爸爸妈妈却说,多好的菜市场啊,蔬菜新鲜又便宜,上面还闪着露珠呢!
  每次经过那个市场我都一路奔跑,跑过第五棵老柳树,跑过第六棵梧桐树,跑过第八棵白杨树才吐出一口气。
  我也不喜欢我的名字——马玲淑,你听,多像我奶奶的名字啊。最糟糕的是同学们故意叫我马铃薯,更糟糕的是,他们后来直接叫我“土豆”,我想我一定是那种大个的黑不溜秋的土豆!
  我告诉妈妈我的新名字的时候,我的眼里满含泪水,我想她一定搂住我,和我一样悲伤。哪知,她笑得弯了腰。
  “太好了,我们都喜欢土豆啊,土豆可是长在地下的苹果,它所含有的维生素是胡萝卜的2倍、大白菜的3倍、西红柿的4倍。我们北方冬天可缺不了土豆!”
  从此以后,妈妈和爸爸也叫我土豆了。
  我是一个爱做梦的土豆,打开水龙头洗脸的瞬间,我匆匆的做了一个梦;走着路看一片树叶的时候,我默默的做了一个梦;听小鸟在头顶唱歌的时候,我偷偷的做了一个梦;当羽毛一样的风吹过脸颊的时候,我悄悄的做了一个梦。有时我很担心,自己一直走到梦里去,醒不过来怎么办啊?
  
2
  如果妈妈没有风湿病,她就不会失去工作。风湿病发作的时候,妈妈的双腿像木头一样僵直,手指像树枝一样弯曲。就这样,当爸爸、妈妈工作的那个就要破产的国有工厂被人收购的时候,爸爸留了下来了,妈妈拿到一年的生活费回家了。
  “我们两个,总算留下一个,还不错啊!”妈妈说。
  “是啊,有我呢,你就在家里好好休养吧!”爸爸一边说,一边端来热气腾腾的洗脚水放在妈妈坐着的床边,又在盆里面加了中药,再慢慢试着帮妈妈把脚小心放进去。他又问,“烫不烫?”
  “不烫,舒服着呢!”妈妈回答。
  哇,下岗,那么悲伤的一件事,居然被一盆洗脚水冲淡了。
  对于我来说,妈妈下岗这件事太糟糕了。下周一就是我的生日,我一直想要一双银白色的靴子,上面缀着粉红色的铃铛,走起路来响起好听的音乐,和芭比的一模一样。我已经梦见过好几次了。那可是一双很贵的靴子哟!
  现在,我只好把这个梦想收起来,打开窗户,狠狠扔到夜色里。
  我的内心充满忧伤!
  在学校里,整整一天我都无法开心,数学课看数字以为是蚂蚁爬,语文课看汉字像蝌蚪游。直到后来我的同桌巧克力画了一幅画给我,我才笑出声来。
  他叫肖克力,大眼睛,一笑还会出现女孩才有的大酒窝,所以我们都叫他巧克力。巧克力当然比土豆好听多了,每次大家这样叫他,我心里都酸溜溜的。巧克力数学最好,个子最高,跑得最快,喜欢和他说话的女孩也最多。
  有一天,老师在讲到食物营养成分的时候,提出一个可以让大家流口水并对美食想入非非的问题。她说:“同学们,你们最爱吃什么啊?”
  有人回答:“饺子。”
  有人回答:“面条。”
  有人回答:“妈妈做的红烧肉。”
  ……
  我想也没想,站起来就说:“巧克力,我爱吃巧克力!”
  在我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大家看着我的同桌嘻嘻哈哈地笑起来。我不好意思的看了巧克力一眼,我的脸一定比苹果还红。一抬头,碰到了芭比的目光,她正冷冷的注视着我,一点也没笑。奇怪!
  马上,爱恶作剧的张榜尖着嗓子说:“我爱吃土豆!”
