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首页 > 作品 > 短篇小说 > 正文
原载于2019年4期《湛江文学》
 

雪野

 
张艳荣
  大雪覆盖着小兴安岭,1938年的冬天,抗联进入了最艰难的时刻,被日军围困在山上。
  鬼子咬牙切齿了一夏天,就等着大雪封山,把抗联冻死、饿死,干净彻底地消灭东北抗日队伍。战士们饿的吃树皮,可伤员不行啊。管伙食的战士,时常商量着下山弄点粮食,给伤员熬点米汤,增加点营养。可是日军在各个山上巡逻,到处围剿抗联。管伙食的是四个女人,还有一个算不上是女人,应该是女孩吧,只有14岁,她叫小英。
  现在,山上一粒粮食也没了。有的伤员,已经绝食。他们认为自己负伤,给队伍添累赘,就是吃了粮食,也是要死的,莫不如省下粮食给健康的战士吃,有劲,好打鬼子。管伙食的几个女战士,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但没办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小英看管伙食的班长姐姐急得团团转,小英忽然想起爹跟她说的秘密。
  兵荒马乱的年月,小英父亲以防万一,留个后手,把一些粮食藏在自家大地的地窖里。地窖在山脚下,那有一片柞树棵子。地窖口上面搪着木板子,上面培了些土,土上面长些杂草,已经和这片山林浑然一体了。山林的边上就是小英家的大地,种黄豆和棒米。小英参加抗联时,父亲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她,真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到这个地窖来拿粮食。
  小英就跟班长说,班长姐姐,我带你去整粮食吧。
  班长嘁了声说,就你这小屁孩,整粮食?你做梦呢吧。
  另一个姐姐说,备不住这孩子饿蒙了,说胡话呢。
  小英着急啊,说我真能整着粮食。
  班长说,咱们根本接触不上老百姓,鬼子归屯并户,把老百姓赶紧人圈,专门有日军看守。
  小英瞪着眼睛,天真地说,咱们不用进屯子。她眼睛转了两圈,神秘地搂着班长的脖子,趴到班长耳朵悄悄地说,班长姐姐,我偷偷告诉你,你不能对别人说啊,你保证。
  好,我保证。班长也就是哄孩子高兴吧。
  小英趴班长耳朵上叽叽咕咕说了半天,然后,倒背着手看着班长,歪着头,那意思,班长,你看怎么样?
  班长也看着小英,惊喜加错愕,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诱惑太大了,这粮食整来,得救活多少人命了啊。
  小英看班长不说话,光看着她,以为班长不想去。她就摇着班长的胳膊,去吧,班长姐姐,伤员哥哥快饿死了,我也快饿死了。我爹给我留的后手。
  去,我们去。班长抓住小英的手,小屁孩,办大事。但你不能去,今年雪大,都没膝盖了,你走不动。再说太危险了,到处都是鬼子巡逻队,搜山队。
  小英把小腰板一挺,我不去你们找不到地方,没事,我指定不让你们落下,我能走。
  班长考虑再三,行,带小英去。她向上级领导汇报了此情况,上级领导勉强同意,派一名男战士,跟她们四个女兵去。呵,这次下山整粮食,小英带路。小英可神气了,腰板拔溜直。
  他们出发的那天天空特别晴朗,太阳照的雪地银光闪闪,晃的人睁不开眼睛。高高的杨树上,长着一簇簇冬青,红艳艳的。没见到冬青的人,从字面上看,以为冬青是青色的。是有青色,是冬青的叶子。叶子很厚,大拇指肚那么大,饱满的,掐一下出水。这样青色的叶子中间簇拥着红色的小豆豆,有黄豆粒那么大,一簇簇的,像树上开出的大红花。但冬青不能吃,如果手脚冻了,可以把冬青熬成水洗。这样洗几次,就能好。小英看到树上的冬青,红艳艳的,迎着太阳,她的心里也敞亮多了,她几次想上树,把冬青採下来。都被班长拉住,说你再不听话,就把你撵回去。小英真的很快乐,整天跟着抗联在山里钻,浴血奋战。今天,跟姐姐们出来,就像是去赶集,快乐的像放飞的小鸟。
  小英撅着嘴说,我想摘下来,回去给政委熬水,泡手。看她那手冻的,都是紫包。
  班长连哄带吓唬,可是,我们今天是执行任务,你爬那么老高,万一被鬼子看见怎么办?我们要时刻提高警惕。
  小英伸下舌头,扮个鬼脸。
  雪很深,上面还有一层硬壳,一脚迈进去,拔出脚都费劲。别看有太阳,天嘎嘎冷,这叫嘎巴天。小英有些走不动了,再说,早晨出来的时候水米没打牙。刚才的兴奋劲过去了,像个倦怠的小猫,赖叽叽地跟在姐姐们的身后。
  班长停下脚步,等着小英。拉着她的手说,英啊,累了吧,姐拉着你。你可不能拉松套啊,也许呀,我们到了你家大地,没准你爹你娘就在大地里等着你呢。
  小英眼睛就亮了,说真是的呢,我娘会算。真的,姐,我没糊愣你。俺家邻居李大娘家老抱子,领着一窝小鸡崽,不是丢了吗。给我李大娘心疼完了,愁得吧,光抽烟不吃饭了。完了,我娘就掐着指头算,说你家老抱子领着一窝小鸡崽,在南下坎柳毛子里转悠呢。你猜咋的?我李大娘一找一个准。那你说我娘都能算出鸡崽子在哪儿,那我这人崽子她能算不出来呀?
