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动态
首页 > 动态 > 正文

张鲁镭:谈谈《风筝》

时间:2019-07-10 11:03      来源:《中国作家》
  张鲁镭,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辽宁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辽宁文学院签约作家,现工作于大连市戏剧创作室。小说集《小日子》曾入选2008年“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作品多次发表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十月》《北京文学》等杂志,并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新华文摘》多次转载。
 
  我住在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方,前面是一条宽敞的马路,能过六排汽车。后面是一座青山,山不算高却很蜿蜒,有人说徒步走一天都走不完,我没试过。在马路和青山之间有个环境优雅的小区,我就住在这里,与之毗邻的还有座学校,第三十四中学。这个学校可了不得,每年考上重点高中的有好几卡车。
  久而久之,我们小区的性质变了,它已经从简单的居民区过渡到了学生宿舍,小区里除了背着书包的孩子,就是孩子他爸他妈他爷他奶以及姥姥姥爷,反正都是这个学校学生的至亲,当然我也是至亲中的一个。
  家长会上我慷慨发言,对这个学校表示衷心感谢,我说这个学校不仅培养了我的孩子,连我这个家长都有双重收获,包括精神方面和物质方面的。其一,我每天都从校园门前过,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还有他们在操场上的笑声叫声对我都是一种安慰和蛊惑,我扶着栅栏向里望,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小太阳,都是一个新希望。看着他们我心情就舒朗,皮肤慢慢也变细变嫩。其二,因为这个学校周边的房价打着滚往上翻,如果现在我把房子卖了立地成富婆。
  我买了一架高倍望远镜,一边喝茶一边瞭望对面教室窗口,看看我儿子干啥呢?课堂上搞没搞小动作?这件事坚持没多久,太累了!教室里黑压压一片小脑袋,分不太清敌我。不过我有新发现,在校园侧面出现一排平房,那里原来是停车场。我下楼和邻居打听,那平房要开超市吗?不是超市是托老所!
  现在小区附近又诞生了一个托老所,并且很快交付使用。都议论现在老人太多,家里没办法解决。于是好多老人在那里出没,有几个还在门口常坐。晴天靠墙坐在那儿,雨天打伞坐在那儿,安安静静的。有时候早晨出去见他们坐在那儿,晚上回来连姿势都没变。
  我不用望远镜偷窥教室了,找老人聊天去。他们可真是老了,就算在晴朗的白天,脸上也是夜色,年纪都是八九十岁的样子。我过去和一个老太太搭讪,说她也就七十多,老太太不愿意听,她说七十多我能给孙子送饭,能和儿媳妇打架,来这?八十九了!老太太尽力把声音放大,但再大也是哑炮了。
  我和门卫说想进去看看环境,家里有老人想来托老所。门卫带我各处看,食堂、活动室、住所。他推开一扇门,屋里两个老太太在看电视,其中一个是小老太太,看样子也就六十多,我问可住得习惯?小老太太只顾看电视,大老太太根本听不见我说什么。出来问门卫,六十多岁就来托老所?门卫说那是有钱人的妈,带保姆来的。我说带保姆来托老所?在家孩子不放心,你没看电视上那些恶毒保姆吗?我们这里人多眼睛多,不敢!
  门卫问家里谁要来,我说再看看,好的话将来我把爸妈都送来。门卫就又带我参观,最里面一个房间满地都是纸屑和果皮核,两个老头躺在床上望天花板。门卫说看看这屋子弄的,又打架了?一个老头朝对床扔过去一把子弹,对方回扔的也是同样的子弹——都是用卫生纸揉成的球。门卫找来扫帚把地面清理干净,说再打架就把你俩扔出去。一个老头从床头摸出一把橘色塑料枪朝对面开火,说的什么听不清,好像在说,打死你,打死你……
  托老所门前的老人依旧坐在那儿,那个八十九岁的老太太说树上挂着一个风筝,其他老人也抬头看过去,其实那是一个白色塑料袋,当时我都想做个风筝挂上去……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香港马会资料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