  大家的笑声更响了。|
  没有想到,生日的那天,我这个平常的土豆收到了好几份礼物呢,有一个日记本,封面是我喜欢的猫,跟小时候我家走丢的那只猫一模一样。有一只会唱歌的绒布兔子,有谁听过兔子唱歌吗?就像我们小学生唱歌一样好听。还有一个发夹,一支削铅笔用的转笔刀,全部精致得舍不得用哦!
  后来,我又在书桌里发现一块德芙巧克力,那可是我看着都会流口水的巧克力啊!
  不用问我就知道是谁送的。因为上面有一行字:巧克力的巧克力!
  晚上回到家里,我收到妈妈的礼物。一样是穿在脚上的鞋子,可是,和我想象的相差太远了。那是一双厚底的布鞋,憨头憨脑的样子,而且赤橙黄绿许多种颜色挤在一起,穿上它就像走过夏天的花园。
  “妈妈,你会不会审美啊!”我撅起大嘴。
  “鞋子穿在脚上,舒服就好!”妈妈说。
  我仍然不高兴。看着眼前的鞋子,却想着芭比的白色靴子。
  可是,谁会想到呢,就是这双鞋子,带给我不同的命运。
  
3
  会有人不喜欢芭比吗?肯定没有!
  每天,她就像一个骄傲的公主,穿着她漂亮的靴子,从我的身边“叭、叭……”地走过去。随着,一种薄荷的香味冲进我的鼻子里,凉凉的。我很想和她说话,和她成为朋友,可是她的目光总是越过我的头顶。芭比的身边总是围着许多人,有男孩也有女孩,他们都有漂亮的鞋子和美丽的裙子,他们的欢乐总是比我的忧愁多。
  放学的时候,芭比的爸爸或者妈妈开着铮亮的轿车来接她,她钻进车里,头都不回一下。而我的爸爸和妈妈总是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来接我,我怀疑那辆自行车也是去世的爷爷留下的,要不,怎么会在路上不是掉链子就是没气了呢。后来,我就不让他们接我了,我一个人穿着舒服但不漂亮的鞋子,一路小跑就到了家。
  刚开始,妈妈还不放心呢,她骑着那辆破自行车总是跟在我后面,就像电影里潜伏的特工一样。一段时间之后就不再跟着了。
  “我女儿身体结实多啦!”妈妈说。
  “可以报名参加马拉松啦!”爸爸说。
  唉,他们永远不懂,我只不过是不喜欢那辆破自行车而已!
  妈妈虽然下岗了,但我家的一日三餐更丰富了。我和爸爸每天都吃到不同口味的饺子,有三鲜馅的、香菇馅的、青椒馅的、萝卜粉丝馅的,当然还有各种炒菜和豆饭。我经常在奔跑回家的路上就闻到香味,还流出口水。
  妈妈回家的第一周,她把家里彻底清扫了一遍,还把家具挪了位置。我放学的时候,她问:“土豆,你看沙发放这里,是不是屋子更宽敞了!”
  “咱们家的卧室、厨房、厕所都加起来还不如我同学家的客厅大呢,妈妈,我没有觉得挪挪位置就有什么不同啊。”我说完就钻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别提了,我的房间更小,那张单人床就要挨到门上了。
  妈妈回家的第二周,她把家里的床单被褥和换季衣服都洗了一遍,还拿到外面的阳光下去晾晒。
  妈妈回家的第三周,她开始忧愁,叹息。
  妈妈回家的第四周,她出去找工作了。
  一个月之后,她又开始上班了。她早上穿着破旧的衣服出门,也不在脸上涂涂抹抹的,下班的时候显得很疲惫。而且那双手越来越粗糙,指甲里都是泥污。到了晚上,爸爸不只要帮妈妈泡脚,还要帮她泡手。
  “别出去做了,我可以加班多赚点钱啊。”爸爸叹息着。
  “呆在家里很闷的,出去活动活动也好!”
  我是心疼她的,可是,我一开口就说:“妈妈,你到底做的什么工作,那么脏啊!难道你去捡垃圾了吗?”
  “记得你学校后面有一个印刷厂吧,我就在那里上班。”妈妈说。
  “可你的手为什么那么黑呀?”
