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首页 > 作品 > 短篇小说 > 正文
原载于2019年6期《延河》
 

国鸟秋沙鸭

 
周莲珊
  每年三月中旬,吉林长白山头道河秋沙鸭种群,就从遥远的中国南方江西鹰潭龙虎山长途迁徙几千里,千里迢迢,来到长白山。
  长白山森林茂盛,树木参天。满山遍野到处都生长着红松阔叶混交林带,到处夹杂着白桦林。而山脚下低矮的林木中,比如:杨树、柳树和榆树,也随处可见。
  当晨光倾泻到森林里的时候,林间的淙淙流淌的小河清澈见底。清清河水中,游鱼在尽情跳舞,林蛙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下子从高处跃如水中……
  东北长白山林区头道白河,群居着一个中华秋沙鸭家族,这个家族人们习惯称他们为头道白河种群。
  中华秋沙鸭是世界上最古老而美丽的野鸭,在我们生存这个地球上至少已经生息繁衍一千多万年。1864年,一个名叫戈尔德的英国人在中国旅行时,意外发现了这种头上长着冠羽,两肋覆盖着鳞片状花纹羽毛的野鸭,他给这种野鸭取名中华秋沙鸭。
  迪力是一只公鸭,他是中华秋沙鸭家族中的男子汉。迪力的头和头颈上半部黑色,具绿色金属反光。冠羽长,黑色,成双冠状;双背黑色,下背、腰与尾上复羽都是白色;翅有白色翼镜;下体白,体侧有黑色鳞状斑。
  迪力是一只生性警觉,身材健壮。在他的世界里,没有残暴和贪婪,没有高低和贵贱,没有地域和界限,蓝天和大地是大家的,河水和森林是大家的,平静和安详也应该属于大家。
  就在迪力家族在头道白河幸福地享受着早上的阳光,秋沙鸭们快乐地分享着河水的游鱼的时候,头道白河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的十分浑浊。
  凭直觉秋沙鸭们就知道,河水深处有水蛇!
  水蛇是令人讨厌的东西,在水中谁都不欢迎它。迪力爸爸和妈妈,经常告诉他和他的兄弟们,说:
  “我们的家园,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
  “是呢,妈妈,我们头道白河看起来,很平静啊?”
  “傻孩子,你错了。你看,森林里有虎视眈眈的黑熊,灌木从中有贼溜溜的火狐狸,时刻盯着我们秋沙鸭家族,寻找一切机会,钻我们的空子。如果我们少有疏忽,就可能成为他们的口中餐,成为他们的美味……”
  “妈妈,那他们不会到我们水里来吧?”
  “孩子,即使陆地上动物不轻易到水中来,我们也要时刻保持警惕:水中也不是平静的,水下也时刻有危险存在……”
  “原来是这样,我们这个世界,我们所面临的的危险,无时不在。”
  “……”
  “快逃跑——绿绳子来了——!”
  “绿绳子”是头道白河一条狡猾的水蛇的名字,真不知道每年有多少野鸭、鸳鸯和其它水鸟儿,稍有不慎就轻易落到了“绿绳子”的嘴里。
  特别是头道白河,本来平静如一面镜子。这片水中,鱼儿肥美,各种适合秋沙鸭的美食非常多。气温变化不到,夏季总是在20度左右。山清水秀,蓝蓝的天空,还有天空上飞翔的白云,都倒映在水中。河水如果不是雨季,有山洪到来,总是清澈见底。
  “绿绳子”本来是头道白河边丛林中一个蛇家族,一条普通的水蛇。他们这个家族,本来以捕食丛林中的昆虫和小型鸟儿类为食。
  一次,“绿绳子”正在丛林中四处游荡,好今天都没有进食了。它饥饿的难受,就悄悄爬到附近的一棵树上,偷食斑头秋沙鸭的鸟蛋。
  就在“绿绳子”将要下手的时候,被这棵树上的一只喜鹊发现了,喜鹊“叽叽喳喳”召唤外出觅食的斑头秋沙鸭。
  从三道白河方向路过这里的一只漂亮秋沙鸭,一听到喜鹊的报警说,有水深上树洞偷食秋沙鸭妈妈辛辛苦苦下的蛋。心想:“我不能因为秋沙鸭妈妈晚一步,就让‘绿绳子’把秋沙鸭妈妈辛辛苦苦几个月的努力都让他白白地给吃了!我要阻止‘绿绳子’的暴行……”
  树洞中的十二个鸟蛋,此时,已经被这条可恶的“绿绳子”吞食了两个!
  这时候,中华秋沙鸭家族的迪力种群,几只秋沙鸭发现了“绿绳子”的罪行,就一起奔过来,向“绿绳子”开始发起猛烈攻击。
  “绿绳子”一看势头不好,难以招架两面夹击,匆忙向丛林中游走。
  三道白河正巧路过秋沙鸭,此时,正好和“绿绳子”遭遇。三道白河秋沙鸭用她那长长的喙,向“绿绳子”身上啄去。
  霎时,“绿绳子”身上到处都是被斑头秋沙鸭啄烂的伤口。
  “绿绳子”遭遇前后攻击,只要选择面前一条小溪,霹雳扑棱顺势钻入水中……
  “绿绳子”一下水,就把水中的水草弄个稀巴烂,溪水底部的稀泥顷刻被搅动起来。“绿绳子”游动到哪里,哪里都给弄的乌烟瘴气,到处都像地面上的沙尘暴一样。
  迪力一声警报:“兄弟姐妹,‘绿绳子’入侵我们的家园了——!”
