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首页 > 作品 > 短篇小说 > 正文
原载于2019年第4期《鸭绿江》
 

博弈

 
尹守国
  放学的路上,李壮说王熙欺负他了。老李问咋欺负的?李壮说把他的溜溜球给扔了。老李问因为啥?李壮满脸委屈地说:“他说我的溜溜球不好,拿这么个破玩艺,还想参加比赛!”老李沉默片刻,突然吼道:“他扔你的,你就不会扔他的?给他扔到楼下去!”李壮小声地嘟囔:“我都抢到手了,没敢扔,他的溜溜球一百多块钱呢!”老李愤然地说:“你个完蛋玩艺!一百多块怎么了?摔碎了,大不了爷爷赔他一个!”李壮听后竟然“嘿嘿”地笑起来。老李问他笑啥?李壮说:“赔他一个,还不如给我买一个呢!”老李想想也是这么个理儿,领起李壮直接去商店,买了个最好的,花去一百六十多块钱。在回来的路上,老李还嘱咐李壮,好好练,争取在比赛时,超过王熙!
  别看只有这么一个孙子,老李并不惯着他。只要李壮跟同学吵架,老李都是首先在他身上找毛病。就算李壮百分之百地有理,他也教育孙子要宽以待人。这次如果不是王熙,他还会那样做。换句话说,老李能宽容所有的孩子,唯独不能宽容王熙。
  王熙是地税局王局长的孙子。当然,王局长是以前大伙对他的称呼。退休后,大伙都叫他老王了。在这个院内,当面还称他为局长的,只有老李。其实从内心里,老李也早想改口,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现在他已经不再担心老王会怎么想,只是怕大伙说他势利,甚至说他忘恩负义。
  老李和老王都是当兵的出身,那时他们还是小李和小王。小李是汽车兵,小王是炮兵。在转业前,小李已经是排长,小王只是个班长。回到地方后,两人都被安置在市地税局。小李给局长开小车,小王在行政处当办事员。他们都在局里吃食堂,住单身宿舍。他们俩同岁,小李比小王大四个月,从相识的第一天起,小王管小李叫李哥。
  开始时,小李显得比小王牛B,天天跟着局长走南闯北,有酒喝,有烟抽,还经常拿回些纪念品或土特产。可两年之后,不知道怎么搞的,小王居然成为局长的姑爷了。之后,他的身价倍增,先是行政处的副处长,又是主管行政的副局长。小李虽然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老师傅,说白了,还是个司机。等到老局长退休后,老王接任局长,老李便给老王开车了。
  因为都是老同事,彼此熟悉到谁身上哪儿有个痦子都知道,当上局长的老王并没拿老李当司机,还当他是老哥们。老王用车时,总是很客气地说:“哎,李哥,和我出去办点儿事。”老王想让老李送他回家时,也是笑着说:“李哥,回家吗?蹭你个车呗!”每次老王在下边单位得了东西,至少分给老李一半。有时候,他还开玩笑似地说:“你家的穷亲戚多,全指着你周济,都拿去吧。”
  正因为老王待他不薄,老李从内心里觉得更需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为了维护局长的尊严,特别是在跟前有人时,老李对老王显得毕恭毕敬。每次上车前,都替老王拉开车门,并郑重地说:“局长请。”开始老王还不习惯,说在单位叫局长也就罢了,在私下别这样叫,显得分生。可老李害怕在私下里还和以前那样称兄道弟的,哪天不留神,在单位里也顺口吐噜出来。这样坚持一段时间后,两个人都习惯成自然。老王也不再称老李为李哥,而改成老李了。
