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马会资料原网站入口
玻璃是透明的(儿童文学)
来源: | 作者:李 铭  时间: 2013-03-15
  铁匠炉小学在山坳子里窝着,一条羊肠小道是连接山外面的惟一通道。学校不算大,可来上学的孩子不少。方圆几十里,就这里有一所小学校。
  眼下是初冬,天已经冷了起来,教室里还没有生上火炉子。原因是没有钱买煤,校长跑了几次乡里和县里,煤钱跑来了。可山道太窄,进车困难。那些煤都堆在山外面的总校大院里运不进来。没有煤烧,教室里冷飕飕的。罗老师就嘱咐同学们千万要保护好玻璃,玻璃破了,山风就会趁机钻进来。到时候,大家就没办法上课了。
  越是怕啥越是来啥,罗老师一早上来学校,看见看门的老汉怒气冲冲站在三年级的教室前。罗老师是三年级的班主任,她知道一定是自己的班级出事了。果然,看门的老汉说三年级教室的玻璃被人用弹弓打破了一块。
  看门的老汉是村长的舅舅,眼睛不花,可腿脚不好。昨天晚上,他正要睡觉,就看见一个孩子骑在学校的院墙上,眯着眼睛用弹弓瞄准。开始,老汉还以为这孩子是在瞄准打鸟。可是,后来老汉听见“啪”地一声响,接着就“哗啦”一声,玻璃破了一块。老汉吆喝着追那孩子,那孩子蹦下墙头就跑没影了。
  老汉是村长的舅舅,罗老师就不好说什么了。说也没用,他是不会赔钱买玻璃的。上次,四年级丢了两条板凳,还不是就那么不了了之了。老汉说:那小子十多岁的模样,戴着棉帽子。腿比兔子还快呢。
  教室现在成了冰窖,冷风呼呼地往里吹。靠窗子的几个同学,手冻得拿不出来。罗老师在办公室里讲这件事情时,脸都气得紫青色了。校长皱着眉头说,各年级的玻璃都承包给各年级班主任了,追查不出来是谁打碎的,就由班主任来掏钱买玻璃。
  罗老师喊学习委员来办公室取作业本。也想借机了解一下情况,看是否能获得有价值的线索来。学习委员叫钱小燕,是个负责的班干部。罗老师问:“钱小燕,你说咱班里谁跑得比兔子还快?”钱小燕歪了一下头说:“张耀祖。”
  罗老师的眼睛一亮,张耀祖的形象马上浮现在眼前。张耀祖,十二岁,是全班最能捣乱,学习最不好的差生。除了体育,他是哪门功课都不好。罗老师一开始就把侦破对象放在了自己的班里是有原因的。你想啊,一个孩子放着那么多教室的玻璃不去打,偏偏瞄准了三年级教室的玻璃打,不是蓄意报复又是啥?罗老师前两天罚过张耀祖,张耀祖往同学带的干粮里塞死臭虫。罗老师一来气就罚了张耀祖。让他站在讲台前面听课。没想到他还觉得挺光荣,美滋滋地笑呢。
  罗老师想,准是张耀祖为了表示不满,才晚上来学校报复的。为了不冤枉好人,罗老师又找了几个同学谈话。班长程树礼还举报了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张耀祖的书包里藏着一只弹弓!