  这时,从三道白河家族追赶过来的秋沙鸭,也加入了头道白河迪力家族对水蛇“绿绳子”的攻击。
  大家一起共同努力,一起寻找水蛇“绿绳子”。只要一发现“绿绳子”,就很快有多只秋沙鸭,狠狠地用喙雕啄“绿绳子”。
  霎时间,头道白河水面,很快就变的浑浊,成为一片迷茫的水上世界。
  混战中,“绿绳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躲藏到哪里去了?
  “绿绳子”难道被秋沙鸭们长长的喙啄死了?
  此时,头道白河水平静下来。水底的污浊,也随着丛林中一路追赶过来的小溪流,变的越来越清澈透明了!
  这时候,迪力才发现刚才见义勇为的那只秋沙鸭,原来是一个漂亮的母鸭:
  “漂亮的秋沙鸭姑娘,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说不定秋沙鸭妈妈辛苦下的那一窝蛋,就都被‘绿绳子’给糟蹋了……”
  “不用谢!不用谢!谁见了有敌人,入侵我们秋沙鸭的家园,都不会袖手旁观。”
  “你叫什么名字?你来自哪里?”
  “我来自三道白河,我们是邻居。你就叫我娜扎吧。”
  “好哇,好哇……”
  迪力一边说,一边和娜扎姑娘友好地打了个招呼。然后,他潜入水中,把捉到的一条小鱼儿,送给娜扎姑娘。
  “谢谢!我不喜欢小鱼儿,我喜欢水中的美丽的小石头儿和美丽的贝壳……”
  这时候,只见迪力一个猛子扎到水底,不一会儿,就用喙寻找到一个美丽的贝壳。
  “美丽的娜扎,我把这个美丽的贝壳送给你。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好哇,好哇。”
  娜扎接过迪力送给美丽贝壳,一边在水中游玩,一边对迪力说:
  “我们离的不远,我有时间就会常到头道白河来玩儿。也欢迎你经常到三道白河去做客。”
  “好。”
  迪力说完,高高地昂起头,给美丽的秋沙鸭姑娘娜扎唱一支歌,以搏她的欢心。
  
  娜扎是一只母鸭,是中华秋沙鸭家族的美女。她除了具备中华秋沙鸭家族中都具备的特征外,和公鸭不同的是头棕褐;上体蓝色,下体白色。
  娜扎家族居住在长白山三道白河,她从小就是爸爸和妈妈的骄傲。在娜扎十个兄弟姐妹中,她是最后一个破壳出生的秋沙鸭。妈妈辛辛苦苦孵化了一个月,别的兄弟的姐妹都破壳出生了,只有娜扎怎么也破壳……
  妈妈苦苦地等待了三——四天,已经对她的出生心灰意冷了。妈妈心里想:
  “这个孩子,也许不会出生了吧?”
  秋沙鸭妈妈想到这儿的时候,先出生的几个兄弟因为争抢食物,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最后一个一直没有破壳的压出了一道裂纹。这小,可把小秋沙鸭吓坏了!
  “哥哥,哥哥,我不能活了……”
  一个先出生的秋沙鸭哥哥,张大了长喙,问到:
  “因为惹了什么祸吗?”
  “我把妈妈还未孵出的蛋壳弄出一道纹儿……呜呜呜……”
  这时候,秋沙鸭妈妈给一窝小秋沙鸭,从河里弄回了一顿丰盛的饭菜:有几条小鱼,还有几只林蛙,还有蜗牛,还有几条甲虫和毛毛虫。
  “妈妈——妈妈——”
  “孩子们,妈妈给你们弄食物来了……不要争,不要抢,一个一个来,每个秋沙鸭都有份……”
  妈妈说话的时候,只有一个小朋友,卷缩在一个角落里,“呜呜呜”地哭。
  “小六啊,别人都抢着和妈妈要食物,你怎么一个人在角落里哭呢?”
  “妈妈,我闯祸了!可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犯错误不怕,怕就怕不敢承认错误。”
  这时候,秋沙鸭妈妈的窝巢里最后一个满意破壳的蛋,从那条小六弄开的裂缝里,传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妈妈,妈妈,这不是六哥的错,是我用喙啄开的……”
  秋沙鸭妈妈见最后一个小秋沙鸭破壳了,十分欣喜,说:
  “谢天谢地!我的第十个孩子终于破壳出生了……”
  这时候,秋沙鸭妈妈看到外面,秋沙鸭爸爸已经在树下等了好久。就对十个刚出生不久的小秋沙鸭说:
  “孩子们,今天你们都吃饱了吗?”
