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动态
首页 > 动态 > 正文

胡世宗:诗是对生活的一种“聚焦”

时间:2019-02-19 08:49      来源:解放军报

摆弄过相机的朋友都懂得“聚焦”,俗话叫对光圈儿,就是使光或电子束等聚于一点,让那一点特别清晰,特别鲜明,特别突出。

人们常说,“美”到处都存在着,难的是对“美”的发现。生活中蕴藏着诗,但它不会像在路边捡到一颗石子儿那样轻易得到。

诗是文学中的文学。真正的好诗是非常精粹的。要写出真正的好诗,就应该对生活中的人和事做专注的观察和琢磨。这种琢磨不是搞科研项目,而是聚焦生活,发现生活中的诗意,发现生活中的美,发现生活中的哲理。

臧克家从一匹老马看到了旧中国农民身上深重的压迫和望不尽的苦难。

艾青从一块鱼化石,不仅发现了“离开了运动,就没有生命”的哲理,而且引申到“活着就要斗争,在斗争中前进”的积极人生态度。

李瑛从一只马蹄铁引发灵感:“想到崎岖的山路便会喘息,想到越过火光映照的河水便会激动,想到枪声和炮声便会嘶鸣着向前冲去……”

这种种对生活的聚焦,当然与作者的生活经历、阅历以及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有着联系。

如果我们面对一匹老马、一块鱼化石或一只马蹄铁,也许想不到可以写一首诗,即使写出诗来也会是另外一种模样。

1980年冬,我随部队文工团远赴西沙慰问海军将士。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椰子树,我对它甚有好感。在海南和西沙的四十七个日日夜夜,我时不时就目不转睛地观察它,琢磨它,椰子树到底像什么?我想找到一个恰当的比喻。我寻找和琢磨的结果是,椰子树和芭蕉、棕榈都不一样,这种“聚焦”的结论:椰子树就是椰子树,太像别人就没了自己!

这首《椰子树像什么》的诗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后,时任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团长的田华告诉我,她给青年演员讲课时,就引用了我的这首诗说:“一个好的演员,不要模仿别人,‘椰子树就是椰子树’,你就是你,太像别人就没了自己!”

与我同船去西沙的曲艺演员叶景林跟我说,他曾处处模仿他的老师袁阔成,一招一式都要和自己的老师一模一样。读了这首诗,他感到了艺术独创的重要性。他说:“学老师是必要的,但也要闯出自己的风格来。‘太像别人就没了自己’,这是至理名言。”

我非常喜爱日出的景象,曾专注地观察和欣赏过黄海日出、南海日出、泰山日出、庐山日出、长白山日出、漠河日出等壮丽情景。作为一个战士,一个军旅诗人,我最钟情和激动的,还是在边防线上迎接日出。

我曾经与军中文友、诗友到访过东北边防的防川哨所、马滴达哨所、小河子哨所,仅黑龙江抚远的“东方第一哨”——乌苏哨所我就去过数次。我永远难忘与守卫在边防线上的战友们一起上岗、一起巡逻的情形,特别是和他们一起登上高高的瞭望塔,在那瞭望塔上观看日出,那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啊!

在那样一个时刻,我的精神世界和持枪守卫在哨位上的战友们完全融为了一体,思他们所思,想他们所想。当我在那哨位上,看到一轮红日从远处升了起来,那最初的阳光铺洒在哨兵身上,铺洒到哨兵身后祖国的土地上……在那一刻,我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我把太阳迎进祖国”的自豪的呐喊,也在那一刻,发出了“我持枪向太阳致以军礼,请她也带上我的光、我的热……”这样真切的恳求。

我把“聚焦”的成果凝固下来,及时写出了《我把太阳迎进祖国》。这首小诗经李瑛之手,编发在《解放军文艺》上,不断被转载,还被收入到北京师范大学编印的初中语文课本里。作曲家把它谱成不同风格的歌曲,多位歌唱家演唱了这首歌。曾任“东方第一哨”哨长的孙远征1996年把它作为自己婚礼的进行曲。这首诗能够创作出来,就得益于我对边防线日出的专注观察和思考,这是对日常生活景象“聚焦”的产物。

让自己的心灵变成一架照相机,专注地观察——也就是“聚焦”身边沸腾的或是平凡的生活,日积月累,天长日久,必然会产生写诗的冲动,必将不断地写出自己满意的诗作来!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香港马会资料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