  “因为我经常要去印刷的车间啊,还要搬运什么的,所以手变得又黑又粗糙了。”妈妈又说,“别担心,不累!”
  哦,这样啊。
  
4
  这个春天和以往的春天一样,这堂体育课也和以往的体育课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在跑步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校园四周的老柳树,就不知不觉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胳膊上也长出绿色的叶子。我的梦很快被一阵雷声打断了,要下雨了吗?这可是第一场春雨呢!
  在我伸出手去接雨滴的时候,忽然听到“哎呦”一声凄厉的惨叫。芭比摔倒了!
  她被大家扶起来,但马上又“哎呦”一声坐下去,然后她抱着自己的脚呜呜地哭起
  来。她的脚扭伤了!
  同学们帮芭比脱掉靴子。天哪,她的右脚居然像个馒头一样倏地肿起来。太不幸了,她再也穿不上那双漂亮的靴子了。
  这时,濛濛细雨像眼泪一样浸湿了地面。老师急切地扫视着大家的脚,她寻找一双芭比可以穿得上的鞋子。
  最后,她把目光定在我的脚上,我的花花绿绿的棉布鞋子在春雨的洗涤之下更加鲜艳,它此时成为整个操场最醒目的鞋子了!
  “你,那位同学,快过来,把鞋子换下来。”老师说。
  我走过去,走向芭比。我脱下自己的鞋子,然后换上芭比的靴子,她的那双银白色的,垂着粉红色喇叭花一样的小铃铛的靴子,走起路来发出好听的音乐的靴子,曾经是我梦寐以求的靴子,终于被我穿在脚上啦!
  没有人发现,我的嘴角偷偷流露出来的微笑。
  不会又是梦吧?我悄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不是梦!
  “芭比,快帮忙扶一下土豆!”
  什么?什么?有人居然叫我芭比!我看向芭比,不由吓了一跳,因为我看见了我——土豆正捂着脚抽泣呢。
  那么我是谁?
  我捂住嘴巴,几乎要尖叫了。把变成土豆的芭比扶到教室之后,我飞跑到走廊的拐角处,那里有一面很大的镜子。
  在镜子里,我的大眼睛像星星闪烁,长长的眼睫毛翘向太阳的方向。我看到了芭比,我成为芭比!土豆成为芭比!
  这不会又是梦吧?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那些神奇的事足以证明,这的确不是梦。我就是芭比。
  比如,下课的时候,同学们叫我芭比。上课的时候,老师叫我巴璧。我穿着那双美丽的具有魔力的靴子轻快地走在教室里,走在刚刚钻出小草的操场上。春天真的太美好了!
  原来的芭比已经变成曾经的我,大家叫她土豆,那是一个很滑稽的名字。
  晚上,放学了,家长们都站在门口等待。芭比被爸爸扶上那辆破自行车,带走了。
  我想追过去,可是我的手被一个漂亮的打扮时髦的女人死死拉住。那是芭比的妈妈,准确的说,现在是我的妈妈。我上了她的轿车,座位很舒服,车里流动着薄荷的清香,那是芭比特有的味道。
  
5
  车子在一个花园一样的小区里停下来。屋门被芭比妈妈打开的瞬间,我惊呆了。
  我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地板,就像铺着一个森林里最好的木头;我从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窗帘,就像一个梦随风飘起来;我从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沙发,我想跳上去在上面打个滚。屋子里所有的家具都显示出气派和尊严,而且一尘不染。
  “怎么了芭比,快进来。”
  我走进屋子,但是我不敢脱下自己的鞋子。我怕眼前的一切突然消失了。
  “快脱掉靴子啊,芭比!”妈妈催我了。
  我犹豫着,但还是缓慢地脱去了一只,再脱掉另外一只。在脱靴子的时候,我一直紧盯着门边的那面穿衣镜。还好,我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仍然是芭比!
