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评论

不断走向创新的网络军事小说

时间:2018-08-14 10:16      来源:中国艺术报 

  近年来,网络军事小说通过影视剧改编的方式,衍生了不少极具市场影响力的影视剧作品,如《亮剑》 《我是特种兵》 《雪豹》 《风筝》 《渗透》 《二炮手》 《太行英雄传》等影视剧。这都表明网络军事小说凭借创作水准的成功,确保了它在网络空间的良好发展势头和向市场化推进的强劲动力。

从上世纪90年代到当下,网络小说20年的发展历史虽然短暂,但成就巨大。其中,网络军事小说的发展亦是如此。学者罗家庆在《中国网络军事小说的发展与审美分析》中曾将网络军事小说的发展分为三个时期:“第一阶段1998—2002年”是发轫期,“第二阶段2003年—2005年”是市场化时期,“第三阶段2006年至今”是“中国网络军事小说的实体化与再确认时期” 。近年来,网络军事小说通过影视剧改编的方式,衍生了不少极具市场影响力的影视剧作品,如《亮剑》 《我是特种兵》 《雪豹》 《风筝》 《渗透》 《二炮手》 《太行英雄传》等影视剧。这都表明网络军事小说凭借创作水准的成功,确保了它在网络空间的良好发展势头和向市场化推进的强劲动力。其中,网络军事小说突破了传统军事小说的叙事规范,在题材、叙事伦理和国家形象构建等方面体现出鲜明的创新性,是这类作品获得广泛认可最重要的原因。

对传统军事题材的突破

与传统军事小说相比,网络军事小说在题材类型、叙事特征上有所突破。例如,在当下文化语境中,有些抗战题材电视剧被称之为“抗战神剧” ,其战争场面的传奇性有时被夸大到极致,突破了事理逻辑的常规性和可能性。而网络军事小说如《抗日之兵魂传说》 《云的抗日》等作品,尽管也具有鲜明的“抗战神剧”色彩,但网络小说特有的叙事逻辑带来了题材的创新性和可信度,如《抗日之兵魂传说》里,主人公胡昊以当代特种兵身份穿越到抗战历史之中,这一文学意义的“穿越”行为使故事情节没有完全局限于真实的抗战历史,而是沿着玄幻的维度一路狂奔。

特种兵题材在网络军事小说中也很常见,且与传统军事小说具有很多交叉。在以特种兵为题材的电视剧中,小说主题多为成长主题,写主人公从自由的生命个体成长为一个具有集体属性的生命形象。而特种兵题材的网络军事小说,主题类型上常表现为军事冒险,在题材处理上也更为自由,作者着意突出特种兵题材的“秘密性” ,即军事活动的半合法性和非合理性、军事活动的境外性等。这种“秘密性”的军事题材,既能造成陌生化的审美效果,又为创作提供了广阔的表达空间。

雇佣兵题材是最具有网络小说特点的题材类型。这类作品类型很多,代表性的有《佣兵的战争》 《抗战之铁血佣兵》和《特战佣兵》等作品。这类网络军事小说的叙事更具创新色彩,如将战斗场景从本国疆土扩展到域外领域;战斗动机也发生了形而下的转移,作家将战斗行为的合法性阐释的落脚点从国家意志转变为团体利益和个人生存意志。总的来说,雇佣兵题材的小说叙事更为自由,当下或者虚构的全球战乱的国家和地区往往成为小说故事背景,某种程度上使小说成为当代国际状况的文学性缩影。

总之,战争场面的小型化、隐秘性和境外性特点是网络军事小说共有的题材特征。小型化战争场面更突显了个体英雄主义色彩;隐秘性往往体现为军事行动的非公开性,或是一些具有仪式化特征的“极限情境”的战斗场景;而军事行为的境外性特点使小说在叙述战斗暴力行为时无所顾忌,有种信马由缰的叙述快感。这些特点使网络军事小说具有了去史诗化的审美特点。

