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首页 > 作品 > 其他 > 正文
原载于2019年3期《中国作家》影视版
 

关东第一枪

 
张艳荣
  时间:1931年九一八事变。
  地点:东北一个小县盘山。
  人物:
  章啸天(老北风)——义勇军司令(土匪),挎双枪,叼烟斗。出身贫寒。40多岁。
  项青山——义勇军副司令(土匪)。军阀出身。30多岁。
  盖忠华——义勇军(土匪)。农民,习武。30岁。
  蔡小嘎——义勇军(土匪)30岁。
  章小林——义勇军小战士,章啸天儿子。18岁。
  媛 婷——留日归国,医生。军阀家庭出身。暗恋章啸天。但留日期间,与冈田有过交往。30岁。
  二条子——江湖侠女。28岁。
  春 儿——四叔的女儿,后于章啸天结婚。30岁。
  四 叔——马夫,60多岁。
  长 彪——媛婷的弟弟,叛徒。25岁。
  冈 田——日军队长。30岁。
  阚勺子——汉奸。40岁。
  太 郎——日军将军。45岁。
  王殿忠——辽河地区警备司令。40岁。
 
     
  序幕
    [黑暗中传来枪声,火光映红了黑夜。东北军战士倒下、爬起。
    [画外音 东北军,不许还击,放下枪,这是命令。
    [中国军人们慢慢放下枪。突然,枪声炮声再次响起,中国军人倒在血泊中,血流成河。
    [光渐暗,血在黑暗中隐去。
    [章小林背着枪上。
章小林 九一八事变后,沈阳、营口沦陷,日本鬼子要从营口进入盘山,占领沟帮子、锦州、进而占领辽西大好河山。
    [画外音 战马嘶鸣,杀声震天。
章小林 听,老北风在打营口。
    [歌声起: 
    风吹芦苇黄啊,俩人唱地浪呀,
    唱的是二人转伊呼呀呼嗨,
    唱的是千军万马得胜归来啊,
    唱的是咱义勇军英勇把枪开。
    嗨,唱地那小妹妹泪珠挂呀么挂两腮啊,
    小妹妹见到我呀,一扪要嫁给我。
    夸我枪法准,夸我是英雄。
    我腰杆直起来呀,
    骑马挎大枪我越唱越开怀。
    打败了鬼子兵,
    哥哥我娶你来伊呼呀呼嗨,
    哥哥我娶你来呀,哎嗨呦哎嗨呦,得嗨嗨得嗨嗨,哎嗨呦……
     [歌声中,光渐启。芦苇荡中,站满义勇军战士。穿着五花八门的衣服,拿着各式各样的刀枪。
    [章啸天和项青山风风火火上。
章啸天 弟兄们,我们今天打了胜仗,袭击了营口。
    [队伍欢呼跳跃。
章啸天 我们的队伍成立了,报号老北风。
项青山 (用枪对一下礼帽)打的真痛快,小鬼子他就没想到盘山这旮哒能有人揍他。打咱这过,就得留下买路钱。
    [盖忠华和章小林拎着枪,跑着上。
章小林 炸了,炸了。
盖忠华 掐断了进营口的水源地。
项青山 咋样,炸的顺不?
盖忠华 我想撕的肉票,没个跑。到田庄台水源地就开克,炸完,我们就尥蹶子了。鬼子往苇塘子放了一阵子乱枪。
章小林 (吹胡子瞪眼睛) 我们大拦把,眼睛贼尖,一枪就把鬼子的机枪手干了。(他吸吸鼻子得意的样子)我炸的水管子,轰一声,水柱子窜多老高。
盖忠华 小林啊,你拉倒吧,瞅把你吓的那熊样,脸都白了,连滚带爬地喊,大拦把,炸了,炸了。平常那胆呢。
    [大伙哈哈乐。
章小林 (挠着头不好意)以前也没跟鬼子克过啊,冷不丁,谁不胆突地。
项青山 (拍章小林的肩)干的好,这回咱就破胆了,你不整死他,他就整死你。 
战士们 (七嘴八舌)让小日本来管着咱们,没门。咱们就跟小日本克。对,整死这帮鳖犊子。
章啸天 弟兄们,今天是阳历1931年9月23日,北大营被端的第5天,咱们,被称作胡子的人,向小鬼子开了第一枪。
战士们 (举着枪欢呼 )打鬼子保家园。
章啸天 青山,来,你说两句。”
项青山 弟兄们,各绺子的大拦把们,不管我们过去有多少恩怨,在小日本侵略我们家乡的时候,都不值得一提了。我们今天重新撮局子,撮成一个大局子。都听咱们大哥章啸天指挥,由他领着我们打鬼子。
战士们 打鬼子,打鬼子。
章啸天 啸天不才,承蒙各大拦把高抬,今后还须仰仗各位。(章啸天举着手里的枪)咱们手里的家伙势,赶不上小鬼子的飞机大炮。有困难,咱们自己解决,谁要是参加我们抗日队伍的,背着自家的粮食,牵着自家的马来。一人一马一枝枪,去打鬼子随大帮。
    [切光
    [营口关东军指挥部。
    [阚勺子搀扶着冈田队长,丢盔卸甲的上。
阚勺子 冈田队长啊,幸亏老北风退了。要不我们都玩完了。
    [冈田大口喘息。
阚勺子 冈田队长,你消消气啊。早晚让他们死啦地。
    [太郎带着两个日本兵上。叉着腿,拄着战刀,怒视着一切。冈田和阚勺子,立马垂首站在他面前。
太 郎 营口停电、停水,什么的情况?
冈 田 报告将军,我们遭到了不明部队的袭击。速度快,枪法准,手段狠。他们骑的马,像长了翅膀,是我们以往没有遇到的,他们跟正规军打法不一样。(停顿)我们伤亡惨重。
太 郎 (气愤地抽出军刀)是哪支部队干的? 
阚勺子 报告将军,不是部队,八成是绺子干的。
太 郎 (眯着眼睛思考)绺子?隶属哪支部队。
阚勺子 绺子就是胡子,跟哪儿都不挨着。
太 郎 (他举着小手指,举到阚勺子眼睛前)草包,一小绺子,就把你们打成这个样子。
阚勺子 将军啊,不是我草包啊,你那绺子跟我这绺子不一样啊。是老北风的绺子,实在是太厉害呀。就你们没来时,我们这疙瘩都怕他。他一跺脚,四角乱颤。
太 郎 老北风?哪刮的风?让你怕成这个样子?
阚勺子 哎呀,将军啊,是土匪章啸天,报号老北风,打打……打鬼子。(扇自己一个耳光)不是我要打鬼子,是老北风。
    [冈田抽刀,举在阚勺子头顶。
阚勺子 队长饶命啊。
太 郎 (指着阚勺子)让他说。
阚勺子 (点头哈腰)章啸天是盘山这一片,啊,芦苇荡里的胡子,报号老北风。放出狠话了,跟鬼子死克,(扇自己一耳光)是跟皇军。(得意)这帮土匪的底细我门儿清。
太 郎 消灭章的绺子。
阚勺子 嗨,消灭章的绺子。
太 郎 甲午战争我们在这里田庄台登陆,打了胜仗。今天我们仍然沿着甲午陆战的路线,由营口度过大辽河,攻陷田庄台,再攻占盘山,由盘山到胡家,全面攻占沟梆子、锦州,这样我们就占领了辽西,整个辽宁就在我们的掌控之下。(稍作停顿,更大声呵斥道)我们已顺利地攻占了田庄台、营口,可是,盘山的绺子……
冈 田 匪贼地来无影去无踪。只有中国人能摸清,比如阚勺子。
阚勺子 (小步上前)将军,我有一计,以华制华,收买匪贼,让他们从里面乱。只要皇军舍得高官厚赂,中国有句话老话,有钱能使鬼推磨。
太 郎 那好,你的去推磨。
阚勺子 (立正)咳!