  我来到芭比的房间。那是一张大床,上面铺着粉色的带蕾丝花边的床单,窗帘、衣柜的颜色也是粉色的,就像我梦见过的颜色一样。窗前的写字台比老师的办公桌还要大呢,墙上贴着的漫画也是我喜欢的。这里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不,似乎很早以前我就住在这里。
  打开衣柜,看见那件粉色的连衣裙,它现在属于我了!
  墙边放着一个琴盒。我走过去,打开盖子,取出小提琴,放在肩上,然后左手拨动琴弦,右手舞动琴弓。好听的音乐倾泻而出。奇怪啊,在这之前我从未碰过小提琴,可现在居然一口气能拉出很多曲子。我真的拉得很好,因为我就是芭比!
  直到妈妈喊我吃饭,我才让音乐停止。
  爸爸并没有回家吃晚饭。桌子上的饭菜也很简单,说实话,并不好吃。妈妈只吃了几片菜叶,她说要减肥。奇怪,在我看来,她并不胖啊。
  晚饭后,妈妈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在房间里看书。
  那么多的漫画书,多得看不完。我以前只能在路过书报亭的时候,盯住封面多看几眼。现在,我可以躺在床上,一个字一个字的,一页一页的慢慢看了,简直太享受了!
  有那么一瞬,我想起住在旧城区的旧房子里的爸爸和妈妈,在那个鸟笼子似的家里,他们在做什么?妈妈也许一边泡脚一边和爸爸说话,还不时笑起来。成为土豆的芭比在做什么呢?不会是一边做题一边叹息吧!
  奇怪,我的过去渐渐模糊,好像有一把扫帚在我的心里扫来扫去的,把许多关于土豆的记忆扫落了。
  在我就要睡着的时候,爸爸回来了。朦胧中,我似乎听到妈妈和他争吵。为什么呢?
  床真的很舒服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6
  第二天早上,阳光透过窗纱,屋子里垂落着粉色的温暖明亮的光芒。芭比新的一天开始了!
  “快吃,别迟到了。”妈妈把面包和牛奶扔到桌子上,跑回去化妆了。她化妆的时间比我吃饭的时间还长。这时,爸爸还没有起床呢。
  在我是土豆的时候,我的早餐是妈妈和爸爸一起做的红豆粥或者绿豆粥,馒头、花卷和新鲜爽口的拌菜,有时也吃热呼呼的煮鸡蛋。妈妈说,鸡蛋煮着吃最有营养。土豆妈妈不会化妆,只在嘴唇上涂一些颜色很淡的润唇膏。
  不过,第一次早餐吃面包、牛奶就像参加野餐会,感觉也不错啊!
  然后,我穿上那双漂亮的靴子,坐上芭比妈妈的铮亮的轿车,上学了。
  在学校里,那些穿着同样漂亮鞋子和漂亮裙子的同学都和我打招呼,并说要送我最流行的卡通图片粘贴。我当然是坐在芭比的座位上。偷偷回过头去却看见土豆的位置空着,只有她的同位巧克力傻傻的坐在那里。老师说土豆的脚扭了,需要休息两天。
  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我的新同桌是张磅,他是我们班最胖的男生,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他几乎占据了课桌三分之二的位置,把我挤得扁扁的。他上课总是趴在桌子上睡觉,有时还打呼噜。我想,如果有巧克力他一定会一下子塞进自己嘴里,才不会送给我!
  而原来的同位巧克力总是那样安静,他看着我的时候,连眼神都是安静的。不能和他同位了,这是我成为芭比之后最伤心的一件事。
  几天之后,芭比来上学了,她径直坐在我原来的位置上。虽然还不能奔跑,不过看上去她面色红润。她也许不记得自己是谁了,都不看我一眼,更没提鞋子的事。我当然也没提,我太喜欢脚下的靴子了,它带给我不一样的生活。
  那些天,爸爸或者妈妈接送我上学,那辆铮亮的轿车就像一只黑色的大鸟,轻轻扇动几下翅膀就把我送到学校。我再不用奔跑上学,然后汗淋淋的坐在教室里了。我的身上总是飘浮着薄荷的清香。
  放学的时候,我就在自己的房间里写作业,看漫画书,练琴。有时家里来了客人,妈妈就招呼我给客人拉些曲子,我有些不情愿,但他们称赞我的时候,妈妈可高兴了。
  爸爸、妈妈不常在家里做饭。他们有时带我去饭店吃饭,每次他们都要许多我喜欢吃的菜。更多的时候,他们应酬回来时给我带些吃的,等待的时候我的肚子咕咕地叫,一听到开门声,我就像一只饿极了的小狗扑到食物那里。
  周末的时候,妈妈送我去学琴,学英语,学舞蹈,我忙得透不过气来了。不过,这些都是我曾经梦想过的事情,怎么会烦呢!