  “妈妈,没吃饱,我们都还饿!”
  “饿呀,那好办。大家还想吃鱼吗?我们家外面的小河里,有的是小鱼、小虾和林蛙,如果大家想自己捉来吃,就跟着妈妈下河吧!”
  “妈妈,我们没有胆量跳下去……”
  “没关系,跳下去吧……你们的爸爸在树下,等着你们!勇敢的孩子,跳吧——”
  “秋沙鸭妈妈第一个师范跳下去,紧接着,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到了第九个调完的时候,刚刚出壳的老十是一个女孩儿,怎么也不敢跳。
  秋沙鸭妈妈没有办法,又回到树上窝巢里,反复给最后一个破壳的女儿做示范。
  “记住:娜扎,就这样,对,勇敢点就跳下去了……”
  “妈妈,我害怕……”
  这时候,树上一只松鼠在上边观察了很久,之间秋沙鸭妈妈给松鼠一使眼色,松鼠突如其来地跳进秋沙鸭的窝巢。
  “秋沙鸭妈妈,快逃,听说鹞鹰要来了……”
  松鼠说完,就搜地从树上跳了下去。紧接着,秋沙鸭妈妈也跟着跳到树下。这个叫娜扎的是小秋沙鸭,眼看着其它兄弟姐妹都跳下树,咬咬牙,“嗵——”地一声,就跳下树。尽管方式还不是很正确,可是,她平生勇敢地迈出第一步!勇敢地跳出窝巢,尽管还不是很理想。其实,娜扎不是跳,而是重重地摔在地上。到了地上,还没有来及明白过来,只见一只火红的狐狸跑过来。
  秋沙鸭妈妈和她那一群小秋沙鸭,“扑通”“扑通”跳下小河。娜扎来不及细想,也叽里咕噜地跳下河……
  一群小秋沙鸭,在秋沙鸭妈妈的带领和示范下,在清清小河里,两腿一前一后,像小船儿两条浆,划呀划。不一会儿,秋沙鸭妈妈和她带领的十只小秋沙鸭,就可以在三道白河里游的十分轻松了。
  “孩子们,你们今天很棒!今后,我们就以小河为家了。”
  “妈妈,夜黑了的时候,我们没有了窝巢,狐狸来捉我们可怎么办?”
  “放心吧,有妈妈在,就什么都不怕。妈妈就是你们的家……”
  这时候,岸上的红狐狸,正在往日秋沙鸭居住的那棵杨树下,四下搜索着什么。大家隔河一看,原来那只红狐狸,用鼻子嗅着小秋沙鸭出壳扔下的蛋壳。
  “红狐狸,你这个大坏蛋,你羞不羞?”
  “哼!小秋沙鸭,夜里你等着我吧,我会一个一个把你们当成点心吃掉!”
  “滚!红狐狸,这里是我们秋沙鸭的家园,不允许你入侵半步……”
  红狐狸那受过这样的羞辱,他十分狡猾地绕过一片荆棘丛,绕道秋沙鸭很近的岸边。蜷缩在一丛榛子树丛里,等待时机,想捉来几只小秋沙鸭做晚餐。
  秋沙鸭妈妈,早就看透了红狐狸的诡计,马上把十个小秋沙鸭,引导下水,十分悠闲地一边游水,一边给孩子们讲故事:
  “孩子们,你们听说过长白山人参娃娃的故事吗?”
  “没有——”
  “妈妈,我们要听人参娃娃的故事……”
  “从前啊,长白山深山老林里,有一棵大人参,据说有数千年了。山里老参把头赶山的时候,遇到了这个人参娃娃。这个人参娃娃,肥肥胖胖的,穿着一个红兜兜。
  白胡子参把头知道这大山里,根本就没有人家。就把一根针偷偷别到这个穿兜兜的娃娃身上……
  后来啊,过了好长时间。这个穿红兜兜的娃娃和白胡子老爷爷告辞回家了。
  老爷爷一眨眼的功夫,这个小娃娃就不见了。
  第二天,太阳一出来。这个白胡子老爷爷就发现了一棵大人参,看参须,最少有数千年了……”
  “妈妈,说不定我们将来也会遇到千年的人参娃娃呢!”