    [光暗。
    [光启。
    [沙岭原野。
盖忠华 小鬼子把牛庄都变成人间地狱了。
项青山 咱不能冒蒙打呀,得想个对策,咱得把点踩瓷实喽。
章啸天 打牛庄,搂他一家伙。整点军火。
盖忠华 到牛庄踩点我去。
项青山 (调侃)行,二条子在那嘛,见个面,怪想的。
盖忠华 (生气)那我不去了,啥玩意儿,掉脑袋的事,往那整。
章啸天 别说,青山这回才说到正点上。
盖忠华 大哥,干啥呀,你咋也说这话呢。
章啸天 二条子关键时刻,会帮咱们的。
盖忠华 她一天虎了吧吵的。
项青山 别看二小姐虎,身上就股子劲。
盖忠华 带鬼子去牛庄的阚勺子,最坏最危险的人是汉奸。
项青山 要说最坏最危险的人,还有一个人。早晚也得当汉奸。
盖忠华 谁?
项青山 长彪。
    [长彪和媛婷上。
长 彪 谁最坏呀?谁是汉奸啊?
项青山 你不是已经跟阚勺子混在一起了吗?
媛 婷 这样背后说坏话,可不是江湖做派。
章啸天 大小姐误会了,我们在谈论另一件事,无意说到了。对不住。
长 彪 (对章啸天)你假装啥好人啊,害的我姐至今未嫁人。不叫你绑架我姐,现在早就成军官太太了。
章啸天 (对媛婷)我很后悔,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在你结婚大喜的日子绑架你,是为了报复你父亲。
盖忠华 (对长彪)找你爹去,是你爹那个恶霸地主害的章司令家破人亡。
长 彪 吆喝,成章司令了,刮目相看了。
项青山 没错,抗日义勇军司令。
媛 婷 哦,这么说,我应该叫你章司令了,不能叫啸天哥了。
章啸天 大小姐,还是叫啸天哥吧。
长 彪 姐,快走啊,理这帮驴马烂子干啥,爹跟你说啥了?你忘了?
盖忠华 (冲长彪吼)你瞎咋呼啥?小心哪天绑票了你。
长 彪 你绑试试?吹牛吧你,如今不是你土匪的天下了,日本人来了,东北军都跑关里去了,你们算个啥。
项青山 来不来先向着日本人了,我今天先绑了你,让你爹再出点血,也算为老子抗战做贡献了。(抽出枪,指着长彪)
长 彪 (抽枪指着项青山)你有枪,我没有枪吗。
    [章啸天沉默地叼着烟斗。
媛 婷 (大声喊道)长彪,把枪放下。
章啸天 (猛从嘴里拿掉烟斗,在鞋底磕了两下,义正言辞)大敌当前,谁起翅(找茬),谁破坏抗战,谁就是我的对头,我章啸天决不答应。都把枪放下。
    [长彪梗着脖子,不情愿地收枪。
项青山 (收枪,插进腰带里)大小姐,对不起啊,(指着长彪)这小子说话太狂。大小姐,你快赶路吧。
媛 婷 我是特意来找章司令的。
章啸天 哦,那走,到饭口,进村吃点饭。
媛 婷 我真想进村看看,当年你把我绑架在沙岭,吃百家饭,给乡亲们看病。(笑)真呆出感情了。也是从那,对你这个土匪有了好感。哈哈,听着天方夜谭。
章啸天 哈哈,别,我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生死难料。先如今又跟日本鬼子接上火了,更朝不保夕了。多谢大小姐抬爱。
媛 婷 你是英雄,打鬼子,令我敬佩。今表示祝贺,送章司令长枪十杆。(往后一指)在我的马上驮着。
盖忠华 多谢,大小姐,我这就是拿了。
    [盖忠华下。
长 彪 (急眼)姐,那枪咱不是送给阚勺子的吗,在日本人那留条后路。给我谋个差。合着,姐你糊楞我呀。
媛 婷 咱们不上战场,拿点枪怎么了?我就做主,送给章司令了。
长 彪 你别做美梦了,姐,你以为他(指章啸天)会娶你?他就要跟那个叫什么春儿的,他马夫的闺女,要结婚了。醒醒吧姐。
    [媛婷直视着章啸天。
    [春儿上。
春 儿 啸天哥,晌午,饭做好了。都回去吃饭吧。(对媛婷)哟,大小姐来了,走,一块吃饭。乡亲们总念叨你。
媛 婷 (伤感地看着春儿)啊,我这就回去了。(对章啸天)祝你们幸福。
    [春儿腼腆地笑笑。
    [媛婷拉着长彪下。
章啸天 (对着媛婷的背影,抱拳)谢了,大小姐。
    [四叔拎着鱼上。
春 儿 爸,那水多凉,还去河沟捞鱼。
四 叔 (把鱼递给春儿)嗨,那么多人呢,添点是点,去,回家炖了。
春 儿 啸天哥,我回去炖鱼,你们快回去吃饭啊。(下)
    [盖忠华上。
盖忠华 大哥,那十杆枪,嘎嘎新,大小姐,够意思。
章啸天 添新枪了,正好打牛庄。先混进牛庄踩点。
四 叔 我去,我岁数大,一个糟老头子,别人不捋呼。
盖忠华 那不行,谁不知道你是老北风的马夫,说是马夫,就跟亲爷俩似的,指定有认识的。我去吧,这些年,我除了在家种地,就练武术了,谁也不认识我,不像你们净在江湖上跑了。
章啸天 四叔你别去了,本来马我都不想让你喂了,你岁数大了。
四 叔 别人喂我不放心啊,这马我侍弄惯了。这马可不是小事,你要骑着它打仗。
章啸天 忠华,你带章小林去,明天正好是牛庄的集日,打扮成进牛庄卖河蟹的庄稼人。
盖忠华 妥了,就这么定了,明天我一早就出发。
项青山 (逗盖忠华说)别忘了给二小姐二条子拿点大个的。
盖忠华 你啥意思啊?
项青山 没啥意思,你俩不是好吗?
盖忠华 没正形,说正事呢。
     [光暗
    [光启
    [二条子家大门外,有两个伪军把守。
    [章小林和盖忠华拎着袋子上,走到大门口,被伪军用枪拦住。
伪军甲 干啥地?
盖忠华 给二小姐送螃蟹。
伪军甲 (扒拉袋子)还挺肥。
章小林 那让我们进去吧。
伪军甲 那不行,滚犊子,这是军事重地,再不走我拿枪突突你。
章小林 (冲门里喊)二小姐,有人来看你了,二小姐。
    [二条子从门里走出来。头发梳的很光,在脑后盘个结结实实的发髻,上穿红花绸缎偏襟夹袄,下穿一条黄色军裤,脚蹬一双马靴。斜挎着盒子枪,她一只手捂在上面,像似随时要抽枪的架势。
二条子 (一仰脸,对盖忠华)哎呀喝,怎么自己送上门来了,不是躲着我吗?
盖忠华 给你送河蟹来了,你不最爱这口吗。
二条子 (眉开眼笑)这还差不多,我最爱吃河蟹了。(走到盖忠华身边,用胳膊亲昵地碰了下盖忠华)你对我挺好的。
    [章小林用手捂着眼睛,偷看,咯咯笑。
盖忠华 笑啥笑?给二小姐往屋里拎河蟹。(对章小林使个眼色)
章小林 哎(忙迭地,拎起麻袋,往院子里走)。
    [伪军甲乙端枪拦着。
二条子 (拔出枪,喝道)闪开,瞎呀,没看给姑奶奶送河蟹吗?这是我家。
    [伪军陪着笑站到一边。
二条子 (显摆)姑奶奶就有这魅力,只要河蟹下来,多远,都给我送来。(对伪军)你有这能耐吗?
    [伪军摇头。
    [二条子拿眼睛看盖忠华,盖忠华看别去,不好意思迎接她的眼神。二条子又拿胳膊碰了他一下。
盖忠华 看你穿的,像啥?