  
7
  可是,就在这时,我在抽屉里发现一本芭比的日记,那是一个很漂亮的本子。打开之前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打开了。虽然每页只有几行字,有些字还是用拼音代替的,但看过之后还是被吓一跳。
  难道芭比不快乐吗?我不理解。
  有一页写着:我不想练琴,不想考级,好烦!下面还画了一幅图,好像是被折成两半的琴弓。
  有一页写着:爸爸、妈妈又吵架了!下面画了两滴眼泪。
  有一页写着:爸爸、妈妈为什么还不回来,屋子里会不会藏着着魔鬼?我害怕!好害怕!
  有一页写着:我喜欢巧克力。
  我以为她和我一样喜欢吃巧克力呢,可是我在那句话后面看到芭比画的两只大眼睛,任何人都能认得出,那正是巧克力男孩的大眼睛。
  哇,原来是这样啊,芭比也喜欢巧克力!当然了,无论男孩和女孩都喜欢巧克力呢。
  我又在日记的最后一页看到一行字:可是,巧克力好像喜欢土豆呀。然后下面画了几个很大的问号。
  哦?!
  这时许多问号、感叹号在我心里咕噜咕噜地冒出来,一瞬间我心里还美美的,可后来猛然想起我已经不是巧克力喜欢的土豆了,我是芭比啊。一面想一面伤心了。
  现在,芭比已经取代我,坐在巧克力男孩的旁边,看着他微笑,听他讲数学题,和他比赛跑步,收藏他画的巧克力……我却坐在这个冷清的房间里,我有美丽的衣裳,也有洋娃娃陪我,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那晚,爸爸又很晚回家,他总是要参加数不清的应酬。然后,妈妈又和他争吵了,声音很大。
  “不去应酬怎么能赚到钱啊,你以为呆在家里就有生意做吗?”爸爸吼叫。
  “什么应酬啊,又是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吧!”妈妈哭着喊叫。
  ……
  我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怎么也睡不着。
  芭比啊芭比,骄傲的美丽的芭比,原来你的生活并不快乐啊!
  现在芭比一定睡了吧,妈妈在睡前一定会轻轻走进她的房间,帮她盖好蹬落的被子。爸爸妈妈也不会吵架的,他们每晚都手拉着手出去散步。
  
8
  芭比爸爸妈妈经常吵架,不仅是因为爸爸晚回家。他们可以因为比芝麻还小的事情,甚至根本不存在的事情吵起来。
  “当时我就说,买下那个别墅多好,才五十万。现在好了,房价涨到天上了,一百五十万也买不下来啊,你有什么经济头脑啊,猪脑!”妈妈说。
  “你同学多有头脑啊,他买了好几套呢,找他去啊,没准给你留一套呢!”
  “砰”的一声,爸爸恶狠狠地关上门走了。
  妈妈捂住脸坐在地板上哭起来。我拿来毛巾帮她擦眼泪。
  为什么住着这么大的房子妈妈还不满意啊。忽然想到我是土豆时的家,连个客厅都没有,厨房在阳台上。但是爸爸妈妈提到房子总是很高兴,他们说,多亏了我们有这个房子,要是现在,怎么也买不起啊!
