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首页 > 作品 > 短篇小说 > 正文
原载于2018年11期《飞天》
 

生活就是一个筐

 
李 铭
  天底下绝大多数老师都教不好自己的孩子。玉茹也是。
  玉茹今年三十八岁,属猴的,老公大光比她大一岁,在城里开出租车。儿子小光读小学六年级,成绩一般。这也是玉茹最在意的最闹心的,成绩一般就意味着考不上最好的实验中学。玉茹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所以她决定偷着去给别的孩子补课,赚来的补课费再给儿子小光交补课费。
  同事二燕嘲弄玉茹说这是拆了东墙补西墙,玉茹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自己是压力山大,人家大光吃粮不管穿,不在意儿子小光上什么样的学校。玉茹可不行,小光不能上最好的实验中学,就等于叫孩子输在了起跑线上。
  二燕嘻嘻笑,说你玉茹的一生,算是彻底交给了俩打锣的。
  俩打锣的意思好懂,老公叫大光,儿子叫小光,“咣咣”两声,就是打锣的动静。玉茹属猴,听见打锣就得行动。这个二燕逗比得很,可以说桃花吐初中要是没有二燕,玉茹不知道要寂寞成什么样呢。
  桃花吐初中距离市区四十里地,是所农村初中。玉茹和二燕都是土生土长的桃花吐人,当初师专的分配原则是哪里来的分到哪里去,两个人都是师专毕业回到家乡执教的。其实这个学校的绝大多数老师都是这个状况:都是本地血统。
  不过现在的趋势是大家比着赛在城市买楼房,孩子在城市的学校就读,全家老小都在城市定居生活。别看桃花吐距离市区较远,但是每当上下班路上还是很热闹的,中学如此,小学的老师也纷纷效仿。还有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还有桃花吐镇上那些做买卖的商户,他们都是这种状况。
  玉茹当初买房子的时候经济状况不好,就选了距离市区较远的地方,那时候才一千五一平,住进楼房两口子紧紧手,不是很费劲。问题也出在了这不费劲上,当初是不费劲了,过后玉茹肠子都悔青了。原因是房子虽然不贵,但不是学区房。尤其是不是实验中学的学区房。
  有一欢必有一蔫,这是二燕总结的人生哲理。你看老楚太太人家就有那先见之明,当初房子虽然贷款了,但是却扎扎实实地买在好学校跟前。要不咋说姜是老的辣,狐狸是老的骚呢。玉茹差点被二燕的话逗笑,狐狸是不是老的骚不知道,但姜确实是老的辣。老楚太太是教务主任,她的孩子在城市读的都是重点学校,一路高歌考到好的学校,现在儿子在澳大利亚,女儿在加拿大,俩国名都带着大字,显得特别江湖老大。老楚太太在桃花吐中学说话底气足,腰杆硬。尤其是在办公室里跟澳大利亚的儿子,跟加拿大的女儿视上一频的时候,真是引无数老师竞折腰。
  从桃花吐中学到城市是有班车的,每天六趟。按说也是很方便的,可是班车是有固定的时间表,不以这些老师的意志为转移。赶车心里就着忙着慌的,不方便。有条件好的老师纷纷自己买了车。有一段时间,老师们中间议论最多的就是考证的艰辛和各种车的性能话题。