对传统小说叙事伦理的冲击

在题材与故事情节背后,网络军事小说发展至今形成了自身的叙事伦理。传统军事小说的叙事伦理往往体现为国家意志为主导的价值取向,但网络军事小说则更为复杂,主要表现为意识形态范畴内的国家意志、传统文化中的兄弟义气和当代社会意义上的个体生存意志。

作为国家意志的叙事伦理在网络军事小说中占有主导地位。例如,在《弹痕》和《终身制职业》中,作为国家意志的叙事伦理内涵被如此处理: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它并非传统军事小说中的外在植入式的纯粹形式,而是经过了主人公生命意识的审视并产生了深层共鸣,国家意志被视为理想化的、终极意义的存在形式。

而网络军事小说叙事伦理中的兄弟情义因素往往具有创新性色彩。这种叙事伦理在雇佣兵题材中尤为突出,如《佣兵的战争》 《弹痕》和《终身制职业》中,主人公和其他成员都结成了生死兄弟。这种叙事伦理,既有江湖文化的侠义观,又有传统文化中的手足情义。这种个体性的叙事伦理诉求使网络军事小说叙事既有了本土性的文化风貌,又以崭新的文学因素推动了传统军事文学的审美变革,使网络军事小说呈现出不同于传统小说的色彩。

然而,更具有创新性的叙事伦理内涵则体现为个体生存意志。在雇佣兵题材的网络军事小说中,战争的伦理诉求不再是国家意志,而是生存需要,或是获取物质回报,如《佣兵的战争》 。这里,叙事伦理内涵体现为契约关系。当然,除了契约关系之外,主人公的个人魄力和行为底线也是无形的约束力量,这些对人物行为的内在规范力度有时甚至超越外部的雇佣条例。

总之,网络军事小说叙事伦理的创新性决定了网络小说独特的文学风景:它不仅突破了传统军事小说的叙事伦理,而且善于在传统文化和当下语境中汲取营养,形成自己独有的叙事伦理。

对国家形象的建构

在国家形象建构方面,网络军事小说亦有创新之处。通常情况下这些创新包含两个意义维度,一是在纵向维度上的精神层面,它融在一个民族的文化流脉中;二是在横向维度上的国家意志层面,突出体现为社会主流价值取向。这两种价值取向关系复杂,常常在网络军事小说中得到不同程度的体现。例如有些网络军事小说倾向于纵向维度的民族精神建构,这在文本中突出表现为把传统文化因素引入小说叙事。如在《弹痕》中,夏侯光河形象是作为传统武术的形象代言人出现的;在《超级兵王》中,主人公叶谦除统领中国乃至世界的地下王国之外,也掌管着中国乃至世界的古武世界。小说对传统文化的亲近,表达了一种国家形象建构的意愿:传统文化既对患有文化健忘症的当代语境形成了一种召唤结构,也构成了对当代文化人格的补充。横向维度的国家形象建构主要体现为蕴含了批判性思维的建构意识。不少网络军事小说表达了对当代世俗社会现象的思考,如在《终身制职业》中,作者对多种社会丑恶问题进行了批判;在《超级兵王》中,作者反思了国家形象和个人生命尊严之间的矛盾。而刘猛的《狼牙》则将对世俗生活的批判融入到小说整个叙事构架之中。这些设置使主人公更为丰满、形象,使叙述形式更为独特,国家形象也通过人物对主流价值取向的回归和捍卫,得到了更可信的确认和张扬。

总之,网络军事小说中的创新性体现了叙事的创新性。在传统文学场中,中国当代文学多缺乏民族国家形象建构意识,因为当代文学特别都市生活题材的文学作品,常站在人类学立场,写当代人普遍意义上的生存困境和生命形态,而网络军事小说却能以超越性的文化立场,使作品获得了更丰富的民族性、本土性和意识形态性,具有更加独特的文学意义。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香港马会资料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