  老李和老王都住在地税局家属楼内,早上一起上班,晚上一起下班,一个开车,一个坐车,几乎是形影不离。这样,两家的女人自然也是越走越近。有时老王的媳妇找不到老王,就去找老李的媳妇打听他们去哪儿了。反之亦然;老王无意中说到想吃什么可他那位“大小姐”的老婆不会做,老李就让他老婆做好后送过去;老王的媳妇也总把刚上身一两次就嫌过时的衣服给老李媳妇,说:“嫂子,你不嫌乎就穿,嫌乎就送给农村亲戚。我家连个农村亲戚都没有,也没处送。”老李媳妇则如获至宝地说:“这么嘎嘎新的衣服,我才舍不得送人呢!”赶上个节假日,两家子还一起开车出去玩儿。所产生的费用,能报销的,老李出面找老王签字,由单位报销了;不能报销的,自然是老李暂时垫付。赶上修车换件的时候,从那里边加出些费用来顶平。
  两家的儿子从光腚时,就在一起玩。后来又一起上学,在同一个学校。老李送李保国上学时,顺便把王跃进也捎去。或者,老李奉老王的指令去接王跃进时,把李保国也接回来。这样,两个孩子也与他们的父亲一样,基本形影不离。他们在一起玩,在一起写作业。赶上谁家饭熟了,便在谁家吃。甚至与同学打架时,俩人都一起上手。反正不管哪个孩子惹出麻烦,基本都是老李出面处理,这与两个人共同惹出麻烦没多大区别。直到上高中后,他们才不得不分开。王跃进考上一高,是全市的重点学校。因为晚上还要上课,学校要求学生统一住校。只有周日下午放四个小时的假,回家拿些换洗的衣服。李保国考上的是三高,是一所普通学校。每天正常的上学放学,见星期天就休息,吃住在家里。两个人想见上一面,只有在星期天的下午,李保国去王跃进的家里。
  三年后,王跃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省属警官学校,而李保国却什么都没考上。老李思谋再三,决定让儿子重走他的路,去当兵。并且反复地嘱咐他,一定在部队里学会开车。那时的老李,仍然认为司机是个不错的职业。转业时,老李托老王帮忙,花了点儿钱,把儿子安置在市公安局。虽说也是开车,但穿的是警服,开的是警车。当时老李可谓心满意足。甚至还偷偷地对老婆说,王跃进大学毕业后,也不过如此罢了。
  果然,读完四年大学的王跃进,也被分配回市公安局,在一个分局的派出所任副所长。看起来,与李保国的确没多大区别,穿戴相同,都是起早贪黑地工作。可五年后,王跃进被提拔成刑警大队的队长。等王局长退休时,王跃进已经是市局的副局长。因此很多老同志都跟老王开玩笑,说他们是局长之家,退休一个,提拔一个,生生不息。
  看着王跃进一路“跃进”,老李开始也是挺高兴的。毕竟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管他叫起大爷时,特别亲切,好像是亲大爷一般。另外,他发达了,对于从小的哥们李保国,也能给以适当地照顾。老李还时常提醒儿子,说老王家对咱们不薄,要懂得感恩;别看你们是从小的哥们,但现在人家是领导,在单位里,要自觉地维护领导的威信;特别是有了好东西,不能独享。人家也许不在乎你那点儿玩艺,但那是一份心情,也是一份交情。只有时时地让人家感受到你的好,人家在有好事时,才能自然而然地想到你。李保国遵循着父亲的教导,不管是在单位还是在私下,也改口管王跃进叫局长了。他出差时,不管带回什么稀罕物,到家后立即分成两份,给老王家送去一份。他不抽烟,偶尔获得一两盒好烟,也打发李壮给王跃进送过去。
  当上副局长不到一年,王跃进就调李保国给他当专职司机。在大伙看来,这的确是对李保国的照顾。给领导开小车,怎么也比开警车要强得多!且不说能得什么额外的好处,至少是不用值夜班,不用随时待命准备出警,也比开警车少了些危险。当李保国把这件事当成好消息乐颠颠地告诉他爹时,老李并没表现出喜悦来,他只“哼”一声,表示知道了。他在心里暗暗地叫苦:“他妈的,看来我们老李家这是欠他们老王家的!老子伺候人家的老子,儿子还要伺候人家的儿子!”也就是从这时起,老李的心理有了些不平衡,不但看到老王局长和小王局长来气,就连看到王熙也来气!