  罗老师当机立断,马上没收了张耀祖的弹弓。张耀祖脸涨得通红,大声辩解道:“玻璃不是我打破的。”罗老师追问:“我也没问你玻璃的事,你心虚啥?”张耀祖没话说了,梗着脖子就是不承认。
  罗老师说:“张耀祖,你要老实交代,交代完了老师也不难为你,买玻璃的钱我掏。”张耀祖说:“不是我打破的玻璃。”罗老师说:“不是你打破的玻璃,你拿弹弓干啥?人家钱小燕咋没弹弓呢?刘惠敏咋没弹弓呢?就你有,就你具备作案的工具。”张耀祖穷对付:“我做弹弓是想打鸟,根本没打玻璃。老师没有证据,冤枉人。”
  罗老师说:“张耀祖,证据有,我马上就给你。”罗老师转身冲十八个学生说:“都拿出纸,写上你认为谁是打玻璃的人。”
  钱小燕最后把十八张纸条收上来。罗老师说:“张耀祖,你自己看。”张耀祖认真地看了,全班十八个学生参加了投票,有四票写着不知道,有十四票写的是张耀祖。张耀祖就说:不是我就不是我。然后再也不开口了。罗老师很痛心,给了张耀祖最后一次机会。罗老师说:“张耀祖,同学们的眼睛是雪亮的,老师罚你站着听课,也是为你好,你怎么能把玻璃打破呢?打破了玻璃,咱的课还有法上吗?”张耀祖的头低下来,眼睛还眨了眨。罗老师接着说:“只要能改正自己的错误,大家还是原谅你的。你向大家认个错,就不用赔钱了。”
  张耀祖抬起头,说:“不是我打的玻璃。”
  罗老师的脸沉了下来:“那好,你要承认了,咱这事就不追究了。你还认为你是冤枉的,下课你去找校长吧,我管不了你了。”罗老师说这话时,痛心疾首,声音都发颤音了。
  张耀祖真的向教室外走去。罗老师和全班同学目送着张耀祖进了办公室。罗老师“呜”地一声就哭出了声。罗老师是个瘦弱的女老师,她爱自己的学生,可这个张耀祖偏偏不领她的情。
  校长没有对张耀祖客气,张耀祖进办公室半天都没有出来。校长严厉地批评了张耀祖的做法,浪子回头金不换,可这个大名鼎鼎的张耀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还敢上办公室来论理。小破孩子怪有章程的。
  校长说:“张耀祖,学校不惯你的脾气,你要是觉着冤枉,我找你家长去。”
  校长和罗老师一起来找张耀祖的爸爸。张耀祖的妈妈跟爸爸离婚了,他现在跟爸爸一起住。爸爸正和一群汉子打麻将,见有人来,忙打出一张牌说:“是校长啊,啥事?”校长说是为了张耀祖打破玻璃的事来的。张耀祖就说:我没打玻璃!爸爸抽出手就给了张耀祖一个嘴巴,骂道:“还犟嘴你,不是你打破的是谁打破的?从小你就犟。调皮捣蛋,净给我惹麻烦。”爸爸打了张耀祖,从麻将桌子底下抽出十块钱,陪着笑脸说:“罗老师,玻璃是承包的吧?好,我陪十块钱够不够?”张耀祖还要犟嘴,被爸爸再次扬起来的巴掌镇住了。
  校长和罗老师从张耀祖家里出来,很是感慨了一番。都在谴责离婚的父母不为了孩子想想,还有赌博,真是很害人啊。张耀祖那么大的年纪就敢打破玻璃死不认帐,看来单亲家庭的教育更应该好好抓啊。
  罗老师的玻璃还没有安上,铁匠炉小学又发生了一件更大的事情:班级所有的玻璃在一晚上的工夫,一块都没有剩下被人用石头砸破了。
  铁匠炉小学为此停了课。校长担不起责任,报告了乡派出所。经过警察的调查,案件很快就破了:打玻璃的是三年级的学生张耀祖。
  警察了解到,要不是看门的老汉听见了声音,惊跑了张耀祖。张耀祖在派出所里说,他这样做,就是为了证明他没有打破第一块玻璃。警察感觉很可笑,这样的证明未免太滑稽了,又怎么能证明得了呢?
  罗老师和校长商量了一下,自己花钱把全校的玻璃又安上了。
  原来的玻璃是花的,这回安的是透明的。安上透明的玻璃后,校长和罗老师要代表学校亲自去派出所接张耀祖。校长深刻地检讨了自己的武断,罗老师也说,一定要争取叫张耀祖谅解。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