  “是呢,我们秋沙鸭的家园都是有风脉的地方。孩子们,看看我们的家园吧——”
  秋沙鸭妈妈书说的是事实:中华秋沙鸭,不仅要择木,还要择水,择温度,择空气,择食物,“五择”缺一不可。中华秋沙鸭选择居住的地方,一定要天蓝、地净、水秀、山清,正如元曲大家白朴在《天净沙》中描写的那样:“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
  这时候,娜扎和她的哥哥、姐姐们都发现了河岸边荆棘丛中,有一团红红的东西在闪动……
  
  夏天,美丽的长白山云海笼罩着茫茫的林海,到处是一片郁郁葱葱。天空空旷而湛蓝,像汹涌彭拜的蓝色海洋。
  一只秃鹫在高高的天空盘旋,一双犀利的眼睛时刻注视着森林中和森林间那些像镜面一样的水面。清凌凌的小溪,一路奔跑着,从丛林间穿过。
  丛林间,不知名的鸟儿婉转歌唱,从树枝间蹦来蹦去。两只顽皮的松鼠,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在树上相互追逐。偶尔,松树枝头,有一枚松塔被追逐的松鼠碰落到地上。松塔从高高的树上一路落下来,到了地上,蹦跳起来。松塔落到地上的时候,很快就跑过来两只松鸡相互争抢起来,很快乱作一团。
  这时候,这枚松树塔顺势溜到了河里。这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就是娜扎的家园三道白河。迪力是第一次从头道白河来到三道白河,似乎对这里风俗习惯不太熟悉。
  自从上次,娜扎在迪力家族遇到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救了迪力家族的秋沙鸭幼崽。迪力对娜扎相当佩服她的机智和勇敢,心中总有一种情愫在暗暗滋长。所以,隔一段时间,迪力总会利用各种借口,从头道白河,飞到三道白河……
  娜扎还很年少,从来也没有把自己的路遇迪力家族遇到危险,该出手时就出手这件事太放在心上。但是,迪力这样的翩翩少年,却对娜扎滋生了几许仰慕。
  迪力和娜扎自然就成了好朋友,每隔一——两天他们总是会飞到一起,在一起捉鱼、追虾。有时候,他们相约到了更远的一些河里,去探索外面的世界,他们先后到飞到古洞河、松江河、锦江、满江等中华秋沙鸭经常集聚的地方。
  好朋友在一起的时光,美好而漫长。
  每天晨光出现,两只年少秋沙鸭,从两个不同的地方相约来到一处宽敞的水域。两只秋沙鸭从成为好朋友那一天开始,就憧憬着有一天,他们不会再像他们的父母那样,坚守传统,固守家园。
  “迪力,你说我妈妈每天一睁眼睛,就反复叮嘱我们兄弟姐妹:孩子们,每天太阳一照到水面上,就要起来和妈妈一起去捕鱼……”
  “是呢,我也十分不愿意听妈妈的唠叨。昨天,因为我回家晚了,妈妈就非常不高兴。后来,我对妈妈说:‘妈妈,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迪力刚刚说完,娜扎就张开她那张巨大的长喙,拍打着翅膀,用宽大而有力的双蹼,在水面上滑行。霎时,松江河宽阔的水面上,就像一条小船一样,盛开一朵朵浪花。
  娜扎开心地在水面上,尽情地舞蹈,纵情地歌唱。迪力像一个粘人的跟屁虫,一个猛子扎到水底,顷刻间,叼住一条大鱼,然后,迅速浮出水面,扑闪着一双翅膀,用双蹼滑动到松江河水面,快速追赶着娜扎……
  娜扎身下行动敏捷,一溜烟功夫就不见了踪影儿。迪力看上去找不到了娜扎,有一点着急。稍有不慎,把一只秋沙鸭妈妈正领着长长的一个小队秋沙鸭宝宝队伍给冲散了!
  “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没有礼貌……”
  秋沙鸭妈妈显然是对迪力的鲁莽行为很不高兴,一边用力地招呼被冒冒失失的迪力冲散的孩子,一边寻找着这个没有教养的迪力。
  “迪力——!迪力——!”
  娜扎一边从隐藏的秋沙鸭中,游到松江河宽阔的水面上,一边拍打着翅膀,呼喊着迪力。过了一段时间,迪力听到了娜扎的呼唤,游到娜扎的面前:
  “娜扎,你究竟藏到哪里去了?”
  “我一直在松江河呀,就在松江河秋沙鸭家族的一边……”
  “我以为你飞回到三道白河了呢?”
  “我怎么会呢?朋友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会丢下朋友不管。”
  娜扎显然是有一点不高兴,气喘吁吁地说:
  “迪力,你是不是一个冒失鬼?你看看,秋沙鸭妈妈正领着她的一群小宝宝从河里到河中央小岛上休息。你一个划水动作,就把秋沙鸭妈妈的孩子们的队伍给冲乱了……”
  迪力显然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反复摇动自己那双长长的喙,表示自己的鲁莽不对。
  “迪力,你既然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犯了错误,影响了秋沙鸭妈妈照顾她的孩子们,应该怎么办?”
  “我应该怎么办呢?”