二条子 咋地?不好看那啊?人现在都兴穿这个。
盖忠华 汉奸打扮。
二条子 说啥呢?等哪天我跟你打鬼子去。
盖忠华 小点声。
二条子 怕啥?
盖忠华 你家住这么多鬼子,挺壮门面呐。
二条子 这也不是我让他们住这的,他们非要住这,我有啥办法,再说我也做不了我爹主。怕我当汉奸,有能耐把我娶家去。
盖忠华 净扯。
    [画外音 站住,小瘪犊子,干啥呢,撒摸啥。
    [画外音 送河蟹。
    [画外音 送屁河蟹,我看你他妈就是探子。
[画外音 真是给二小姐送河蟹,(哭几赖尿)二小姐,有人要打我。
二条子 (冲门里喊)我告诉你们,这可是我家,你还管到我二小姐身上了,这是给我送河蟹的,我就爱吃这一口,你咋地吧。
    [章小林从大门跑出来。
章小林 妈呀,送个河蟹差点让刺刀挑了。
二条子 (拍着胸脯)有我二小姐在,谁敢?
盖忠华 往下你家我可不敢来了,这哪是家呀,衙门啊。
二条子 他们明天就滚犊子了。
盖忠华 回沈阳啊?
二条子 (像想起什么,神秘)对了,明天他们说啥集中兵力去攻打大洼、盘山,老百姓遭殃喽。
盖忠华 那不有东北军把守吗?
二条子 撤了,说接到啥命令,不让抵抗。你打听这个干啥?
盖忠华 担心你呗。
二条子 真有意思,谁敢把我咋地,做地废了他(恋恋不舍,拉住了盖忠华的手)
盖忠华 (抽出手)大街上,让人家看见。
二条子 怕啥。
盖忠华 我走了,回去吧,哪天我来看你。
二条子 说话算数。
盖忠华 算数!
二条子 那我可等你了。
盖忠华 (拉着章小林边走边说)小林赶紧走,牛庄先不能打,告诉章司令,派兵去大洼,鬼子要攻打大洼,破了大洼,盘山不保。
    [光暗
    [光启
    [大洼炮火连天。
章啸天 传我命令,命弟兄们都隐蔽好,没有我命令谁也不许开枪。
项青山 弟兄们严阵以待,就等着一声号令,开克。
    [画外音 阚勺子 冈田队长,您就走吧,这咱平趟,东北军早就撩杆子了。拿下大洼,那整个盘山就是咱们的地盘了。
    [画外音 冈田 给我冲!
章啸天 打!
    [枪声起。
    [章小林提枪上。
章小林 鬼子被我们打退了。
章啸天 不能掉以轻心,鬼子还会反扑。他们不会轻易罢手。
    [炮声隆隆。
    [盖忠华满脸血污,提枪上。
盖忠华 大哥,伤亡惨重啊。这回鬼子变招数了,他们用小钢炮,一轰一片啊。我那绺子都是十六七岁的孩子,嘴上还没长毛呢。(哽咽)咱们撤吧,大哥。
章啸天 不能撤呀。身后是咱的爹娘,这是咱家呀。
盖忠华 伤员太多了,连个会包扎的郎中都没有啊。
章啸天 我们必须坚守在这里,如果鬼子从我们脚下踏过去,就会占领盘山,占领沟帮子,占领锦州,那样,整个辽宁都将沦陷。(沉吟片刻,对项青山)青山,你带一个中队骑兵和一个机枪小队,偷袭田庄台。牵扯他一家伙。
项青山 这个办法行,咱不能在这等着挨打。
章啸天 鬼子回去增援田庄台,盖忠华趁机消灭大洼的鬼子。速度要快,整出个大动静,赶紧往回撩。
四 叔 (四叔和春儿站到青山身边)我们俩跟青山去。
项青山 好!
    [项青山、四叔和春儿下。
    [媛婷背着药箱上,长彪跟在后面,手里拎着枪。
章啸天 (惊讶)大小姐,你怎么来了?
盖忠华 (喜出望外)哎呀,来了好啊,大小姐,这伤员老鼻子,赶紧给包扎吧。
媛 婷 快领我去,给伤员包扎。
章啸天 不行,这太危险了,盖忠华,护送大小姐回去。
媛 婷 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
长 彪 (冲章啸天)你别竟说好听的,我姐不是为了你,能到这个鬼地方吗?
媛 婷 (呵斥)长彪。
长 彪 姐,他跟咱家有血海深仇。
媛 婷 (痛苦)不,是咱爹欠人家的一条命啊。
    [轰炸声突起。
章啸天 快卧倒(一把扑倒媛婷)。
媛 婷 (拉着章啸天的手臂)啊,你负伤了。(给他包扎)
章啸天 (站起来)没事。(看远处)忠华,你听,每次鬼子炮轰之后就是冲锋。我估计,项青山偷袭成功,鬼子回田庄台增援去了。
盖忠华 那我带人偷袭大洼鬼子。
章啸天 就这么干,还是那句话,干不过,跑。
盖忠华 好嘞!(跑下)
媛 婷 我去给伤员们包扎。
    [媛婷和长彪下。
    [项青山、四叔、春儿上。
项青山 多亏了春儿,骗开了田庄台城门。守城门的都是二鬼子,看是个女的,没那么大戒心。春儿立了大功,我们进城后,她在城外照看着马。四叔更别说了,一个口哨,马就飞奔到我们面前,要不我们能撩的那么快。
四 叔 鬼子的粮库、弹药库,都给他炸了。
项青山 大哥,咱们弹药咋样?
章啸天 还能支持一阵子。
    [盖忠华上。
盖忠华 大哥,刚消灭了大洼的鬼子,他们又来援兵了。
    [飞机、大炮轰鸣声。
章啸天 (拔出枪)准备战斗,誓死保卫盘山。
    [光渐渐暗淡。横七竖八躺着战死的战士。
    [画外音 义勇军坚守了三天三夜。
    [光渐亮。
媛 婷 (从死人的身边抬起头,踉跄着,悲痛欲绝)我无法包扎,血,流成河的血。(声嘶力竭,举手向天)血,烫手的血,鲜红的血,染红了这片土地。母亲啊,你的儿女用鲜血浇灌着你的土地,一寸一寸。
[章啸天、项青山、盖忠华、四叔、春儿、长彪、章小林从不同的方位上,踉跄着、跪爬着、匍匐着。
盖忠华 大哥,咱打不过鬼子飞机炸大炮轰。咱撤吧。再这么打,我的人就光了。
项青山 鬼子装甲车向我们右方开来了。
盖忠华 鬼子把我们包围了,只有身后一条退路。
章啸天 但我们不能退。
四 叔 (四叔伤势严重,依靠在土堆旁)啸天,撤吧,要留根啊,不能都拼光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二条子拎枪,猫腰上。
二条子 (上去拉着盖忠华的是手)快,快走,马在苇塘子里。再不走没命了。
盖忠华 (挣开手)我不能自己走。
二条子 我可是冒死给你们送信,我爹说,鬼子调集了大炮、坦克、飞机、还有骑兵,就是想盘山炸平。我爹要知道我给你们送信,非得砸折我腿不可。
    [枪声乱作一团。
四 叔 啸天,赶紧撤吧,我掩护你们。
春 儿 (哭着喊)爹!
四 叔 快带着春儿走,把子弹,手榴弹给我留下。要不我们谁也走不了。
盖忠华 我和四叔留下。
四 叔 你们再不走,我先死。(枪抵在太阳穴上)
章啸天 (奔过去,夺枪)四叔,您老人家的恩情我无以回报啊,春儿这些年帮我看大了儿子,您为了我这支队伍出生入死。四叔,啸天怎么让您留下,我们逃命呢?