  班长笑着说,能,指定能。
  小英哭叽地说,班长姐姐,我想我娘了。
  班长说,英啊,你是抗联战士了,不能这么赖叽叽的。
  嗯,小英握着拳头,我要坚强。
  越走雪越深,小英本来就瘦小,一脚迈进雪里,快没头顶了。好不容易走出雪深的地方,天又刮起的小风,别看风不大,但风硬,打在脸上,像刀刮。他们正顶着风前行,忽然,听到了沙沙声。班长做个停止前进的手势,大家就地卧倒。果然是鬼子,能有二十多个。鬼子已经发现他们了,像黄鼠狼似的向他们窜上来。这时候,鬼子没开枪,他们就想抓活的,想从活人嘴里抠出,大部队藏在哪里。
  班长对趴在身边的小英说,英啊,无论如何,你不能死。因为你知道粮食在哪。哪怕你能背回去半袋米,也能救活不少人啊。记住,你不能死,遇到情况要机智勇敢。
  嗯,我不死。小英握着枪说。
  鬼子不放枪,也不喊话,就向他们隐蔽的方向前进。
  班长想鬼子一定是发现他们了,但狡猾的鬼子不开枪,不说话,是想给他们一个错觉,没被发现,继续隐蔽。那样,何其危险啊。班长果断做出决定,说你们保护小英向后撤,我掩护。
  其他四个人,匍匐着向后爬,爬出一段距离,猫腰开始跑。鬼子开枪了,班长也开枪了,枪声响成一片。小英听到枪声里夹杂着班长的喊声,小英,快跑。
  拼命地跑,拼命地跑。小英都不知道腿是怎么捣腾的,就跟不是自己的腿了,她就在雪上飞了。她不敢回头,她怕枪声,怕子弹,怕一回头,鬼子就把她抓住。或者一回头,鬼子的子弹打中她的眼睛。她怕极了,她要找娘。想跟娘说,她害怕,她饿,她冷。突然枪声停了,可小英的脚步不敢停,她的耳畔总在响,小英快跑。她知道,跑的再快也跑不过子弹,前面一片树林,比别的地方密实。她一头扎进树林,累的,呱唧,趴地上。雪把她埋了,好软啊,像娘刚絮的棉被。她闭上眼睛,想睡觉。她的腿在哪儿?累麻木了,已经失去知觉了,实在跑不动了。班长姐姐,让你失望了,我要睡了。
  小鬼子,你们放开我,呸,你们这些畜生。
  这是班长的喊声,小英激灵一下,她支楞着耳朵听,是班长姐姐。她被鬼子抓住了。她抬头,她不能在这等死。对面一颗大树,有脸盆那么粗,有个树洞。对,钻树洞里。这样的树洞,往往住着熊瞎子,在里面猫冬。她要是钻进去,不得被熊瞎子舔了?唉,管不了那么多了,先钻进去再说,看谁能先把谁挤出来。小英向树洞爬去。幸亏她身形瘦小,刚刚挤进洞里。虚惊一场,没有熊瞎子。外面的风嗷嗷的,这山上,说刮风就刮风。多亏了刮大烟泡,把雪地的脚印都刮平了。一会儿,洞口就堆满了雪。她听到了凌乱的脚步声,踩的雪咯吱咯吱响。
  班长被鬼子推搡着,问她,你的人有跑的吧?班长这一路上环顾了,都死了,就是小英跑了。但她心里有数,这孩子太小了,力气也小,她跑不远,八成猫哪儿了。她说,一个也没跑了,都让你们打死了。
  鬼子不信,毒打她。有几个鬼子淫笑着,撕她的衣服。
  小英都听到了,她听到班长喊叫。她听到了衣服撕开刺耳的声音。班长只有23岁,是个大姑娘。夏天到河边洗澡,班长都不下水,她害羞,穿着衣服,把手巾伸进衣服里擦。小英差点哭出声,她真想冲出洞,救班长姐姐。小英第一次来月经,吓哭了。是班长姐姐安慰她,搂着她说别怕,这是好事,你长大了,成人了。班长把她不舍得用的卫生纸给小英用了,那是政委从佳木斯带回来的。
  小英哭着说,我不想成人。
  班长说傻妹妹,都要成人的。你是早了点,看得出,你家的生活富啊。小英家算是富裕人家,家里种着几十垧地,冬天农闲的时候,父亲去佳木斯跑点小买卖,倒腾点兽皮山货啥的。鬼子来了,一切都变了,父亲被鬼子打折了一条腿。
  班长知道小英就在不远处藏着,有几只鸟从树梢飞过,班长看着小鸟,哭着喊,山上的小鸟啊,你展翅飞吧,飞得越远越好。等春天来了,这里开满了达拉香花,那就是我,把我採回家。班长趁鬼子不备,一头撞上对面一颗松树,鲜血染红了松树,也染红了她的脸。
  小英听到了撞树声,又听有人说,撞死了。小英使劲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她不能出去,发生任何事情她都不能动,班长姐姐临死喊着小鸟,就是对她的命令。她要活着……班长姐姐是共产党员,她这话就是命令,我一定要完成任务。
  咯吱咯吱的脚步声,就在树洞周围响。她从洞口的缝隙,看见了鬼子的大皮靴。