  “你应该去主动和秋沙鸭妈妈道歉……”
  迪力这个时候,才明白:原来事情有什么严重!娜扎和迪力一起,快速游到秋沙鸭妈妈和她的宝宝们,所在水域。
  秋沙鸭妈妈正和小宝宝们,在河中间的小岛上休息。突然发现,刚才那只冒冒失失的小公鸭又来捣乱,就一下子朝迪力扑过去。
  霎时,河面上水花四溅,秋沙鸭妈妈用她那一双长长的喙,狠狠地朝迪力啄去。秋沙鸭妈妈一口,就把迪力身上的冠羽,叼下来一撮毛。顷刻间,河水中就浮动着一片黑色的羽毛。
  “秋沙鸭妈妈,饶……饶命啊……”
  “秋沙鸭妈妈,秋沙鸭妈妈,……手下留情!我们是过来向你赔礼道歉,不是来捣乱的。”
  “……”
  这时候,秋沙鸭妈妈才停下手,从河面上,放开对迪力的攻击,回到河中间小岛上。
  “秋沙鸭妈妈,刚才是我冒失打扰你和你的宝宝……我真心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希望秋沙鸭妈妈原谅我们——”
  秋沙鸭妈妈这时候,才长长地喘口气,说: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秋沙鸭其实都是一家人,只要是每年都到长白山水域来,无论我们到那条河,其实,都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秋沙鸭家族历来都是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这时候,又有一群中华秋沙鸭分别从两个方向飞过来,一个是从头道白河飞过来的迪力的妈妈,一个是从三道白河飞过来的娜扎的姐姐。原来,他们发现最近迪力和娜扎总是不知不觉就不见了!
  “这两个调皮的家伙,他们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呢?”
  迪力妈和娜扎姐从没有想到,两个调皮的孩子,飞到松江河中华秋沙鸭家园!
  
  秋沙鸭迪力的妈妈从头道白河飞过来的时候,松江河天色乌云密布,一场疾风暴雨即将到来。迪力妈不是第一次到松江河来了,可是,这一次却不同往次。她对长白山每一条适合中华秋沙鸭生存的河流和水库都到过,每年抚育秋沙鸭刚出生宝宝的时候,做母亲的都要拼尽全身的力气。他们几乎天不亮就要到附近几条河给秋沙鸭宝宝寻找食物,三道白河、古洞河、松江河、锦江和漫江,几乎每一天都要跑遍。如果不跑遍,就找不到足够十来只秋沙鸭宝宝的吃饱。如果秋沙鸭宝宝吃不饱,他们就不能健康长大。这样,到秋末冬初的时候,秋沙鸭宝宝就要夭折……
  “几乎秋沙鸭妈妈,每年抚育秋沙鸭宝宝的时候,体重都下降一公斤左右……”
  这是迪力经常听到他的兄长们和他说的。每年五月第二个星期日,这一天是人类母亲的节日,秋沙鸭们也会在这一天,把自己捕捉到鱼儿,用长长的喙,叼到秋沙鸭妈妈的面前,作为母亲节礼物送给妈妈。
  迪力十分清晰地记得,他和其它兄弟出生后第一个生日的时候,都争着抢着和妈妈要生日礼物。秋沙鸭妈妈因为孩子多,几乎从孩子们生日这天,天一亮,就开始四处奔波,为每一个孩子寻找到一条大鱼,作为生日礼物。
  直到有一天,迪力的哥哥提醒他,说:
  “迪力,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
  “好。我告诉你,明天是妈妈的生日!”
  迪力非常惊讶,总以为哥哥在骗他,说:
  “哥哥,你不会是骗我吧?妈妈也会有生日?”
  “迪力,秋沙鸭妈妈也是鸭呀……”
  迪力听了秋沙鸭哥哥的话,心中感到很惭愧。想着、想着,自己一双眼睛落下泪。
  从此以后,迪力在这一天总是要记住一件事:要把快乐送给妈妈,不能再让她为什么操心!
  迪力结识娜扎之后,他就经常和娜扎交流童年往事。每一次,他把自己和妈妈的故事讲给娜扎听,娜扎都感动的心里酸酸的。她从出生那天开始,就比其它兄弟姐妹小很多。
  有一次,自己因为贪玩儿,在暴风雨到来之前,没有赶上妈妈的队伍。没有办法,妈妈把其它兄弟姐妹,安置到一个可以躲避风雨的河中小岛上。然后,在暴风雨中,回到娜扎可能玩耍的小河中。
  当妈妈找到娜扎的时候,一场浑浊的山洪,呼啸着流淌进以往平静的河水中。
  危急关头,娜扎妈妈什么都顾不上来,和娜扎简单沟通一下,示意她赶紧跟着妈妈躲避山洪。因为山洪到来的时候,也是小秋沙鸭最容易夭折的时候……
  娜扎妈妈把娜扎,领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下来。
  ……
  这时候,娜扎的姐姐来寻找娜扎,正好和迪力的妈妈相遇了。
  “迪力妈妈你好!这一段时间你还好吗?”
  “娜扎姐,我还好。你妈妈,还好吗?”
  “妈妈还好。只是刚刚把我们是个兄弟姐妹带大,每天为我们寻找食物,早出晚归,十分辛苦……”
  一大一小两只秋沙鸭,一交流起来,总是有问不完的话题。迪力妈说:“我们中华秋沙鸭家族,已经在地球上生存几千万年了。如今,我们秋沙鸭家族成员越来越少,所以,我们选择适宜我们生存的地方,也越来越少……”
  “我听妈妈说,江西鹰潭龙虎山是我们越冬的家园,每年的冬天都要从北方沿着海岸线,飞回到遥远的南方去。”
  “孩子,你妈妈说的对。我们之所以,在每年的春天飞回长白山,是因为这里环境、水源和食物充足,可以保证我们在这里生儿育女……”
  娜扎姐点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她经过和迪力妈交流,才知道了中华秋沙鸭家族,应该拓展自己生存的家园,寻找更多地方。
  “迪力妈,我们一起去寻找迪力和娜扎吧。”
  “好啊,好啊……”
  当迪力妈和娜扎姐先后,飞到松江河、锦江和漫江,都没有发现迪力和娜扎的影子。那么,他们究竟飞到哪儿去了呢?
