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首页 > 作品 > 散文 > 正文
原载于2018年3月4日《解放日报 朝花》
 

猴子为什么不想变成人了

 
谢友鄞
  在民间,有一个故事,说某女死去一天后,又苏醒过来。但家里人,某女都不认识了,更不让丈夫挨近她。家里人奇怪,问她原因?某女说,她是邻乡葛家的女儿。家里人将葛家人请来,葛家人不认识某女。某女却提名道姓,一一呼唤葛家亲人,全对。原来,葛家有个小女儿死了,是葛家小女儿借尸还魂。
  麻烦事来了。某女要回葛家,葛家乐意,但某女的家人,怎能让活过来的女人走掉?官司打到衙门,县府依形体而不以魂灵断案,形体实在,魂灵没有依据,司法重证据。某女只能留下来,从此陷入灵与肉的矛盾痛苦中。
  这是老百姓的故事。我们相信科学。从科学角度讲,单细胞形成,经历了几十亿年时间。从单细胞到高级哺乳动物形成,用去十亿年时间。从猿到人,历经7千万年。而人在母腹中怀胎,仅10个月,完成了从单细胞到高级哺乳动物的历程。在婴儿分娩出来后最初几年,便完成了高级哺乳动物由爬行到直立行走,手足分工,从无语言到有语言,从无思维到有思维这些人的复杂进化过程。人具有两种神经控制系统:由大脑控制的躯体运动性神经系统,和不受大脑控制的植物性神经系统,如呼吸、消化、免疫、血液循环。因此,大脑不能命令心脏停止跳动,无权指令左耳朵比右耳朵长得长点,右腿比左腿缩短一截。正是由于植物性神经系统具有相对独立性,才维护了躯体的可靠稳定。要不然,大脑紊乱,犯混,决策失误,今天让你长成这个样子,明儿让我变成那副德性,谁瞅谁都会变得新奇可怕!
  人的大脑权力有限,就不会使自身乱套,但权力总要使用,便对外发挥。你看,青藏高原上飞奔的藏羚羊,多么矫健美丽,世界级珍稀动物呀。三只藏羚羊绒,才能做一条披肩。奇异的披肩,竟能从一只戒指中穿过去,在国际黑市上,被惊誉为黄金披肩。一些流氓无产者动起歪脑筋:一只雌性藏羚羊,聚集起一个群落,先打死雌的,群落决不逃散。盗猎者利用动物这可爱的天性,这执着不渝的爱情,将藏羚羊一一击毙,疯狂捕杀。可耻可鄙的盗猎者们,大脑还活着,心脏也在跳动,但丧失人性,如同行尸走肉,也是一种死亡。     
  不久前,我被网上这条消息吸引了:震惊!西藏发生的这一幕,把网友激怒了!有网友在微博发布消息,有两辆越野车追逐、碾压藏羚羊群,致使数只藏羚羊受伤死亡。很快,拉萨市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通报,在拉萨洲际酒店将涉案车辆的驾驶员控制,并找到藏匿车辆。最后中央电视台报道,西藏自治区林业厅公布了“越野车追赶藏羚羊”的调查结果,涉事人虽然没有碾压藏羚羊,但存在闯入车辆禁驶区,野蛮追赶藏羚羊的行为,依法对7名涉事人处以10万5千元的行政处罚,责令深刻检讨。
  我吁口气,鬼使神差般去了动物园。在狼笼前,我见到的狼们循规蹈矩,偶尔龇一下牙,像笑。我也笑了。人和狼一样,人和狼也不一样。人疼爱自己的孩子,狼护崽。母狼怀孕期只有六十天,一窝能生十来只小狼。母狼哺乳期,羊群从隐密的狼窝边咩咩走过,母狼决不会蹿出去,伤害羊羔。狼凶残,但不伤同类。人呢?我们说“披着人皮的狼”,诅咒阴险,狠毒,丧失人性的人。好莱坞影片《与狼共舞》中,有一只孤狼,只因驻守要塞的军士,给了它一小块牛肉,便成倍地报答军士。孤狼给孤独的军士,带来欢乐。在军士被同种族的白人凶残追杀时,狼舍命相救。《与狼共舞》夺得奥斯卡金像奖。         
  我想入非非:如果把人关进笼子里,将野兽的笼门统统打开,老虎、狮子、豹、狗熊、狼、狐狸、猴子们,围住笼子观赏人。人是动物,高级的;野兽也是动物,低级的。但不论高级围观低级,还是低级围观高级,总希望看到对方活泼可爱,奔腾挪跃,威风凛凛。可是,它们走过一只又一只笼子,里面的人哭哭啼啼,面如死灰,魂飞魄散,真令参观者大失所望!
  参观的猴子们抓耳挠腮,里面一些人,它们眼熟。大酒楼推出吃猴头,由客人去笼边点,点中哪只吃哪只。刚开始,猴子们见到客人乐吱吱,听说人有与人为善的成语,它们愿意与人为善。不料,笼中的猴子渐渐明白,人的话绝不可信。它们看清被点中猴子的命运后,竟上演了惨不忍睹的一幕:每当客人在笼子前一出现,猴子们像见到天敌一样惶惶不安,惊恐万状。当客人点中其中一只后,其它的猴子如逃脱大劫一般,一拥而上,将这只倒霉鬼推出铁笼。而被点中的猴子大声哀号,泪流不止!
  猴子不想变成人了,进化论到此为止。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香港马会资料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