四 叔 啸天啊,四叔的伤,四叔知道。打鬼子是天大的事,过去咱是土匪,今天咱是义勇军。四叔替你高兴啊。你要是死了,咱这绺子谁当家,谁领着打鬼子。四叔只有一个请求。
章啸天 四叔。
四 叔 啸天啊,春儿对你一片真情,我知道你还放不下过去的事,可春儿可怜啊,三十大几了,等你这么多年。我知道你没让她等,可这孩子死心眼啊。
章啸天 四叔您别说了,我娶春儿。
四 叔 那好,你喊我一声爹,我死了也瞑目了。
春 儿 (跪在四叔面前)爹。
章啸天 (双膝跪地)爹。
四 叔 哎,哎,你们俩就算成亲了。(大声)孩子们,走,都走。
    [枪声起。
    [画外音 盘山沦陷,义勇军撤到了沙岭。
    [光暗。
    [光启。
    [媛婷家。媛婷背对着阚勺子和冈田。
媛 婷 (冷冷的)长彪,送客。
阚勺子 大小姐,你是医生,我们请您出诊。
媛 婷 请离开我的家,我今天不出诊。
阚勺子 我向你打听个事,说完就走。
媛 婷 那好,你快说。
阚勺子 大小姐在日本留学时,有个日本少年救过你。
媛 婷 (惊恐)没有。
阚勺子 你瞒着也没用,当年的那位少年一直在寻找你。请你转过身来。
    [媛婷慢慢转身,面对冈田,倒退两步。
阚勺子 冈田队长,这就是你要寻找的中国姑娘。我可是费尽周折才找到的。
    [媛婷和冈田面对面。
冈 田 (感慨万千)是你,就是你。在东京,我救过你,后来我就找不到你了,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思念你,幸好,我来中国了。
媛 婷 是吗?你每天都在思念我?(情绪激动)你就是这样思念我的?拿着屠刀站在我的国土上,屠杀我的乡亲和姐妹。就在昨天,大洼的战场,如果不是一位老人,用他的血肉之躯,掩护我们撤退。死的人里会有我。那么多年轻的战士就被你们的飞机炸死了,他们就死在我的面前,我无能为力,我是医生,却救不了他们。
冈 田 媛婷,你冷静。我们是炸反抗我们的土匪,他们反对大东亚共荣,必须死。
媛 婷 共荣?冠冕堂皇,你们就是侵略、强盗,掠夺我们的财富和土地,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比你们更卑劣的。
冈 田 媛婷你太激动,无论我走到哪都打听你,真的难以忘怀。战争与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关系。
媛 婷 怎么没有关系,我是这土地时的儿女,我的国家正遭受日本铁蹄的践踏,我能无动于衷?回到你们国土上去,还我们安宁。
阚勺子 大小姐,我们队长请你共进晚宴。当然,你会说不去,但没关系。你不替你自己着想,怎么也得替你的弟弟长彪想想吧,我说的意思你明白吧。你爹可就这么一根独苗啊。你想想吧。
    [阚勺子和冈田下。
    [长彪躲在媛婷身后,他走到媛婷面前,惊魂未定。
长 彪 姐,你听出阚勺子的意思了吧,他是想要我的命。爹死的时候让你照顾好我。
媛 婷 你个胆小鬼。
长 彪 谁不怕死啊,我反正不想死。爹死了,让日本鬼子突突死了。
媛 婷 我知道爹为什么答应阚勺子给他联络其他土匪,因为阚勺子知道我就是冈田队长要找的中国姑娘,爹是为了堵住阚勺子的嘴,所以答应帮他做事。爹是不想让我卷入日本人的是非之中,他想让我过的安宁生活。可爹糊涂啊。
长 彪 姐呀,好汉不吃眼前亏,下次可别再骂了,那日本人喜怒无常啊。咱们是跑不了了,盘山已经被他们占领了。
媛 婷 (苦笑)往哪跑?东北三省都被他们占了。
长 彪 那你看这样行不,你假装跟他们来往,从他们那探听消息,告诉章司令,收拾他们。
媛 婷 (不相信地看着长彪)你这个主意挺可怕呀。
长 彪 姐我不想死。
媛 婷 (感叹)这乱世啊。(拥抱长彪)别怕,姐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切光。
    [阚勺子司令部。阚勺子四平八稳坐在椅子上,得意洋洋地看信,看完信他把信往桌子上一拍,哈哈大笑。太郎坐在另一张椅子上。
阚勺子 章啸天、项青山也不过就是个贼寇,这不,回信了,见钱眼开。
太 郎 信上怎么说?他们归顺了?
阚勺子 是,搞定了。只要我老阚出马,一个顶俩。
太 郎 马到成功。
阚勺子 对,将军,马到成功,哈哈。(他在地上溜着步子)章啸天说让咱们先到他的沙岭谈判。
太 郎 这么容易?
阚勺子 (摇头)不妥,万一是诈降呢?就近不就叫他给端了吗?
太 郎 什么地诈降?
阚勺子 就是假投降,绺子里的人,都爱玩这手,想虎愣我,没门。
    [太郎点头。
阚勺子 我要让他到我这来,看他有没有胆量来,没有胆量就有诈,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太 郎 (疑惑)兔子?鹰?
阚勺子 啊,将军啊,您就别管兔子和鹰的事了,您只管收编章啸天和项青山吧。我让章啸天和项青山到这来谈判,不准带兵马,怎么样?
太 郎 (竖大拇子)好,大大的好!
    [切光
    [章啸天司令部。章啸天、项青山、盖忠华、蔡小嘎围坐在桌子边。
盖忠华 (手里拿着信)阚勺子让章司令和青山去他那谈判,不准带人。信里还有四张旅长的委任状,给咱们四人的,一人一张,哈哈。
项青山 这个老狐狸。
    [章啸天抽着烟斗不说话,沉思着看着远处,其他几个人都看着章啸天。
章啸天 去,这活我非做不可。
盖忠华 (嘶哈)你俩去可太悬了。
蔡小嘎 要不咱把阚勺子绑票得了,照样能勒来武器。
章啸天 那样咱只能收拾他一个人,如果把他骗这来,就把他老窝端了,青山,敢不敢干?