  “妈妈,我们这个房子多好啊,我喜欢这里!”我说。
  芭比妈妈抽泣着,不理我。
  芭比妈妈好幸福啊,她漂亮,工作也轻松,还不做家务。每周都有保洁公司安排的女人来做卫生,那个保洁员跪在地上,把地板擦得亮亮的,站在凳子上,把衣柜擦得亮亮的,把厨房四周的墙壁擦得亮亮的,连卫生间的坐便都刷得干干净净的。
  她也很会享受啊。每周一、三、五的晚上她去健身房练瑜伽,每周二的晚上她去做面部的皮肤保养,每个周末她和朋友出去喝茶聊天。
  还有比这更好的生活吗?可是,妈妈为什么总是不高兴呢?
  爸爸妈妈事情太多了,我经常一个人在家。
  屋子里真静啊,那些洋娃娃、绒毛动物如果能说话就好了。寂寞像小虫子一样沿着我的脚趾头往上爬。慢慢的,天暗下来,屋子里更黑了。如果外面有车经过,屋子的墙壁上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影子,就像长头发的魔鬼飘来飘去。
  我把所有的灯都打开,厨房的,卫生间的,屋顶的,墙壁上的,哪里都是亮的。然后又跑去拉上所有的窗帘。这样,魔鬼看不见我一个人在家,就不敢进来了。
  可是,我仍然害怕!
  尤其是那个下暴雨的晚上,雷声就要把窗户震开了,闪电一个接一个就要把天空扯碎了。我用被子蒙住头,不敢睁开眼睛。
  爸爸妈妈陆续回来了,可是他们一进门就吵,因为妈妈抱怨爸爸没去接她。他们忘记芭比了吗?
  第二天上学,因为没睡好,我的眼睛红红的。
  课间的时候,我看见土豆悄悄地吃巧克力呢,不,应该说是芭比在吃巧克力,这事只有我知道。成为土豆的她哪有钱买巧克力啊,我想那一定是巧克力男孩送的,这也只有我知道。唉!
  我走过去,走向芭比。
  “嗨,你的脚还疼吗?我的鞋……”我还没说完,就被芭比打断了。
  “我的脚还没好呢,真的很疼啊!”
  她说话的时候,牙齿上还沾着褐色的巧克力呢,本应属于我的巧克力。我想她一定撒谎了,因为昨天中午的时候,我看见她穿着我的花布鞋,和巧克力像兔子一样“嗖地”跑出了教室。
  难道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吗?我开始怀疑了。
  
9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我成为芭比以后再也没有做过梦了,这真是很奇怪的事啊。难道芭比没有梦吗?
  今天是星期日,也是我成为芭比的第三个星期的第二天。
  我把粉色的窗纱拉开,可是,并没有阳光落下来。外面下着小雨呢。
  这时,我听到外面的敲门声。妈妈过去开门了。
  “您好,我是保洁公司的。原来的保洁员病了,今天我代替她工作。”
  “进来吧。”
  这个声音好耳熟啊,这个声音“哗啦”一下打开我的记忆。怎么可能呢?我差点坐在地上。不,不可能,一定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我揉揉耳朵,打开房门。
  我看见一个女人背对着我,正弯着腰跪在那里擦地板呢。这个背影太熟悉了。
  “妈妈!”我的声音很小。
  她回过头来,看见我笑了。
  “好漂亮的小朋友。”然后,她低下头接着擦地板去了。她的手几乎伸不直,但她很用力。
  妈妈怎么了,她难道不认识我了吗?这时我才猛然想起我已经不是土豆了,我是芭比,只是土豆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消失而已。
  弯着腰跪在哪儿擦地板的妈妈再也认不出我了!我忍着没让眼泪流出来。
  我想起更多的关于土豆的事。记得妈妈下岗了,她说她找到了一份工作,好像是在印刷厂呢,可是土豆经常看见妈妈很累的样子,妈妈的手总是很脏很粗糙。妈妈让她别担心。
  今天我终于明白,她是在做保洁员,每天跪在地上给人家擦地板、刷卫生间!
  可是妈妈有风湿病啊,她的手是不能经常碰凉水的呀!我跑过去,把热水器打开,接了满满一盆热水放到她面前。她怔了一下,又笑着说:“谢谢你啊,好懂事的小朋友!”