  别人这么说的时候玉茹都躲得远远的,不躲也不便发言。心里确实羡慕,驾驶证也早早跟着考下来了,但是车迟迟没买。提起买车的事玉茹的心就发堵。
  本来都看好了车,那年大光的老爸住院把钱给占用了。按理说大光哥三个分摊这手术费负担也轻松不少。老爸住院总共花了三万多,问题是大光人孝顺,好面子,冒充大尾巴狼,三万块钱自己家先垫付了。手术做完,老爸出院,大光的俩哥哥金光银光都以各种借口拒绝按时还款。
  玉茹的买车计划在俩大伯哥金光银光这种不光彩的拖赖之下显得黯淡无光。总算过了心里这道坎儿,刚攒够几万块钱,又看好了车的节骨眼上,玉茹的弟弟要买楼房。不买楼房人家未婚妻就跟别的男人跑。这可是生死关头,玉茹不能坐视不管。现在的农村你要是在城里没有楼房根本不用提亲。弟媳妇很浪漫,不但在农村种玉米,还要到城里去种玉米。弟媳妇是见过世面的女人,以前在城里擦玻璃,进过很多城里有钱的人家。人家在阁楼和阳台上种玉米,弟媳妇就很羡慕,所以要求玉茹的弟弟在城里一定要有面积大的楼房。没有阁楼已经是很悲催,阳台要是不大绝对不行。
  玉茹心里生气,弟弟赖上了她。爸妈唉声叹气,好像自己不借钱,世界末日就来了一样。玉茹跟弟媳妇谈过一次心,没法沟通。弟媳妇理直气壮,完全不把玉茹当回事。就这一堆一块,你们家能娶则娶,人家不勉强,屁股后面排队的人多着呢。玉茹说,要种玉米自己的那份土地也在乡下,都交给你们种。弟媳妇诧异地看着玉茹。
  姐,在农村种玉米跟在城里种玉米不是一回事。在城里种玉米,是浪漫。在农村种玉米,光是流汗,没有浪漫。
  玉茹搞不懂弟媳妇的思维方式。钱最后还是咬牙借给了弟弟,一共是五万。先拿了三万,后拿了两万,爸妈后来还跟玉茹借,玉茹就黑了脸说有能耐你们把我卖了换钱算了。
  那边俩大伯哥赖账占了三万,这边弟弟联合爸妈说是借其实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弄走了五万。玉茹买车的愿望就成了泡影。这中间大光是最心理平衡的一个,原因是两边都占了他们家的钱,一比一打平。只要你玉茹提那三万手术费,大光马上就提打水漂听不着响的那五万。
  烦心事一多,玉茹就哗哗掉头发。早上梳洗的时候木梳一梳,头发掉一大撮。还有忙活一天很累,再回家管儿子的学习,玉茹身心疲惫。大光开出租车白班,晚上交车就去喝酒聚会,外面有好几个乱七八糟的群。一到什么节日大光比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还忙,也联欢,也聚会,还走红毯什么的,活动还不少。气得玉茹没少抹眼泪。
  这还不算,大光现在晚上总想亲热,弄得玉茹不耐烦。两口子因为这事闹了矛盾,后来俩人私下签了份协议。每周的周五晚上夫妻可以有娱乐活动,其他时间都得用来抓儿子小光的学习。大光勉强同意,每到周五就老早收车,满脸兴高采烈地等着玉茹下班回家。
  气得玉茹盯着大光的脸看,恨不得拿盘子里的菜汤扣他一脸。看着看着,玉茹的气就没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得花枝乱颤。