  他们开始去古洞河寻找迪力和娜扎,希望奇迹能够出现在古洞河。
  古洞河离松江河不是太远,但是,这条河水清澈见底,水域面积不是很大。在整个水域中,既有中华秋沙鸭,还有中华秋沙鸭的近亲斑头秋沙鸭。
  斑头秋沙鸭。是国内秋沙鸭中较小的一种。其嘴较扁蹼短,也是国内秋沙鸭中嘴型最短的一种。雄鸭除眼周、枕羽、背两翅大都灰黑色外,其余大都为白色。雌鸭头顶栗色,上体黑褐色,下体白色。
  他们在迁徙时,常栖息在长白山低山带的江河、沼泽、水库等地。尤喜在古洞河和二道白河等平静而小的溪流中活动。潜水性较强,但也在平静的水面上,随波荡漾。飞行迅速,无声,性机警。
  原来,迪力和娜扎听朋友说:
  “古洞河秋沙鸭,遭遇了一场劫难:一只狡猾的黑熊,经常在夜间从丛林里,偷偷摸摸来到古洞河撕咬秋沙鸭……”
  迪力和娜扎到了古洞河才知道,丛林里的两只黑熊,一只叫大黑,一只叫二黑。这两只黑瞎子嗜血成性,民愤极大。但是,做为秋沙鸭,因为体单力薄,如果不是大家团结起来,根本就斗不过大黑和二黑。
  “怎么办?我们如果和大黑、二黑明斗,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果我们想一个办法,让森林里的朋友们,帮助我们,估计大黑、二黑就不一定再敢欺侮我们了……”
  “在这丛林中,谁可以帮助我们呢?”
  “我倒是想起来一个朋友,虽然我们比我们还小,但是,他们的大军成千上万。”
  “你说是谁?是丛林中那一群马蜂?”
  “你太聪明了,就是长白山丛林中那些马蜂。他们看上去虽然小,但是,人多力量大。估计就是长白山丛林中的黑熊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
  这时候,迪力和娜扎的对话,还是被迪力妈妈给听到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游到迪力面前,说:
  “迪力,你好娜扎商量的对策,妈妈和娜扎姐姐都听到了。多少年来,我们秋沙鸭家族都惹不起黑熊。如果他们偷袭我们,一巴掌下去,就会把我们拍的粉碎……”
  “是呢。娜扎听姐姐的话,我们先回去,等我们秋沙鸭家族鸭丁兴旺的时候,再收拾大黑、二黑也不迟……”
  迪力和娜扎好半天也没有吱声,等迪力妈和娜扎姐姐不说话的时候,迪力说:
  “你想啊,我们中华秋沙鸭家族,之所以能够在地球上,生存数以万年,就是因为在任何危险到来的时候,都有智慧转危为安。这就是我们在地球上生存的法则,是秋沙鸭家族任何秋沙鸭都无能违反的法则……”
  “那好吧,如果我和迪力齐心协力,用我们秋沙鸭的智慧战胜长白山黑熊大黑和二黑,我们一定会早一点回到我们秋沙鸭的家园头道白河和三道白河。如果我们不能战胜我们的敌人,就请迪力妈妈和姐姐允许我们在长白山增强自己的能力,改变自己!”