项青山 敢!就咱俩去。
    [他俩的手“叭”握在了一起。
    [光暗。
    [光启。
    [阚勺子司令部大门外,两个把门的兵
    [章啸天和项高上。章啸天和项青山走到大门口,两个把门哨兵不让他俩进,项青山上去给哨兵一个大嘴巴子。哨兵刚要抬枪,项青山的枪已经抵在了哨兵的脑袋。另一个哨兵喊 不好了,杀人了。
阚勺子 (笑脸迎出大门,抱拳)哈哈,章司令项司令啊,有失远迎啊。
    [章啸天和项青山抱拳还礼。
阚勺子 对不住呀,枪就交给兵吧,你放心,走的时候,长枪短枪你随便挑。
    [章啸天和项青山从腰里拔出两盒子枪,交给兵。
章啸天 说话算数,我就稀罕枪这玩意儿。
阚勺子 咱就是不缺枪,请。
    [走进门,章啸天和项青山坐在八仙桌两边,阚勺子坐在对面。从里面走出太郎几个鬼子,分别落座。
阚勺子 来,上茶。
章啸天 (赖叽着的)行了,阚司令,先别上茶了,我们俩都饿了,接到你的命令,我急忙往这赶,生怕你那枪,那钱黄喽。
项青山 早上就饿着肚子出来的,我想在街买点大果子,还让我大哥骂一通,嫌费钱,这不,饿的,前心都贴后心了。
阚勺子 (指着饭桌)酒肉都准备齐了。
    [章啸天和项青山没用人家请,径直坐到了桌子边上。
    [阚勺子、太郎和几个陪同鬼子一同落座。
阚勺子 (一一介绍) 这位是太郎将军,总管一切军务,这位特派员,这位是顾问。
    [阚勺子还在介绍,项青山就夹了一筷子肉放嘴里了。章啸天拽了他一把。项青山看看在坐的人,挤出一点笑继续吃。
章啸天 (陪着笑) 坷了坏了,整天高粱米粒子,见不到荤腥啊,这胃缺肉啊,你们别见笑。(说着,扭个鸡大腿,往嘴里塞)
    [阚勺子咽口吐沫,尴尬地咳嗽两声,停止了讲话。
章啸天 (满嘴肉)阚司令您讲,您请讲。 
阚勺子 (举着酒杯)诸位。
    [项青山吃的响亮,咽的“咯喽”两声,忙端起酒杯,喝两口酒。章啸天停止咀嚼,看着项青山。
项青山 (含着满嘴的肉)大哥,你看我干啥呀,八辈子没吃到这么香的肉了,不吃不白瞎了,走的时候给弟兄们咱拿点。(章啸天还是看着他)大哥你老看我干啥,你快点跟阚司令说,咱都归他管,有肉吃,有枪就行啊。
章啸天 你咋那么没出息呢,就知道吃,咱不是跟阚司令共襄大业的吗?(说着他也忍不住又撕个鸡腿往嘴里塞)
项青山 你看你,还说我呢。
阚勺子 (举着酒杯插不上话,磨叽一句)为了共同的事业……
    [章啸天和项青山也不理阚勺子,埋头吃。
    [太郎看他俩的吃相,露出鄙夷的眼光。
阚勺子 为了天皇陛下,咱们共襄大业。
    [章啸天和项青山打着饱嗝,扑拉着肚子,头靠着椅子坐着。
阚勺子 (举着高脚玻璃杯子) 来,为了共荣,干杯。
项青山 (举着杯子左看右看) 这也太小了,咱用不惯这洋玩意,来,换大碗。
章啸天 你呈啥能啊,你那点酒量,能喝过阚司令啊?想喝死啊?来给我也换大碗。
项青山 喝死我也喝,好不容易得着酒,饭都吃不上,哪有酒喝呀。
阚勺子 好,换大碗。(把大碗摆上,倒酒)
项青山 (端碗站起来)阚司令,太郎将军,来,咱头一回见面,咱一口闷了,我先干为敬,谁不干谁犊子。
章啸天 (端着碗)阚司令干了吧,你光说我们心不诚,这回看诸位心诚不诚,我等着你啊。 
阚勺子 好,诸位,都干了。
章啸天 来倒酒,来给我倒三碗,给他们倒两碗。
阚勺子 来,倒上。
项青山 来我给阚司令倒酒。
章啸天 (端起酒碗)阚司令,你啥时候到沙岭,你就在那等着,我一拨一拨地往那给你带人,保准你不出三天,收编的人不下一个装备旅。你信不信?但你的说话可要算数,兄弟们等着你发军饷呢。穷的叮当响,你没看他见到肉跟狼似的吗?(他指着项青山)
阚勺子 只要你把队伍拉来,我明天就把司令部拉到沙岭。
章啸天 好,好,心诚就一口闷。
项青山 我对阚司令一片忠心,干喽!
    [章啸天一仰脖子,一碗进去。
阚勺子 够意思,够意思。
    [章啸天连干三碗。
项青山 太郎将军,你得喝呀,不喝是不想共荣吧。
阚勺子 (站到太郎身边歪歪斜斜一立正)请您干了吧将军,关系到我们合作的大事。
    [太郎疑惑地看着阚勺子。
阚勺子 (又一立正)请喝,将军。
    [太郎咧嘴像喝中药。
    [阚勺子为他鼓掌。
    [章啸天也假惺惺地拍巴掌。
太 郎 (大着舌头,对阚勺子说)他地有队伍?我看他地酒囊饭袋。
项青山 (醉醺醺地)你地酒囊饭袋,我地给你露一手。
太 郎  露一手?
阚勺子 他要给你表演枪法。
太 郎 要的,要的。
    [他们起身到门外院子里,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几个烧饼,有两把盒子枪。
阚勺子 (从盘子里拿起一个烧饼)我可抛了。
项青山 来吧。
    [阚勺子把烧饼向空中高高抛去。项青山随手抄起桌子上的盒子枪,向空中一扬手,“啪”一声,烧饼落地。阚勺子上前捡起,举起给在场人看。烧饼中间一个筷子头粗细的圆洞。
    [在场的人拍手叫好。
阚勺子 (又抓起一个烧饼,抛向上空)再来一个,看好喽。
    [项青山向空中一甩手,手背冲上,“啪”一声响。
    [这时章啸天操起桌子上另一把枪,速度之快,只见他一抖胳膊,“啪”的一声,烧饼落地了。
    [阚勺子捡起来,瞪大了眼睛。烧饼中间挨着两个小圆洞,呈8子型。
太 郎 好枪法。
阚勺子 (又拿起一个烧饼)看好了,烧饼立着抛上去。(眼前斜上方高高抛去)
    [章啸天眯着眼,枪对着窄面一挑枪“啪”的一声,烧饼在空中一劈两半,落在地上。
    [阚勺子捡起来,一个手拿一片,又往一块一合,一个完整的好烧饼,只是竖着看有个小圆洞。
太 郎 你的英雄,我们的合作。
章啸天 (竖着大拇指)好,合作啊。
阚勺子 以后你们俩就是我的旅长,我给你们拨枪拨军饷,保你荣华富贵,何必像今天似的见肉没命,让人家外国人都笑话。那啥,太郎将军也表态了,我明天准备带部去沙岭。
章啸天 (挤出笑,握住了阚勺子的手)太好了,弟兄们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你们呢,等米下锅呀。
阚勺子 (严肃)绝不能再发生营口、大洼的事了。
章啸天 哎呀你放心,那不是让穷闹的吗?想弄点钱弄点枪啥的,这啥都包了,还打啥呀。
阚勺子 要打,要打抗日分子。
项青山 阚司令,你可得快点去,那些绺子,认钱不认人。让别人收编去可不管。
阚勺子 去去,明天就去。
    [光暗
    [沙岭,章啸天司令部,章啸天拧着眉头叼着烟斗,不安地度着步子。项青山坐在炕沿边。
项青山 这老阚变卦了,咋来不来。弟兄们半夜就在路上埋伏了,一个耗子都别想溜走。
章啸天 不会,对老阚,咱是块肥肉啊。收编了咱们,他还想再日本人面前显摆他能耐呢。
     [盖忠华拎着枪上。
盖忠华 摸清了,老阚这个老狐狸在三道沟屯安营扎寨了。
章啸天 摸清他们住谁家了?
盖忠华 摸清了,他们住在靠河堤那三个大户姓王的人家,这三户院里相通,四临不靠,房身高,四角有炮台,可战可守,院里有碾子,有水井,不怕围困,易守难攻啊。老阚和仓冈住中间,东院是副官住,文书还有军械、军需啥的,西院二十多鬼子和拉军火的大车,其他伪军住在屯子里。能有200多人。
章啸天 人不少啊,这样咱还不能强攻?他们武器一突突一大片。
项青山 得了,咱按部就班跟他演戏吧。
章啸天 青山这话说的对,跟他演戏,不能强攻,只能智取。
    [章小林跑着上。
章小林 老阚派兵捎信来了,让去章司令和项司令跟他谈去。
    [章啸天跟他们几个耳语。
项青山 行,就这么办,开克。
章啸天 这次,你们几个,都下手黑点。
    [切光
    [三道沟屯阚勺子司令部。
    [章啸天和阚勺子分坐在八仙桌两边,项青山、太郎分坐在两边。
阚勺子 下午就在我司令部举行仪式,公布新军编制番号,和新军官名单,发新枪,新军装,带徽号,官双饷。怎么样?
章啸天 太好了,兄弟们听说发军饷,都等不及了。那不去沙岭了?