  玉茹感觉这他妈的生活啊,就像一只筐一样,把玉茹装进筐里严严实实地动弹不得。
  自打小周老师买了辆车以后,二燕和玉茹就开始搭小周老师的顺风车。当然不能白搭,每天一个来回给十块钱。小周开始不收,二燕很仗义,斩钉截铁地替小周成立了微信群。宣布每月一日是交钱日期,一天十块,一个月不管你坐几次都要按照一个月收,那就是每人二百元。二燕办事爽快,看小周老师腼腆,收钱这事就由她代办了。她统一收过来,然后再转给小周老师。
  搭顺风车的还有老楚太太,还有红梅。本来副驾驶是二燕坐的,自从老楚太太来了以后,二燕就只好让位给老楚太太。老楚太太坐副驾驶的理由是她晕车,其实更大的理由是她是主任。哪有领导坐后面的道理,二燕对此愤愤不平。进入市区以后老楚太太先下去,然后是红梅,然后是二燕,最后才是玉茹。本来玉茹不大好意思叫小周老师送到小区门口,这样小周老师回家是要返回一段路程的。小周老师是一个帅哥,九零后。人却很稳重,脾气也好。他每次都坚持把玉茹送到家。
  老楚太太是几个老师私下的称呼,当面都叫她楚主任或者楚老师。老楚太太马上就该退休了,她上车基本就是讲她在澳大利亚的儿子和在加拿大的女儿,说澳洲的生活,还说儿子要在她退休以后接他出国,还早早为她买了几只袋鼠,到时候颐养天年逗袋鼠玩。老楚太太说孙子都不用抱着,直接搁袋鼠那袋子里就成。
  老楚太太老资格,她说什么这些老师都点头。她下车以后,二燕就说别听老楚太太吹牛x,那袋鼠也不是他们家配种生的,她想逗着玩就逗着玩啊。孩子搁袋鼠袋子里,袋鼠一跑还不得把老楚太太的孙子给甩没影了啊。红梅比较腼腆,她参加工作也晚,年龄最小。听二燕说就红着脸低头笑。
  二燕这人比较活跃,为了不听老楚太太说外国那俩孩子的事,上车以后就叫小周老师放歌。歌都是流行那种的,主要以韩国和香港为主。老楚太太不爱听,说要弘扬国粹,要摒弃崇洋媚外。俩人针尖对麦芒,叫小周老师特别为难。后来玉茹折中,叫小周老师开始放老楚太太爱听的评剧《刘巧儿》。老楚太太下车就放韩国的歌星rain的歌,二燕声讨老楚太太狼子野心何其毒。她把自己俩孩子都送到外国撵袋鼠去了,却叫我们苦逼呵呵地高唱我的中国心。说的是一回事,做的又是一回事。如此心口不一颠倒黑白真是丧尽天良鱼肉百姓。
  红梅被二燕一连串的话逗得前仰后合。每次都是笑着结束这愉快的归程。
  红梅下车以后,玉茹和二燕就能说点知心话了。开始碍于小周老师在场还半遮半掩,后来熟悉了就不拿小周老师当外人。她们有时候三八点别的老师话题,有时候说点现在流行的服饰和吃的时尚。说这些小周老师也是能够搭上话的,这段旅程往往是他们最快乐的。
  儿子小光马上就要小学升初中了,玉茹觉得不能再拖了,买学区房已经刻不容缓。所以就趁着周五娱乐活动结束的时候提了。大光不以为然,大光的态度其实早在玉茹的预料之中。问题是虽然已经预料到了,但是玉茹还是压不住心里的火气。
  你是男人,这个家不是你的旅馆。小光的前途你还管不管了?
  我管什么啊?挺好的学校你非要折腾。
  我折腾?我折腾为了谁?
  那好好的房子住着,你非要卖了,不是折腾是什么?
  不卖房子我们拿什么买学区房?我的同学,我的同事,我的朋友都在拼命抢学区房,你难道为了儿子的未来就无动于衷?