  迪力妈妈和娜扎姐姐没有再说什么,他们希望看到新一代秋沙鸭,冬天到来之前,在长白山用自己的智慧书写最美的童话。
  
  为了能够智胜黑熊兄弟大黑和二黑,秋沙鸭迪力和娜扎,在长白山丛林中酝酿了很久。他们知道黑熊在长白山林区,是一个敢和东北虎对决的动物。黑熊看起来傻大黑粗,实际上在憨态的背后,充满着多端诡计。
  特别是大黑和二黑哥俩,从头道白河到三道白河十几里林区,臭名昭著。每年夏季,他们为了吃到更多的蜂蜜,不知道捣毁多少蜂巢。大家都知道,蜂巢无论对于野生蜜蜂,还是对野生山蜂来说,都是致命的。一旦黑熊把蜂巢捣毁,杀死蜂王,那么,任何一个蜜蜂家族都会因为没有了首领,而分崩离西,四处逃亡。
  大黑个子高高大大,身体滚瓜溜圆。身上常年披着一身黑色的绒毛外衣,每年在秋天的时候,身体上都蹭满了厚厚的一层松树油脂。身上的厚厚的一层油脂,就像古代征战的武士,身上那一层厚厚的铠甲,在争斗战场上,刀枪不入。
  二黑和哥哥比,个子稍稍矮了一截。看上去,也是长白山丛林中一个彪型大汉。只不过,二黑稍稍有一点智慧,如果在与丛林中其它动物交战的时候,如果偷袭不成,就落荒而逃。
  因为这样,二黑被哥哥大黑称作“熊蛋”。
  娜扎听秋沙鸭妈妈给他们兄弟姐妹讲过:三道白河岸上,过去居住着一窝丛林蜜蜂,人们习惯叫他们野生蜜蜂。世世代代都居住在长白山丛林,每年娜扎家族秋沙鸭,从南方一回到长白山,最先看到的就是自家的邻居野生蜜蜂家族。
  丛林蜜蜂春天太阳一把温暖带到长白山,阳光充足,天气晴朗的日子。丛林蜜蜂就三三两两,涌出蜂巢,除了家中留一些保卫蜂王的蜜蜂,其它丛林蜜蜂都会飞到丛林深处去采花粉。
  因为几只蜜蜂在早春盛开的花丛中采花粉,所以,丛林蜜蜂家族和大黑、二黑兄弟先是发生了口角。大黑以为他们身强体壮,力大无敌,就把采花粉的丛林蜜蜂驱赶走了。二黑一看哥哥和丛林蜜蜂发生了口角,就转身离开这里,寻找另外一丛青草,解决温饱问题。
  大约过了一段时间,本以为自己占了上风的大黑,正得意洋洋,开始用一双前爪捣毁丛林蜜蜂的蜂巢。他似乎低估了丛林蜜蜂的战斗力,正想着:
  “我哈,这次我可以吃到香喷喷的蜂蜜了……”
  “哼!黑小子,你想的到美!”
  丛林蜜蜂看上去身体很小,但是,一旦敌人来入侵丛林蜜蜂家园的时候,丛林蜜蜂都是大兵团作战。
  双方交战,没多久大黑就败下阵来。丛林蜜蜂作战对长白山黑熊经验丰富,即使黑熊凭借强壮的身体暂时占了上风,但是,激战时间一长,黑熊必败无疑。因为黑熊有勇无谋,丛林蜜蜂虽然不大,但是,他们有勇有谋。
  丛林蜜蜂从来都是先是弱智,最后,越战越勇,大家团结协作,用自己身上的毒针,狠狠地蛰杀大黑的鼻子、嘴唇和眼睛,这些地方都是致命的地方。
  二黑见大黑被丛林蜜蜂蛰的满地翻滚,慌慌张张,前来支援大黑。
  结果,二黑很快就被丛林蜜蜂战败,溃退逃跑:它的嘴唇被丛林蜜蜂,蛰的鼻青脸肿,眼睛也挨了不知道多少针。只见二黑和大黑一样,用双爪捂着双眼,仓皇而逃……
  大黑、二黑因为眼睛很快就肿胀的看不清丛林中的路了。他们在丛林中溃逃,大群的丛林蜜蜂在后面追。不知道什么时候,大黑、二黑慌忙中,跌了一个跟斗。大黑一倒,二黑一下子被大黑绊倒。“叽里咕噜……”这对儿黑熊兄弟,不知不觉就“咕噜”到了丛林中的一条河里。这条河就是秋沙鸭的家园,三道白河。
  大黑和二黑这一对儿黑熊兄弟,在丛林中一掌遮天。可是,他们一到河水中,就好像乌龟跳进了烧热的铁锅,不知道怎么活了。
  “秋沙鸭兄弟姐妹们,大黑、二黑落到我们手里了——”
  “有仇报仇,有冤申冤!上,兄弟们!”
  这一对儿黑熊正好中了迪力和娜扎设计好的圈套,本来,想通过丛林蜜蜂教训教训他们。没成想,他们自己寻死来了……
  这时候,正在清澈的河水中,捕食鱼儿的秋沙鸭们,一看大黑、二黑又到他们的家园入侵,大家一股脑,用自己的一双长长的喙一口、一口叼着入侵者的黑毛,用力往下拽。
  活生生拔毛,大黑、二黑怎么受得了?
  “哎幺……哎幺……”
  “痛死我了!——饶命啊!”
  “……”
  大黑和二黑被娜扎家族,十几个成员,一阵群殴。慌乱中,两只黑熊因为双眼已经被丛林蜜蜂毒针蛰的睁不开眼睛。他们倒在水中,“咕噜、咕噜”喝一肚子清水。
  这时候,秋沙鸭迪力勇敢地冲到大黑面前,一下子用他的喙,衔住了他那一双长长的大耳朵。
  “哎幺……哎幺……饶命啊——”
  “饶命?!……你们见利忘义,罪有应得!”