阚勺子 临时决定,不去了,司令部就设在这里。
项青山 阚司令,你看我们哥俩,为了你的共荣腿都跑细了,见你一次得扒层皮,哪次都搜身,整的挺吓人的,先给我们哥俩偷摸开点。
阚勺子 好,这好说,只要你们俩给我好好干,保准你们俩吃香的喝辣的。走的时候把钱给你俩带上。
项青山 谢阚司令了,我们俩回去准备了。
    [章啸天和项青山站起来,告辞。
    [光暗
    [光启
    [三道沟屯阚勺子司令部,门口两个端抢的哨兵。
    [数名义勇军战士荷枪实弹,猫腰上,分散、隐蔽在周围。
    [章啸天、项青山、盖忠华、蔡小嘎领着一队人上。
    [两个哨兵用枪拦住他们。
哨 兵 阚司令有令,把武器放在门口再进院。
[章啸天把叼的烟斗从嘴边突然拿掉,向前面举了下,歪了下头。项青山和盖忠华双手拿着枪像似给哨兵送去,两个哨兵示意他俩把枪放地上,项青山、盖忠华慢慢弯下腰,瞬间从鞋里抽出刀,猛地直起腰的时候,一个手奔着卫兵脑袋,手正好捂着卫兵的嘴,刀已经在卫兵的脖子上了。与此同时,身后的兵把哨兵尸体拉下,换上自己人站哨。章啸天、项青山进屋,示意他们在门口听候指挥。
章啸天 (指着盖忠华和蔡小嘎)你们俩带人去那两个院。
    [盖忠华和蔡小嘎点头,从两边下。
    [章啸天和项青山跨进大门。
[阚勺子、太郎和几个鬼子,从里屋走出来。阚勺子抱拳,眼睛瞄着他俩的腰。
项青山 (拍着腰)放心吧,家伙事让门口哨兵下了。
阚勺子 哈哈,来的挺及时啊,请坐。
    [章啸天和项青山抱拳,落座。太郎也落座,其他鬼子兵站在两边。
项青山 能不及时吗,架住阚司令这么勾搭了吗。给我们准备的武器呢?
阚勺子 (往外指)看见院子里没,两马车呢。
项青山 有歪把子机枪吗?哎呀,我最稀罕那玩意儿了。
阚勺子 (拉着长声)有!
章啸天 阚司令说的事,不敢懈怠。队伍都在大门外候着呢,就等阚司令检阅了。
阚勺子 (拍桌子站起来)好,我委任你俩为旅长,你们的人数够吗?你还得多招人那。
章啸天 (啪一拍桌子,大喝一声)我要当日本鬼子的司令。
    [这时门外传来两声枪响。
阚勺子 (一愣神,噌站起来)什么情况?
    [章啸天从后脖埂子拽出一个撸子,项青山从搁子窝一把掏出枪。章啸天甩手就对准了阚勺子的脑袋,项青山对准了太郎的脑袋。其他鬼子的枪对准了章啸天和项青山。
项青山 都别动,听见没,动我就打死他。
阚勺子 (喊)别动,都别动啊。
    [门外义勇军们冲进来,枪口对准鬼子。
义勇军们 不许动,缴枪不杀。
    [有个鬼子兵开枪。
    [义勇军们齐开枪,两排鬼子中枪倒地。
     [两个义勇军战士卸了阚勺子和太郎的枪,从腰里抽出麻绳把他俩绑了起来。
阚勺子 (看直眼睛了)手够快的呀。
项青山 (不屑) 那你看,干啥的?
阚勺子 不愧为土匪。不带这么玩的,不讲信用啊?
项青山 哈哈,老阚啊,别忘了,我们是胡子。
章啸天 你讲信用吗,带着东洋鬼子,端祖宗的窝。
    [盖忠华和蔡小嘎上。
蔡小嘎 报告章司令,东院和西院的鬼子副官全部拿下。
盖忠华 报告章司令,200多名日军、伪军全部缴械投降。我跟这帮二鬼子说了,你们都是中国人,怎么就帮着小鬼子打咱自己呢?我就不信你们爹娘就没有盘山、沙岭的,鬼子来杀咱们的爹娘,抢咱们的土地,你们还当帮凶,你也算个男人?加入我们的义勇军,欢迎,谁继续当汉奸,坐地崩了谁。
章啸天 好!加入咱义勇军杀鬼子的,就是咱东北好爷们儿。
    [画外音,传来飞机的轰鸣声由远而近。
    [章小林跑着上。
章小林 报告章司令,天空飞来的两架飞机。
阚勺子 (冷笑)等着吧,一会儿都把你们炸死。
章啸天 告诉大家隐蔽。
章小林 是。(下)
    [画外音,传来飞机的轰鸣声更大。
    [章啸天歪下头,看了眼项青山。他自己坐在椅子上抽着烟斗。
    [项青山扯过阚勺子,推倒在地,他拿的是左轮手枪,手枪在他手里熟练地转一圈,然后,枪抵着他的头。
    [太郎瘫坐在椅子上,看着阚勺子。
项青山 (枪抵着阚勺子的头, 项青山声音低,分量重)阚司令,说吧,飞机是怎么回事?
阚勺子 (看一眼太郎)我不知道啊。
项青山 (声音低,话狠)我开枪了!这左轮手枪里有一颗子弹,幸运的话,这枪是空枪,不幸运的话,一颗子弹让你的脑袋开花。那你吃啥可都不香了。
阚勺子 (哆嗦着说)我真不知道。
    [项青山扣动扳机,开枪!很响的声音,阚勺子的脑袋剧烈地动着,瘫在地上。
项青山 哈哈,阚司令,你太走点了,是空枪啊。(从地上把阚勺子拉起来)来,来,再玩一次,看这次你点有多大。
阚勺子 我说,我说。
章啸天 (站起来)放开他,阚司令受委屈了。
阚勺子 在南场院点起四堆大火,表示我们成功,飞机看到信号,就会飞走。
太 郎 (气愤)阚勺子你的叛徒。
阚勺子 (赖叽叽地)我本来就是叛徒。
章啸天 快去点火。
    [项青山冲出门。
     [光暗
    [光启
    [沙岭章啸天司令部。土炕上有炕桌。有坐在土炕上的,有站地上的。
章啸天 我说你们啊,别委屈了给老阚,好吃好喝好招待啊。
项青山 美的他,刚才我还揍他一顿。
章啸天 别打呀,那个日本大官更得娇惯着,那种犊子气性大。还得看着,别让他寻短见。
项青山 啥好玩意儿啊,当宝。
章啸天 那是。你不总想去营口跑马场绑票嘛。
项青山 我早晚去绑个大亨,跑马场赌马的都是外国富人。
章啸天 费那事干啥呀,你不就是想勒军火吗?
项青山 想勒的东西多了,票在咱手了,想勒啥勒啥。
章啸天 那老阚和太郎将军,不够你勒地?
项青山 (拍大腿)可不是咋地,这不现成的吗?忠华,写信写信,给沈阳关东军送去。
    [盖忠华趴在小炕桌上,铺开纸,拿着笔。
章啸天 (在地上走着说,盖忠华记录)
    阚勺子司令和太郎将军,今于我处为人质,按照中国习惯,供给饮食,决不错待。由于日寇侵占东三省,民不聊生,故出此下策。如欲取回,必须备好步枪1000支,子弹100000发,手枪500支,子弹50000发,轻重机枪各20挺,全要新的。大洋1000块,烟土10斤。到盘山王麻子沟交纳,验收无误后,定将2人立即放回。沈阳当局,倘动武力,必先撕票,然后较量。就先发兵来战,且看谁胜谁负。王麻子沟老北风启.民国二十一年九月十一日。
蔡小嘎 送信这事交给我了。
章啸天 加小心啊。
蔡小嘎 (把信装兜里)放心吧大哥,这活熟门熟道啊,即把信送到,还不让鬼子看见我。(下)
章啸天 盖忠华啊,张贴安民告示了吗?
盖忠华 贴完了,按着你说的。沙岭老百姓安心打粮食,做生意。边生产,边打鬼子。(盖忠华笑)我还办了件大事,大哥别说我啊。我向各绺子分发呼吁信函了,邀请各绺子的大拦把,大当家的,到沙岭来,喝酒。
项青山 哎呀,咱整这俩钱就败祸呗,凭啥请他们喝酒啊?