  社会那些不良习气都是你的那帮同学,那帮同事,那帮朋友给搞歪了,搞得乌烟瘴气。
  没法跟你交流,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也好,可以理喻也罢,日子还是得照常进行下去。大光虽然心里不乐意,嘴上也不服软,但是行动上却有所表现。比如他开始张嘴跟俩哥哥金光银光要钱了,比如他开始开车起早贪黑了。原来是什么态度,一天混个百八十块的就收工出去参加微信群聚会,现在有所选择了。除了少数几个娘们多的群没退以外,其他的群都退出去了。
  玉茹继续给大光冷脸子,心底却原谅了他。大光依然期待周五晚上的娱乐活动,一直坚持不懈地开展得有声有色。二燕说,她们这个年龄的女人要是没有高质量的性生活皮肤不会好,你就是使劲抹韩国的进口化妆品,也比不上男人的雨露滋润。
  二燕口无遮挡说这话的时候,玉茹的脸腾起一片彤云。
  小周老师的顺风车先把老楚太太送到了站,然后是红梅。红梅红着脸告诉大家,她下个月不来桃花吐中学上班了。红梅一直张罗调到城市的初中任教,看来她是如愿了。
  红梅下去以后,车里一下子沉默下来。二燕和玉茹的情绪都不是很高。尤其二燕好像受到了刺激一样。她的那张嘴要是不喋喋不休反倒叫人感觉不正常了。
  唉,工作干得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嫁对人。这对于女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是真理。红梅的老公并不是很厉害,厉害的是老公公,据说是市里的高官。红梅一路走来实际上都是设计好的,据二燕说,以红梅的实力就是买辆豪车也不足为奇。问题是这个能买得起豪车的红梅,居然一直不声不响地甘愿搭顺风车,跟这样不露声色的人相比,那二燕是什么?
  我就是狗肚子装不了二两香油。
  二燕自我批评道。
  到了二燕下车,小周老师突然慌乱起来。他声色慌张地说:
  别下车,我老婆。
  话说得有点晚,二燕开车门下去了。瞬间,车下面围上来几个女人把二燕包围起来,她们开始谩骂和撕扯二燕。玉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周老师回头说.
  玉茹姐,我和二燕的事情我老婆知道了。你快点下车救二燕吧。
  玉茹瞬间有点发愣,小周老师和二燕的事,我的天,他们难道?玉茹开车门,发现二燕已经陷入重围。玉茹赶紧分开人群,去保护二燕。
  两个粗壮女人把玉茹推搡到边上,警告玉茹叫她别动。玉茹挣扎着,说你们想干什么。有话说话,有理说理。这是法治社会。
  粗壮女人笑了,对玉茹说。是,我们知道是法治社会,这个骚狐狸精勾引人家老公。我们这是伸张正义,教育教育她。白天在课堂上衣冠楚楚给学生讲道德,晚上一丝不挂勾引别人家的老公,我们就要扒光她给大家伙看看。
  二燕不甘示弱地挣扎,无奈对方人太多。很快二燕就被几个女人按倒在地上。小周老师去拉架,被一个漂亮女人推搡到一边,她还扬手给了小周老师两个耳光。玉茹猜到了那个漂亮的女人就是小周老师的老婆。
  玉茹的胳膊被两个女人扭着挣脱不出,那边的二燕完全成了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玉茹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遭受如此的暴力对待。老公大光虽然膀大腰圆,但是对待玉茹从来都是温柔得很,只有玉茹掐打大光的可能,绝无大光粗暴对待玉茹的情况。
  玉茹看到二燕躺在地上很狼狈,那几个女人在小周老师老婆的指挥下已经拽掉了二燕的上衣,乳罩的的扣子也脱落了,二燕拼命护住胸前。有女人捡起二燕的鞋子开始边咒骂小三边抽打起来。玉茹看不下去了,可是她实在是力气很小。长这么大,玉茹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动过手打过架。
  二燕的哭喊在突如其来的围殴中显得苍白无力。她的裙子也已经被扯下,里面的红色内裤触目惊心地裸露出来。这几个女人不依不饶,要继续扒光二燕,还有的拿出手机录起视频来……
  玉茹的眼睛里燃烧起怒火,她低头狠命地咬了一口箍住自己的一条胳膊。那胳膊下意识地松开了玉茹。玉茹一眼看到路边水果摊上的砍刀,那刀是用来切水果的。玉茹飞奔过去,抓起锋利的砍刀挥舞着扑向那群人……
  这个视频后来被人传到了网上,玉茹点击看了。视频一共是两段,一段是露点的二燕被人按在地上暴打的。一段是她挥舞砍刀把人追得满处逃窜的。
  玉茹有点不相信那个勇敢剽悍的女人就是自己。
  很快这两段视频就都被删了,事情很显然闹大了。警方介入了调查,玉茹还被请到了派出所去说明情况。老公大光格外重视,开着出租车接送玉茹,还夸赞自己的老婆该出手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
  学校那边状况很糟糕,率先发现这件事的是老楚太太。她那天在小周老师的车上就咆哮起来,她指责二燕道德败坏勾引少年,说二燕平时就如何如何。玉茹头一次没搭理老楚太太。二燕自打出事以后就没再去学校,一直在家休养,学校那边也展开调查。网络上更是说什么的都有。
  学期结束的最后一天,玉茹搭乘小周老师的顺风车回家。小周老师没往玉茹家的方向开,到了一处僻静处停车,哭丧着脸一头扎在方向盘上不起来。玉茹看到小周老师在十字路口改变了方向,知道他有话要对自己说,就没有阻拦。
  玉茹姐,求你了,你去劝劝,叫二燕放过我们吧。是我们错了不行吗?我老婆说了,道歉赔偿都可以。
  小周老师的态度还是叫玉茹感到惊讶。
  你和二燕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有那种关系吗?