  整天都闷闷不乐的老李还真把李壮他们学校组织的这次溜溜球比赛放到心上了。以往他去学校接到孙子,立即领回家,经管他做作业。现在则在路过健身园时停下来,他坐在椅子上,逼着李壮练习一个小时的溜溜球。以往孩子玩这东西,都是偷偷摸摸地进行,也只是个玩,不专心。变得光明正大以后,必然比原来用心。特别是边上有了观众,有个什么失误,孩子总是抬头瞅爷爷一眼,似乎非常歉意的样子。有时候,李壮练烦了,不愿意再练,便提醒爷爷,说老师留的作业还没做呢!老李则笑着说:“没事的,咱们一样一样地来。先把比赛这关过了,以后再挤玩的时间去补耽误的功课。”
  经过二十多天的集训,更主要的是所使用的溜溜球质量上乘,李壮的玩技大幅度地提高。比赛那天,老李又亲自去学校为孙子助阵。比赛的规则是在五分钟内,中断的次数少并玩出的花样多者为胜。李壮也真争气,一次也没中断过,且花样也不比别人差,这样便一举拿下年级组的第一名。而王熙,只得了个第四名。前三名有奖品,李壮得了一支钢笔和一个日记本。最让老李解气的是孙子拿到奖品时,竟然转身冲着王熙晃了晃。看到王熙撇撇嘴、把头扭向一边的瞬间,老李真后悔没约老王一起来。早上,他还真想去约上老王,只是不确定李壮是不是能超过王熙,担心一经结果相反,老王又会在他面前趾高气扬好几天。
  带着一份喜悦和一丝遗憾,在放学时,老李打电话告诉老伴中午不回去吃饭了。他领着孙子去了饭店,要了两个炒菜和一斤饺子。他要了一瓶啤酒,给孙子要了一瓶饮料。席间,爷俩频频碰杯,以示庆贺。最后老李明确地告诉李壮,以后不管是学习还是各项活动,只要超过王熙,就算好样的。
  从孙子的成功中获得快乐后,老李也开始寻求自己的快乐。他知道论地位论工资自己都不可能超越老王,而且是永久性的,只有在下棋这件事上,应该可以。他和老王都嗜棋如命,从年轻时,一路博弈过来。他的棋艺应该是略高于老王,只是在以往下棋时,特别旁边有观棋者,他总是故意让着老王点儿,这也算维护局长尊严的一种形式。所以这些年,老王与他下棋,基本上保持着必胜的记录。
  老王习惯于用“炮”,认为“炮”的好处在于以静制动,不必寻找战机,只要预放在合适的地方,不管是自己还是对方的棋子,只要运动到“炮架”的位置上,都可以为他所用;不像“车”那样,满世界地乱跑,看似很勇猛,一经不注意,落到“炮眼”上或者踩到“马脚”上就完蛋了。所以老王总说“炮”比“车”厉害。
  老王对其他人这么说,也许没人在意。可对老李这么说,他心里总是疙疙瘩瘩的。他承认就生活中的自己而言,汽车兵的确没干过炮兵,自己“奔波”这么多年,不如老王找个“炮架”老婆。可棋盘上,他不承认这点儿。他还是喜欢“车”的那种直来直往,勇往无前的感觉。他决定必须从棋盘上找回“车”的尊严,也找回自己失去的尊严。是的,也只有在棋盘上,就算杀他个措手不及,杀他个片甲不留,老王都是有苦难言,别人也不会产生什么非议。
  可老李又觉得自己示弱这么多年,突然强势起来,还是有些不地道,还会被人误解。至少让人发现他以前是伪装的,是为了讨好领导。顺着这个逻辑,人们还会认为现在老王退休了,他便拿人家不当回事了,仍然有忘恩负义之嫌。他冥思苦想了两天,终于想到一个策略。他先去书店买回一本棋谱,只要下楼时,都拿在手里,时不时地翻看几眼。而且越是人多时,越显得聚精会神。这样没用几天,小区里的那些喜欢象棋的老头,都知道他在研究棋谱。当然,同样喜欢象棋的老王也知道了。
  这天,老李从阳台上看到老王和老赵在小区的凉亭里下棋,边上还有七八个看热闹的。他赶忙下楼,也凑过去。当时老王连胜三局,老赵有点输急眼了,看到老李,像见到救星似的,让他来杀杀老王的锐气。老李谦虚地说:“我哪儿是局长的对手,这些年也没赢过他。”老王听后先“呵呵”地笑两声,说:“你不是在研究棋谱吗?试试呗,也许管用呢!”大伙也在旁边撺掇,说只有理论结合实践,才能有进步。老李又客套两句,说他本来悟性就不好,现在记性又差,看这些天,也没记住几招,就当是向局长学习了,这才“犹抱琵琶半掩面”地坐下来。
  在排兵面阵时,老李采用的是“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的战术,用他的“炮”把老王的“炮”盯得死死的,形成一副以命相博的态势。而他的双“车”撵着老王的一匹“马”儿四处奔跑。老王为了救马,忽略前来堵截的“车”已停在“炮架”的位置上。“马”是逃脱了,可老王的“炮”被老李干掉一门。