  听见有个人说,这个人指定是汉奸。他说,太君,你看她肚子里一点粮食都没有,只有树皮。这是饿的,想下山整粮食。他们都死了,太君咱走吧。
  小英倒吸口凉气,鬼子把姐姐的肚子挑开了。
  听着脚步走远了,小英才从洞里出来。她扑到班长身上,压抑着,默默流泪。她把班长的衣服穿整齐,棉帽子戴上,用她的花手绢,盖上班长的脸。把雪堆成一座坟。她把边上的树枝折断,作为标记。完成任务,她回来找他们。这时候,天擦黑了,她要继续赶路了。这回,任务她要一个人完成了。她约莫着金满屯的方向,前进。
  夜黑的,走着走着撞树上。风嚎叫了,传来远处的狼嚎声。小英吓的,想大哭。可是,她告诫自己,不哭,眼泪也是能量。她在夜里狂跑,不敢停下来,总觉得狼在后面撵她。天刚放亮的时候,她停下来喘口气,想辨认下方向。突然被绊倒了,低头看是啥,妈呀,是人。是跟她一起来的战士。可怕的是,肚子被狼掏空了,雪地殷红一片。小英吓筛糠了,哆嗦成一团。要命的是,她跑了一宿,从起点,又回到了起点。往前就看见她埋班长的地方了,雪坟茔刮平了,但折断的树枝在那呢。哎呀,麻达山了。她站在折断的树枝跟前,辨认着方向,她又开始行军,总得走啊。
  也不知走了多远,饿的受不了了,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她觉得,饿的眼睛冒绿光了。变成狼的眼睛了,她能看见雪下面的东西,看见了,黑湖的。她的两只手也像狼爪子,快速地扒拉着。呀!是食物,找到了。是一只死老鼠,可真大呀,有黄鼠狼那么大。看,我的眼睛尖吧。
  小英得意,兴奋,可是,这个老鼠可够埋汰的,它自己的粑粑和尿都冻在毛上了。小英简单地摘吧摘吧,拿出火柴,捡些干树枝,点着火就烤着吃了。味真香啊,嗯,来一口,呵,香,还有点苦了吧唧的。吃,吃了才有劲。每个抗联战士,都随时携带着火。她胡乱地吃完,觉得身上暖和了。她辨了辨方向,金满屯,在那个方向。
  不知走了多远,也不知走到哪了。白茫茫的,到处都是雪。金满屯啊,我的家,你在哪呀。小英急的又快哭了。远远看见一队人马,她以为是自己的部队,她喊了声,声音太小了,饿的、累的,已经喊不出声了,风又大。她只好加紧脚步追赶部队了。风刮的睁不开眼睛,恍惚间,风刮到她脚下一片皱巴巴的白纸。这个她认识,卫生纸,班长姐姐不舍得用,给她用了。这不是简单的卫生纸,有情况。老百姓和抗联没有人用这种纸的,佳木斯有卖的,屯子里没有。只有鬼子用,抗联哪有纸啊,写字都用树皮。说明,前面的队伍是鬼子。小英把枪从肩上拿到手里,端着,慢慢往别处走。没走几步,猛然,迎面出现一个鬼子,突然从地上站起来。鬼子和小英,四目相对,都懵住了。小英端着枪,鬼子也端着枪。小英本能地开枪,急死了,居然是臭子。鬼子也开枪了,但没打中。小英磨身就跑,她不能捋着直线跑,拐弯抹角地跑。鬼子在后面追,不断放枪。小英跟头把式的在前面跑,筋疲力尽。她想这回完了,没冻死,没饿死,没让死老鼠毒死,却要死在这个小鬼子手里了。班长姐姐,我辜负你的希望了,我对不起伤员。爹,娘,救我呀,女儿不想死。
  山神爷眷顾小英啊,天空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飘飘洒洒。嘻嘻,小英真想在大雪里拧秧歌。这回借给鬼子两只眼睛,他也看不见小英在哪呀。
  终于甩掉了小鬼子,小英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走。跑到一条小河边,河水冻的岗岗的,但冰面靠岸边,有溢出的水,这水永远冻不实,总那么汪着,结着冰碴。当地人叫淹流水。小英蹲在河边,喝淹流水。忽听到对岸柳毛子里,有人说,同志们,起队了。一听同志两字,小英的眼泪夺眶而出,终于找到自己人了。小英哇哇大哭着,奔过河去,一头栽倒在一位抗联叔叔的怀里。
  等小英从昏迷中醒来,抗联叔叔帮她继续找金满屯,找粮食……
  天空还飘着雪花,这无边无际的雪野呀。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香港马会资料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