  小周支支吾吾闪烁其词,不过还是承认了暧昧关系。
  你说你们!唉!
  玉茹叹息着,小周老师九零年生人,今年二十七岁,二燕跟自己同岁是三十八岁,他们之间差了那么多。况且玉茹看到了小周老师的老婆,也就二十五六的年龄,身段和长相都不比二燕差。小周老师可是新婚没多久啊,跟二燕怎么就凑合到一起的呢?凑合到一起也成,怎么就不加小心露馅被老婆抓住了把柄呢。
  小周老师垂头丧气,说他开始也没往那方面想,总是搭顺风车一来二去的俩人就好上了。玉茹通过小周老师的交待弄明白了,原来二燕从来都没有把二百块的顺风车钱给过小周老师。都是被二燕据为已有,最为关键的是二燕和小周老师关系露馅就是因为这顺风车的钱。
  老楚太太每月是按时交了二百块钱,她交给了二燕,不放心别人没交,别人要是不交,自己岂不吃亏了。于是老楚太太专门打电话给小周老师的老婆,详细汇报了顺风车的情况。小周老师的老婆从来没听小周老师说收过这笔钱,于是就留了心眼。不久她就在小周老师的微信上找到了证据,小周老师和二燕聊天记录露骨,还有俩人一起亲热的图片。于是,愤怒的小周老师老婆纠集很多遭受小三侵害的好同学好同事好朋友好闺蜜在二燕下车的地方埋伏等候……
  说吧,事情闹到这一步,你们怎么办吧?
  小周老师神情沮丧,求玉茹去二燕那通融一下。现在的二燕虽然被停职,但是她破罐子破摔,非要把小周老师的老婆彻底搞死,把家庭搞散。最为奇葩的是二燕的老公不但没有打骂二燕,还加入了二燕阵营。有一天奇葩般地拎着菜刀上门来,非要小周老师跟老婆离婚娶了他家二燕,而且还要自己妻子的名誉损失费。
  小周老师的老婆现在随时面临牢狱之灾,据医院出具的诊断报告显示,二燕的伤势是构成犯罪的。小周老师说,事情错就错在买这辆车上。要不是买这辆车,怎么可能出了后来这档子事。
  玉茹去看望二燕。二燕跟玉茹说,反正自己也是光屁股拉磨转圈丢人了,当时街上那么多人,自己虽然因为玉茹的保护没有完全裸露,但是这事不能算完。一定要把小周老师的老婆搞得家破人亡人财两空不可。
  二燕说,只有不努力的小三,没有整不死的原配。我一三十八岁的老娘们有老公做坚强后盾,我还怕原配?