  按照以往的习惯,老李会把战利品捏在手里,而这次,他把缴获的这门“炮”顺手递给老王,还略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在边上观棋的老赵看出门道,激动得连喊两声“好”之后说:“好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啊!”老王看一眼棋盘又看一眼手中的“炮”笑着说:“这真是厨师不看菜谱改看兵法了!”他的这句话,虽说是套用赵本山小品里的台词,是在开玩笑,可在老李听起来,这是从骨子里没瞧得起他,认为他一个司机就不应该研究棋谱。老李也看一眼棋盘并指着老王手里的“炮”说:“局长,你这炮兵当的不怎么地啊!把打仗的家伙式都丢了!”
  接下来,老李用他的两门“炮”夹击老王的另一门“炮”。老王显然是很在乎老李刚才的话,在不停地躲避着。几步之后,炮是安全了,可把“车”暴露在老李的“车”前,被老李轻松干掉。老赵又喊了两声“好”并解说道:“这招叫声东击西,与刚才那招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个老赵退休前是电视台的副台长,主持过五届市里全运会的转播。什么事让他一说,不仅形象生动,还有了理论的高度。老王不再看棋盘,而是抬起头来,盯着老李的脸,像是问老李,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这棋谱真这么灵啊!老李只好摇了摇头,略显腼腆地说:“别听老赵瞎扯,我这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他的本意是想安慰一下老王,可话出口后,看到老王的脸上闪现出一丝愠色。他赶紧低下头,仓促间,把刚过河的一枚卒子往前又推了一步,却正好推到老王的“相眼”上,被人家给“飞”掉了。从老王的“相”砸在“卒”上边的响声中听得出来,老王仍然是余怒未消。这要是放在以前,惹了领导不高兴,自己还能高兴得起来?但今天,老李内心是兴奋的。他只是提醒自己,下手可以狠点儿,但说话一定要软。又走了几步,他把“炮”口顶在老王“帅”的脑门上,笑着说,局长,该你走了。
  第一局轻松拿下后,老李还是没敢乘胜追击。在第二局布阵的过程中,他故意送一匹“马”给老王杀肉吃了。这样,老王也恢复了原来的气势,连续地跟他对掉两个“车”后,一个连环炮,把老李僵死了。老赵不无惋惜地说老李这是放松了革命的警惕性,鼓励他要戒骄戒躁,最后一局定乾坤。
  在老李看来,能与老王打个平手,他已经算是胜利者,绝不能再玩第三局。他掏出手机,看一眼时间说,不能玩了,还得去接孙子呢!老赵看一下手表,说还早着呢,杀完这盘也赶趟。老李站起来说,孙子中午要吃“红烧大虾”,我得先去市场把虾买回来。说完,他站起来,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离开凉亭。
  既然说是去买大虾,老李怕一会儿空着手回来,让老赵他们看到不好意思。他只好先奔市场,买了两斤大虾。从市场再绕到孙子的学校,时间也刚刚好,正赶上学校放学。
  李壮见爷爷手里拎着大虾,问他今天是什么日子。老李嘿嘿地笑两声,说今天是个特别高兴的日子。孙子问他为啥高兴,他便把两招击败老王的过程讲叙一遍。李壮也略懂象棋,听后兴奋地说,那是该做个“红烧大虾”庆祝一下。
  在上班的那些年,老李基本上没下过厨房,也不太会做菜。他唯一拿手的菜就是“红烧大虾”,那还是当兵的时候,跟炊事班老班长学的。也只有节日或家里人生日时,他才肯露一手,做这个菜。
  中午吃饭时,李国保看到“红烧大虾”,也问今天是什么日子?这回没等老李回答,李壮就把爷爷是怎样两招致胜王爷爷的事讲给父亲。李国保也迷恋象棋,知道父亲最近在研究棋谱,他兴奋地说:“爸,哪天教我几招,我也杀杀我们局长的威风。”刚端起酒杯的老李听后立即把酒杯蹲到桌子上,沉下脸来说:“你这是找不自在啊!”没等李国保说什么,李壮笑着对父亲说:“别看爷爷杀他们局长行,爷爷退休了,局长也管不着他了!”李保国把刚伸出去夹大虾的筷子抽回来,左一眼右一眼地看着父亲和儿子。老李扭头瞪身边的孙子一眼说:“小孩子家的,知道个屁,净瞎扯!”