盖忠华 不是,你别急眼啊。咱先在各绺子整一把。司令,这回咱整个大动静,咱得庆祝啊,像办喜事似的,让各大拦把子给咱随礼,整热闹点。
项青山 礼不礼的倒是小事,叫各大拦把,也看看咱们的实力,让他们跟咱合伙打鬼子。
盖忠华 谁说礼不重要了,礼很重要啊。咱趁这机会,也捞他一把。他们能空手吗?最次也得拿几杆枪。
项青山 这个主意好,盖忠华小抠小垫的,会过日子啊,怪不得你那绺子总是比我们过的好。
盖忠华 老阚都知道收罗队伍,咱就不会呀?还能宣传抗战呢。
章啸天 撒信了?
盖忠华 撒完了。
章啸天 (笑)动作够快的呀。这舞文弄墨、巧取豪夺的事,盖忠华有一套。
盖忠华 大哥你说这话就不对了,那我不也是为大伙呀。
    [二条子背着枪上。
二条子 恭喜章司令,大获全胜。接到喜讯,立马赶到。
盖忠华 咋地,空手来的啊?
二条子 瞧不起谁呀,我二小姐从来不落过。
    [媛婷和长彪上。媛婷高傲地抬着头,不看二条子。长彪站在二条子对面,不拿好眼睛看她。
二条子 长彪,你拿那种眼神看我干啥?
长 彪 眼睛长我身上,我愿意看哪就看哪,你管得着吗?
二条子 (抹搭一下眼皮)一副汉奸相。
长 彪 (急眼)你才是汉奸,你家就住着汉奸。
二条子 (冲到长彪跟前)我今天是来支援章司令抗战的,我今天拿来了10杆长枪。
媛 婷 好大的显示啊,谁也不是来逛风景的,长彪告诉她。
长 彪 我们拿来20杆长枪。
媛 婷 (从衣服腰里拿出短枪)外加一把撸子,章司令送你。
章啸天 我最稀罕这玩意儿了,谢大小姐。(对二条子)那啥,二小姐,长枪我们更需要啊。
二条子 这还差不多。
章啸天 (抱拳)多谢诸位捧场。往小了说,是给我章啸天来捧场,往大了说就是为了抗战,我感谢诸位。我们的这支队伍,散开了就是庄稼把式,集中起来就是兵,灵活机动,就跟鬼子玩游击。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以前做啥,只要你今后打鬼子,就是我章啸天的哥们儿。我章啸天与日本鬼子抗战到底,有我章啸天一天,决不让鬼子在我们的土地上呆消停了。
盖忠华 (招呼二条子,招呼大家)走,拉来这么多武器,走,咱们卸车去。
    [大家下,只剩下章啸天和媛婷。
媛 婷 (从衣兜里掏出块怀表递给章啸天)给,啸天哥。
章啸天 (惊喜)接在手里 哦,怀表!
媛 婷 啸天哥,这块怀表送给你,你打鬼子的时候用的着。
章啸天 (看着怀表)你别说,我还真就缺这么块怀表,要不总看日头。
媛 婷 (笑着)下雨天看你看啥?
章啸天 (也笑)那就抓瞎呗。
媛 婷 看起来我这个礼物送对了。
章啸天 可不,那我就收下,谢谢大小姐!
媛 婷 (叹口气)谢啥,只要啸天哥时常能想起我就行。
章啸天 也罢,大小姐,今儿把话挑明了吧。我不忍心耽误大小姐。我们两家有世仇啊。小林妈在你家失踪10年过去了,至今不知是死是活。在你的婚礼上,我绑架了你。可以说,耽误了你一辈子。我很后悔,这仇不该落在你身上啊。
媛 婷 被绑架的那段日子,我终生难忘。
章啸天 忘了吧。
媛 婷 刻骨铭心。我可能以后跟你见面的机会要少了。
章啸天 我们已经够麻烦大小姐了,很多伤员都是你救治的。
媛 婷 好吧,我先回了。(刚转过身,又转过来)啸天哥,以后我无论跟谁在一起,你都不要伤心。
章啸天 我先祝福你。
    [媛婷下。
    [盖忠华和蔡小嘎上。
盖忠华 大哥,大洼温泉楼,小鬼子闹腾的厉害。住的都是鬼子的大官。
章啸天 你啥意思?
盖忠华 我想偷袭他一家伙。
章啸天 我正合计着偷袭鬼子一把,这样也促使鬼子早点来谈判。
盖忠华 已经踩好盘子了,晚上在温泉楼泡澡的鬼子乌央乌央的。
章啸天 晚上去,炸他一家伙就撩。千万别恋战。
盖忠华 好!
章啸天 小嘎,明天一早你带几个神枪手,偷袭营口跑马场。捡着有鬼子的地方,那手榴弹别瞎扔,别伤及无辜。炸死几匹赛马也行。就是整出点动静,一逼日军交出一批军火以解抗战之急,二是引起国际对日本侵略暴行的谴责。你鬼子没来时,赛马场消停,鬼子来了,乱套。
蔡小嘎 我早就想收拾营口跑马场了。那都是外国的贵族,勾结日本人,发中国的国难财。
    [光暗
    [光启
    [沙岭章啸天司令部。桌子两边,一边坐着冈田和媛婷,王殿忠(辽河地区警备司令部)。一边坐着章啸天、项青山、盖忠华。章啸天沉着冷静,叼着烟斗。日方代表不屑一顾,傲慢自大。
项青山 大小姐,这么快,成了日本人的座上宾。
媛 婷 啊,我和冈田在日本是同学。
王殿忠 (打着官腔)你们绑架并打死日军,现在你们绑架的是大日本的将军。念你们是满洲的子民,只要你们安全放回人质,一切既往不咎。
    [章啸天继续吸着烟斗。
项青山 如果我们不放呢?
王殿忠 那就让你们尝尝大日本帝国飞机大炮的滋味。
盖忠华 汉奸死路一条。
王殿忠 (恼羞成怒地站起来)你!昨晚大洼温泉楼发生爆炸案,炸死很多日本皇军,一定是你们干的。
项青山 如果你们还不拿赎金,这样的爆炸还会发生。
冈 田 (咆哮)炸平马贼匪窝。
章啸天 不怕打,不怕剿,外边枪响,里边撕票,撕完再开战,胜败一概不顾。来人,把他们给我轰出去,撕票!
    [进来五个荷枪实弹的义勇军。
媛 婷 且慢。(她与冈田耳语,冈田点头)章司令,看折合成军资如何?
章啸天 不行,我们只要武器和烟土。
王殿忠 那你少要点也行啊。
项青山 章司令开出的价码,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一个小鬼子上,走到冈田跟前,耳语。然后下。
冈 田 (愤怒地站起来)就在刚才,你们袭击了营口跑马场。
    [章啸天看着他咆哮,不语。吸着烟斗。
冈 田 (激动)打死三位日本军人和一名日本经济家。炸死了英国商人。
章啸天 (嘟囔)这小嘎,让他炸死几匹赛马,怎么炸死人了。干啥都不放心。(对冈田)炸死英国商人那是误伤啊。这都是你们日本人的罪状,日本侵占中国东三省制造伪满洲国,扰乱国际秩序,造成胡匪世界,危害了外国人的人身安全,英国商民在中国数十年,未曾见有英国人被炸死的事件。今天的混乱局面,完全是由日方造成的。
王殿忠 你们造成了极坏的国际影响。
项青山 明着告诉你们吧,我们就想要军火,引起国际对日本侵略暴行的谴责。不信你就看,不出明天,国际啥领事馆,会找你们算账的。你再不交赎金。(对章啸天)大哥,第二拨突击队啥前出发。
章啸天 (拿出怀表)10点出发,袭击汤岗子温泉。等骑兵到那,差不多2点,正好,皇军吃饱了正泡温泉。井美将军每天这个时间下午2点泡温泉,4点与樱子艺妓切磋围棋,6点……
    [冈田抽刀,举刀劈章啸天。项青山拔枪,抬枪枪响,冈田的刀两半。
    [从外进来两队义勇军,对准冈田和王殿忠、媛婷。
王殿忠 误会误会。章司令,我们是来谈判的,息怒息怒。两兵交战,不斩来使。
    [章啸天挥下手,兵们退出,项青山放下枪。
    [媛婷又跟冈田耳语几句,他们三个人站起来,到一边商量。
王殿忠 马贼要钱,不要命,这是道上的规矩。
媛 婷 我想这已经惹怒了英国领事馆,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王殿忠 阚勺子死不死无所谓,太郎将军死了就完了,怎么向沈阳交代?