  玉茹盯着二燕的脸,那上面的伤疤还清晰可见。
  玉茹说,二燕,咱俩一个川长大的,你要是拿我当姐妹,我今天跟你说一句,咱要点脸行吗?你放过小周老师一家,算我求你了。
  看玉茹泪流满面的样子,二燕含着嘴里的罐头停止了咀嚼。
  她扎到玉茹的怀里,“哇”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晚上,红梅打电话过来。红梅给玉茹问了学区的情况。实验中学旁边的学区房现在贵得离谱。贷款买房的压力实在是大,但是可以给孩子办进实验中学。玉茹一个劲地感谢红梅,红梅说玉茹姐别客气,我问了我公公,还有一个名额可以进实验中学,就是进去的费用贵一些。
  玉茹知道进实验中学的费用很高,听说就是有人的也要十七八万呢。红梅说,我跟我公公说了咱俩的关系,还有二燕出事时候你的表现,我公公很敬重你的人品。他说你家孩子要是进入实验中学的话,交十二万就可以。靠他的面子摔,能给你省四五万吧。
  玉茹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狮子大开口。这十二万是可以接受的。玉茹感谢红梅的帮忙,红梅反过来表示不好意思,她以为玉茹不能接受这个钱数,一直内心忐忑呢。红梅说,玉茹姐,要不你这样,放假了到我这来补课吧。我不会少给你补课费的。
  玉茹开始是补课的,可是教育局下发了通知,不准老师补课,抓到以后开除公职。老楚太太还拿着一份保证书,逼着每个老师都签了保证。签字的时候玉茹记得红梅是第一个积极踊跃的。
  听红梅的邀请玉茹还是有些惊诧,原来这个不声不响的红梅,人家开班已经很久了。玉茹给红梅简单算一下,一算不得了,这个红梅每个月补课班的收入要两三万。玉茹还是有些担心,万一被举报抓住了怎么办。老公大光说,人家公公都能把咱儿子弄进最不好进的实验中学,还怕补课被抓吗?
  最近的老公大光很听话,当着玉茹的面连那几个娘们多的微信群都退了。能够花十二万叫儿子小光进实验中学,还不用卖掉现在的房子出去租房,这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大光像是捡到钱一样高兴。这十二万是有着落的,现在手里有四万,俩哥哥金光银光各欠的一万必须要回来,还有玉茹的弟弟也表示那五万也能给凑上,这就是十一万了。大光说,钱不够我出去借。
  玉茹心里早都想好了,去红梅那补课去。红梅也说了,可以预支给玉茹一万的补课费。玉茹心里非常感激红梅,觉得这些年自己对这个好妹妹关心得实在是不够。
  连着急带上火,玉茹的生理周期开始不稳定。开始是延期不来大姨妈,没有办法到处看医生,中医西医的办法都想了,目的就是邀请大姨妈早点回来主持工作。大姨妈后来回来了,糟糕的是这大姨妈屁股沉来了以后还不走了。哩哩啦啦地流血,玉茹的小脸都刷白了,这大姨妈还不依不饶地缠在身上。
  玉茹的大姨妈一直不走,那大光的娱乐活动就无限期取消。大光对此没有怨言,还给玉茹买乌鸡补血。大光胆子小,不敢杀乌鸡。为了自己的老婆身体早点恢复,大光也是够拼的。他拎着那只乌鸡,爬到十二楼的楼顶,祷告以后手起刀落,砍歪了乌鸡的一只翅膀。那只乌鸡惨叫一声飞跃而起,睁开眼睛的大光遍发朋友圈寻找那只落荒而逃的乌鸡。
  要说这个大光也真是的。全城都知道了他为了媳妇的身体奋不顾身砍杀乌鸡的先进事迹。晚上躺在大光的臂弯里,玉茹问这些天没有娱乐活动怪不怪她。大光说不怪。
  真话?
  当然是真话。你有不给,那我生气。你不方便给,那我生啥气啊?