  之后的这段时间里,与老王下棋和督促孙子学习成了老李生活中两项最主要的内容。送完孙子后,每隔几十分钟,老李就到阳台上往下看一眼,只要看到老王与人下棋,不管手头上有什么事儿,他都立即停下来,赶忙下楼。他从不主动张罗着与老王对阵,并秉持“观棋不语真君子”的品德,只是站在人群中默默地看着。有人击败老王,他便在心里跟着高兴一阵儿,那感觉像自己击败老王一样。看到老王击败别人,他也高兴,那样自己就会有大显身手的机会。
  每次老李都是被别人推着扯着坐到老王的对面,有些众望所归的感觉。他也不负众望,越来越不再给老王留情面了。有时连赢三盘,依然不依不绕。每次凯旋后,老李都在接孙子的路上,把他的喜悦与孙子分享。
  受到老李的感染,李壮也把王熙当成标靶,什么事情都盯着他。考完试,他向爷爷汇报完自己的成绩,立即汇报王熙的。如果比王熙考得好,老李就会领着孙子去饭店搓一顿,或者给孙子做“红烧大虾”,以示庆祝。如果哪方面不及王熙,他就会帮孙子分析原因,寻找应对办法。
  李壮的语文一直不好,成绩总不及王熙。老李就在送孙子时,找到语文老师询问情况。弄明白是因为作文的问题后,老李到新华书店,一次性买回三本不同版本的《小学生作文选》,只要看到孙子闲下来,就逼着孙子给他朗读。这样坚持半年后,李壮基本把那些作文都背下来了。再考试时,出现相同的题目,直接写上去;出现与作文选中那些作文相类似的题目,只需要改头换面,也能得个不错的分数。
  这次期末考试,李壮拿了个全年级组的第三名,最主要的是超越王熙二十五名。为了奖励孙子,暑假时,老李带着他去游长江看三峡。当然,也顺便去看望一下当年教他做“红烧大虾”的老班长。他们沿江玩了一周,走时,老班长送他两盒茶叶。在路上,看着那两小盒茶叶,老李还在心里想:“南方人也太抠门儿,这么点儿东西也拿得出手!”后来他看到包装盒上有二维码,就用手机扫一下。真是不扫不知道,一扫吓一跳,每盒茶叶的售价居然四千多块钱。
  回到家的当天中午,老李拿出一盒茶叶递给儿子说:“送给王跃进吧。”李国保说:“我们局长爱喝咖啡,不爱喝茶,给他也等于是给他爸了,还是你送给我王叔叔吧。”老李把茶扔到桌子上,瞪儿子一眼说:“这孩子咋这笨!他给谁咱不管,也管不着,反正你是给他了!”
  望着李国保拿着茶叶乐颠颠地离开,老李又把这四千多块钱的账记到老王的头上。他恨不得马上去找老王博弈,杀他个人仰马翻。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香港马会资料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