  迪力说完,又狠狠地啄了大黑的眼睛。如果不是丛林蜜蜂毒针蛰的大黑、二黑眼睛肿的只剩一道缝儿,说不定秋沙鸭们早就把他眼睛啄瞎了。
  娜扎这时候,正和秋沙鸭兄弟们,在全力攻击二黑。这时候,狡诈的二黑已经连连求饶了。
  狡猾的二黑边很快就撤退到了三道白河的边缘,一股急劲一下子挣扎上了岸。这时候,秋沙鸭们才对他住手。
  就在迪力和娜扎协同秋沙鸭家族共同,报复大黑和二黑的时候,迪力的妈妈和娜扎姐姐正好也赶到了这里。
  不知什么时候,长白丛林中,传来一声声东北虎啸。凄厉的虎啸声,把附近的动物吓的纷纷躲避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大黑趁这功夫,也像他的兄弟二黑一样,仓皇地套入长白山森林灌木从中。
  迪力妈妈看到罪恶的大黑、二黑,渐渐消失在丛林里。十分欣喜地点点头,对迪力和娜扎说:
  “孩子们,我从你们身上看到秋沙鸭的未来,保护家园是我们每一个秋沙鸭的责任!”
  “是呢,娜扎,你和迪力都最棒的!你们是秋沙鸭家族的骄傲——!”
  这时候,迪力和娜扎已经游到三道白河深处。他们商量着,他们不再回到各自家园,而是,成双成对儿再回到松江河。
  回到松江河,迪力和娜扎会到一个陌生的水域,开辟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园。
  因为他们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长大!
  
 六
  秋沙鸭迪力和娜扎告别了迪力的妈妈和娜扎的姐姐以后,迪力和娜扎都对亲人们说了一句话。
  迪力对妈妈说:“再想我们的时候,就到松江河吧。如果我和娜扎不在松江河,就会在古洞河、锦江或则是漫江……”
  “是的,姐姐。请你会三道白河一定告诉妈妈,你说娜扎挺好的。等我做了妈妈后,会领着秋沙鸭宝宝回去看妈妈和兄弟姐妹们。”
  依依惜别亲人后,迪力和娜扎就乘着春天的风,在水面上滑行一段后,扇动两只翅膀,一跃而起,直冲云霄。
  迪力和娜扎肩并肩在天空中飞行,他们似乎都对从小长大的两条河有一些留恋。
  “娜扎,我们不知什么时候,再回到自己的家园,再回到妈妈和兄弟姐妹的身边?”
  “迪力,你一个男子汉,怎么还婆婆妈妈的了?”
  “好,我们到松江河捕食那河流的大鱼,早一点长大成人,好有能力去消灭秋沙鸭家园的那些坏蛋——‘绿绳子’!”
  “不仅仅有一个‘绿绳子’,秋沙鸭家园最危险的坏蛋你知道是谁吗?”
  “知道啊,不就是那个火狐狸吗。那个坏东西太狡猾了,只要我们秋沙鸭家园,有他在一天,秋沙鸭一天就不会有安宁……”
  这时候,娜扎面前浮现出秋沙鸭父亲,为了掩护三道白河秋沙鸭家族,在危险到来的时候,和秋沙鸭的敌人火狐狸拼死斗争的一幕幕往事:
  娜扎依稀还记得自己的父亲是我兄弟姐妹的榜样,当危险到来是时候,他总是舍生取义不惜牺牲自己。
  那一次,狡猾的火狐狸在夜里来河里,偷袭秋沙鸭宝宝的时候。爸爸为了保护自己儿女,奋不顾身朝前来偷袭秋沙鸭宝宝们的狐狸扑去。
  身单力薄的爸爸和狡猾的狐狸拼死斗争中,遍体鳞伤,头破血流……
  正在爸爸和火狐狸缠斗的关键节点,本来和十几只秋沙鸭宝宝隐蔽在河中心一个小岛上的妈妈,把十多只宝宝安置后,对火狐狸发起了突然袭击。
  火狐狸因为被秋沙鸭妈妈从背后突然袭击,他一下在滑倒在三道白河深深的河水中。趁此时机,原本处于劣势的秋沙鸭爸爸,只身潜入书中,顺势对火狐狸发起攻击。秋沙鸭爸爸用他那宽厚有力的喙,死死地拧住了狐狸的左眼。火狐狸因为突然收到攻击感觉到疼痛,就拼命用一只爪子保护自己的眼睛。
  这时候,秋沙鸭妈妈,也从不远的水面上,像一只离弦的剑一样,十分精准地朝狐狸的右眼啄去……
  秋沙鸭妈妈知道面对黑熊这样的强敌最好的办法,就是啄痛他们的眼睛!
  因为有了秋沙鸭爸爸和妈妈,秋沙鸭宝宝才最终从从狐狸的嘴里脱险。
  “从狐狸嘴里脱险的是哪位秋沙鸭宝宝呢?”
  “没看出来吧,从秋沙鸭嘴里死里逃生的秋沙鸭宝宝就是我呀——”
  “娜扎!你是我们秋沙鸭家族的骄傲。”
  迪力一边赞美娜扎,一边把庞大的身躯,紧紧地靠近娜扎。不经意间,迪力一个猛子扎进松江河里。不一会儿,迪力从水底浮上来,十分欣喜地告诉娜扎,说:
  “娜扎,我猜我在水底发现了什么?”
  “一条又肥又大的鱼……”
  “不是!”
  “那是什么?”
  “圆圆的月亮……”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香港马会资料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