  玉茹被大光逗得又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秋天开学的时候,儿子小光成功背着书包走进了实验中学。小周老师调动了工作,离开了是非之地。老楚太太光荣退休,她坐着飞机飞到了澳大利亚。估计是没逗上袋鼠玩,据说老楚太太经常给学校的老师打越洋电话,还要求视频,想必是憋得难受。二燕的事情也解决了,二燕要求赔偿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和名誉损失费十五万。小周老师的老婆把参与打人的好同学好同事好闺蜜好朋友召集在一个群里,临时取个群名叫“小三被打善后群”,进行众筹和集资活动。那些好同学好同事好闺蜜好朋友开始不想参与,小周老师的老婆翻了脸,说有视频为证,你们撺弄打人的事实板上钉钉。再说,你们这不是伸张正义,分明就是自己家老公被小三钻了空子,心里憋屈拿我们家小周的小三出气。我们家小周小三招你们了还是惹你们了,你们下那么重的手?
  详情不赘述了,反正钱肯定是赔给了二燕,二燕开学的时候是开着新车上的班。
  玉茹到红梅的补课班上课。不过,的确是风声紧了。补课班先后换了几个地方,最后转战在一个居民楼里上课。玉茹很勤奋,也很认真,很快就得到了广大家长的认可。很多家长慕名而来,非要玉茹教他们的孩子。
  玉茹时刻记着,对补课班的孩子好,对自己学校班级里的孩子也要好。不能像一些家长说得那样,有些老师光惦记自己补课,故意不好好讲课。
  尽管这样,补课的时候还是出现了一些情况。教育局那边动真格的了,社会舆论很大,还是要象征性地抓一抓,管一管。有个家长来送孩子,要求红梅少收五十块钱,红梅没同意。补课班的孩子有的是,红梅不怕生源的问题。结果这个小心眼的家长就真的举报了。
  红梅接到电话马上通知玉茹撤退,玉茹手机放在包里静音没听见。等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玉茹吓得腿都软了,楼是出不去了,这下来个瓮中捉鳖。玉茹给红梅打电话的声音都变调了。红梅沉着冷静,指挥玉茹逃跑。
  玉茹姐,你在几楼?
  我在八楼。
  从缓步台那,打开窗子。
  丫头,你叫我跳楼啊,那是八楼!
  你打开窗子,听我的。看是不是外面焊个铁筐。是吧,你在筐里委屈十分钟,我过去救你。
  我有点恐高,你可快点来啊。
  没事,你玩手机,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玉茹轻轻开了窗子,果然看到外面焊着一个大铁筐,里面还有过冬的大葱和废弃的花盆什么的。玉茹迈了进去,蹲在铁筐里。
  现在是初秋,天气有些微凉。玉茹在铁筐里打量着这座熟悉的城市,一切却又显得特别陌生。外面灯火通明,车水马龙。天上繁星点点,空旷高远。玉茹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过星星了。
  十分钟时间该干点什么呢。
  二燕发来了头脑王者好友对决,答了几个题觉得没意思。其中一个题问第三者也叫:A,原配。B,小二。C,小三 。 D,小四。
  正确答案是小三,选C。
  二燕的手机退回来二百块钱的红包,现在玉茹上下班要搭乘二燕的顺风车。二燕回一句,这车可是老娘卖身的钱买的。你不要用钱玷污了我的清白。
  儿子小光现在在补习班学习,补课老师发来微信夸赞了小光表现优异。玉茹想重点学校跟普通学校就是不一样。对了,今天是交补课费的日子。玉茹蹲在铁筐里不能出去,只好把红梅给她的补课费转发给了小光的补课老师。发完玉茹不忘关心小光的补课老师,说现在教育局突击检查,叫她多加注意。
  老公大光发来笑脸问候。玉茹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五,是正常的娱乐活动时间。大光在微信里问:猫咪,你在哪?
  玉茹发过去俩字:筐里。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香港马会资料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