冈 田 按老北风说的办吧。
    [王殿忠又和冈田耳语,媛婷站在旁边偷听。他们三个从新回到谈判桌。
王殿忠 好就按章司令说的办,在沙岭一手交货,一手交人。
章啸天 不,在王麻子沟,一手交货,一手交人。明天上午9点整,不见货,撕票。
媛 婷 (对着章啸天冷笑)章司令,别说话不算数,见到货再撕票呢?上次我被你绑架,我爹差点中了你的埋伏,险些丧命。
章啸天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王殿忠、冈田耳语、媛婷下。
章啸天 这媛婷话里有话呀?绑架她时,没让她爹中啥埋伏啊。
项青山 王殿忠和冈田刚才咬耳朵嘀咕,难不成送货时设埋伏?
章啸天 今晚,我们在王麻子沟布兵。咱先埋伏鬼子。
     [光暗
    [光启
    [盘山王麻子沟,聚集着义勇军。
    [王麻子沟义勇军高呼胜利了,胜利了。
章啸天 (手一挥)走,回沙岭,建兵工场,咱要造出自己的大炮。
    [义勇军们欢呼着下。
盖忠华 大哥整整辆马车军火。
章啸天 哈哈,小鬼子的埋伏,让咱给袭击了。
盖忠华 王殿忠当场傻眼了,举着白旗,一个劲地喊,刀下留人啊,赎金武器我们都带齐了。可惜,没整死阚勺子,放虎归山啊。
章啸天 早晚跑不了他。
盖忠华 多亏了大小姐媛婷暗示我们,鬼子有埋伏,我们都误会她了。
章啸天 她跟冈田子一起,她是无奈呀,躲不开鬼子的魔爪,所以,她是用命为我们探听情报,她是暗中与鬼子抗争。
盖忠华 大哥说白了吧,人家大小姐心里有你啊,不知道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啊,你耽误人家不轻啊。
章啸天 (拍着胸)这明白,都在这装着呢。但我不能啊,小林妈为了我生死不明,春儿为了我搭上了一辈子的幸福。咱不配呀,大小姐那是留过洋的人。再说,世仇啊,这个沟我这辈子是迈步过去了。我要那样,对不起小林妈呀。
盖忠华 你也就坑了大小姐一辈子。
    [光暗
    [光启
章小林 冬天来了,大规模扫荡。义勇军外无增援,内无粮饷。义勇军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义勇军往北镇撤的路上,大雪飘飞。
    [章啸天、盖忠华、蔡小嘎、春儿、二条子。长彪鬼鬼祟祟地跟在队伍后面。
盖忠华 二小姐,回牛庄吧,何必跟我们去遭罪。有你爹罩着你,鬼子也不敢把你咋地。
二条子 不,义勇军走到哪我到哪。(看着盖忠华)你到哪我到哪。
章啸天 只要你们不嫌义勇军苦就行,走,咱们一起走。加快脚步。大家要小心,前面就要过铁路了,过了铁路就安全了。咱们在北镇猫冬,等春天芦苇长出来咱就回来,继续打鬼子。鬼子汉奸时刻在监视我们的行动,大家过铁路时一定要快,要轻。
    [大家冒着风雪艰难前行,长彪走在最后面,鬼鬼祟祟,偷着往雪地里撒高粱米粒子。
    [切光
     [在舞台的一角,一队鬼子。
    [阚勺子、冈田,站在雪地里,往前望。阚勺子抓起雪地上的高粱米粒。
阚勺子 冈田队长,你看高粱米粒,这是长彪为我们做的路标。义勇军是往这个方向跑了。
冈 田 (举刀)前进!
    [切光
    [义勇军艰难行军。
章啸天 大家压低身体过铁路,过的铁路就到北镇了。
    [长彪落在后面,东看看,西看看,手里握着枪。他趁前面人不注意,手钩在了扳机上,扣动了扳机。枪声很响。
章啸天 (压低嗓子喊)谁?
长 彪 (哭)是我,枪走火了。
蔡小嘎 你他妈是干啥吃的?枪走火了?我看你是存心给鬼子送信。
长 彪 不敢不敢。
    [媛婷跑着上,刚跑几步,只听一声枪响。媛婷站住,子弹从身后打中她。
媛 婷 (踉跄着)啸天哥,鬼子追来了。
章啸天 (跑着扶住媛婷)大小姐。
媛 婷 长彪是叛徒,(她伸开手,手里是高粱米粒),长彪撒雪地里的高粱米粒。
    [蔡小嘎抓住长彪脖领子,枪抵在长彪的脑袋上。
长 彪 姐,救我。我不想死。鬼子逼我,我不答应他们就杀死你。
媛 婷 啸天哥,我求你,随他去吧。他毕竟是我的弟弟呀。(哭)
    章啸天 放开他。
    [长彪眼睛东转悠西转悠,趁别人不注意,向前跑去。蔡小嘎向他举枪。
章啸天 放下枪。
    [蔡小嘎收枪。
    [枪声大作。
长 彪 (边跑边喊)别开枪,阚勺子,我的长彪。
    [对面一阵乱枪,长彪身中弹倒地身亡。
    [画外音 章啸天,投降吧,你们被包围了,顽抗就是死路一条。章啸天,皇军说了,只要你投降,让你当军长,高官厚禄,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章啸天 (喊)给我打。
     [枪声响,义勇军不断有人中弹牺牲。
章啸天 盖忠华。
盖忠华 到!
章啸天 你领着春儿、二条子和弟兄们突围,我掩护。
盖中华 不,生死我都和大哥在一起。
大 家 生死兄弟。
项青山 这样大哥,让年轻的义勇军突围,小林带队。
章啸天 我明白你的意思,章小林。
章小林 到!
章啸天 你带领年轻的义勇军突围,带着你春儿姑、二小姐和大小姐。
章小林 是!
    春 儿、二小姐、大小姐 我们跟着义勇军,哪都不去。
章啸天 也罢,章小林带着小弟兄们突围。
章小林 (挥手)弟兄们,跟我冲。(一队战士跟章小林下)
项青山 这是咱们的后啊,咱们留后了还怕啥。
章啸天 开克!
    [所有人端抢射击,枪声起。
    [不断有人在枪声中倒地。春儿、二条子、媛婷,她们倒在血泊中。
章啸天 鬼子冲过来了,上刺刀。
    [所有人上刺刀,有轮大刀的。
    [厮杀声起。
    [项青山、盖忠华、蔡小嘎,有射击的,有半蹲着的,有倒地的,再顽强地站立着。
    [光渐渐暗,白的雪,红的血,舞台红白对应。章啸天紧紧握住战旗,巍然屹立着。媛婷爬行着,艰难地站立,手臂紧紧抱着章啸天的腰。义勇军大旗高高飘扬。 
    [风嚎叫着,响起歌声。
    风吹芦苇黄啊,俩人唱地浪呀,
    唱的是二人转伊呼呀呼嗨,
    唱的是千军万马得胜归来啊,
    唱的是咱义勇军英勇把枪开。
    嗨,唱地那小妹妹泪珠挂呀么挂两腮啊,
    小妹妹见到我呀,一扪要嫁给我。
    夸我枪法准,夸我是英雄。
    我腰杆直起来呀,
    骑马挎大枪我越唱越开怀。
    打败了鬼子兵,
    哥哥我娶你来伊呼呀呼嗨,
    哥哥我娶你来呀,哎嗨呦哎嗨呦,得嗨嗨得嗨嗨,哎嗨呦―――
  (剧终)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香港马会资料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