  正巧芭比妈妈拿着一本时尚杂志从卧室里出来,坐到沙发上。她一定看见我去接热水了。
  “芭比,关掉热水器,写作业去!”芭比妈妈说,“打扫卫生用得着热水吗,浪费资源!”然后,她打开电视,倚在沙发上看杂志,就好像她长着四只眼睛,可以同时看杂志和电视。当土豆妈妈擦到沙发那里的地板时,她都没有躲开,只是把腿抬起来。土豆妈妈只能低着头,匍匐着从她的腿边爬过去。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很想哭。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把我的床铺整理的好好的,把书桌上的书摆的整整齐齐的,我想,那样妈妈就可以省些力气了。
  那天,土豆妈妈和其他保洁员一样,跪在地板上,把地板擦得亮亮的,站在凳子上,把衣柜擦得亮亮的,把厨房四周的墙壁擦得亮亮的,连卫生间的坐便都刷得干干净净的。可是这个宽敞明亮,豪华气派的家却让我觉得冰冷,不舒服。
  我已经不喜欢这个家了。
  
10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我开始整理房间,把书、杂志、玩具都摆好,那件粉色的连衣裙我试穿过好几次了,只是还没来得及穿到学校呢,不过我现在一点也不想穿它。我把连衣裙叠得平平的放进衣柜里。我做得非常细心。
  在学校的门口,我和芭比妈妈再见,我说:“谢谢妈妈!”
  在教室的门口,我拦住气喘吁吁跑来上学的芭比。她想躲都躲不掉。
  我对她说:“鞋子,我要换过来!”
  “这是我的鞋子,不换!”说完,她扭头向操场跑去。
  我当然是追过去了,我一面追一面对她喊:“记得吗土豆,不,芭比,体育课你摔倒了,我和你换了鞋子,我就变成你,你就变成我啦……我才是土豆,你是芭比啊!”
  她跑得真快啊,我在操场上跑了两圈才接近她。这时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和那天体育课上芭比摔倒时的小雨一样,像一颗一颗的眼泪。我伸出手去,终于抓住芭比的手。她正要挣扎,这时,让我们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了——我变回了土豆,土豆变回了芭比!
  我终于变回土豆啦!
  我穿着我的棉布鞋,跑过操场,就像跑过夏天的花园。我跑向教室,当然没有忘记在走廊拐角的大镜子前打量自己:稍微有点黑的皮肤,不大不小的眼睛,梳得高高的马尾辫,镜子里的人就是土豆啊!
  “嗨,我是土豆!”还没坐稳,我就对巧克力说。
  “我知道!”他向我眨眨眼睛。
  “可以给我画一块巧克力吗?很大的一块!”
  “都在这里啦!”他把一个本子放在我面前。
  天哪,整整一个本子都画着巧克力,有长方形的巧克力、正方形的巧克力、黑巧克力、白巧克力、带果仁的巧克力……
  我想唱歌,我想跳到桌子上去唱歌:我是土豆,幸福的土豆,快乐的土豆,爱做梦的土豆,我就是土豆……
  晚上回家,我一路飞跑。一直跑过第八棵白杨树,跑过第六棵梧桐树,跑过第五棵老柳树,才跑过那个菜叶上闪着露珠的市场。我跑上楼梯,不小心踢到婆婆们放在门口的空瓶子破罐子,空瓶子破罐子乒乒乓乓的滚下楼梯,我追过去拾起来把它们放回原处。
  门开了,妈妈正切菜呢,爸爸正洗菜呢。我跑过去和他们拥抱,他们一定感觉女儿今天有些奇怪呀!
  这是土豆的家,真好!
  而且,我又会做梦了,我的梦真的会实现哦!
  至于芭比,她仍旧是芭比。她每天就像一个骄傲的公主,甩着长发,昂着头从我身边经过,在空气里留下薄荷的清香。我想,她的大脑里已经没有曾是土豆的记忆了。
      直到有一天,她忽然对我说:“你妈妈包的三鲜馅饺子真好吃!”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