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动态
首页 > 动态 > 正文

李皓《一个人的辞典》:感受闪烁的诗意

时间:2018-08-21 09:21      来源:文汇报 李大为

放在我案头的李皓的散文集《一个人的辞典》,以闪烁的诗意和特有的抒情基调,一点一点地让人柔软起来。书里的文字,荡漾着浓郁的诗意,自然、亲切、平等,在娓娓道来的叙述氛围里,传达出一缕缕饱含生命哲思的人生况味。

弗吉尼亚·伍尔芙说:“一个写作者,必须要打开自己的记忆之河,并且以最为恰当的方式还原自己的梦境”。在梦境般的语境里写作,抒写自己主体的审美感受,进而打开自己的心灵空间,是李皓散文的鲜明特征。在这些栩栩如生的叙述里,作者真诚地袒露着自己的内心,深切地打量着岁月的过往云烟,用澄澈的话语去打开阅读者的心灵!

思维是瑰丽的,语言是瑰丽的,童年是瑰丽的,梦境也是瑰丽的……这些明媚的瑰丽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他特有的抒情意象:瑰丽的阳光。

在《横草不拿竖草儿》一文中,他写道:妈妈不再唠叨我是不是“横草不拿竖草儿”,我却倍加珍惜手中的笔。对于百无一用的我来说,这是我今生唯一的粮草。

这些闪烁着烟火气息的盎然诗意,一点一滴进入到读者的阅读视野里,充满了正能量和岁月的质感。《照相的故事》和《雪乡杂忆》是我喜欢的两个短章,极具情感张力,又颇有生命暖意,既书写了个体生命体验,也展开了情感蕴藉的深度。《照相的故事》是他在故乡读书时,对照相馆和照相的神往。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一个少年面对着海鸥照相机,该有怎样一份心灵的欣喜?这个心灵的底片,由此埋在作者记忆的深处。《雪乡杂忆》落脚点不在描写雪乡的盛景,而在于作者丰盈的人生体验。去过的地方,因为一些人和一些事,就成为了自己心中永恒的远方。我们在这样深情而明亮的文本中,与作者相遇。

在个体抒怀之外,我们还能望见李皓对这个世界审视性的眺望,对人生意义的追问和找寻。他是一个诗人,但写出来的散文作品不是简单的诗性叙述,抒发的更不是浅显的个体情怀。他的作品中,蕴含着大气象、大情怀。他的文字很安静、舒缓,也很节制,关注点却有着鲜明的指向性意义。这其中,既有文化反思,也有对人性的探寻,还包含着作者的自我反省。这些追问与反思,体现出他负责任的写作姿态和深刻的文化自觉。《诗人们,站出来》,是很有文本深度的一篇美文。作者由汶川地震展开联想,已经触及到了诗人们内在的生命表征。在大的灾难面前,诗人们需要拿出心中的大爱。

如果诗性的文本,不被这样的语句照亮,怎么能在意义的层面让读者深情地解读?

李皓散文的叙述策略与叙述风范也值得一说。好散文与好小说一样,都需要不落俗套的叙述视角。在《一个人的辞典》中,作者采用的是回溯性的情感叙述视角。这里面有两层含义:一是作品所讲述的内容大多是过往的故事,是回溯性的讲述;二是作品所运用的叙述手法是诗性的情感视角。前者,让故事和叙述有了更为广阔的释放空间。后者,让故事和叙述更有情感张力,更加细腻和唯美。

李皓回溯的空间很大,从童年往事写到辽南往事,从青春往事写到军旅往事。这其中,有他少年时五彩斑斓的生活场景,有他对军旅生涯的动情回顾,有对祖国各地民俗的细致描摹……这一切,经过他特有的诗性笔触的打磨,无一不闪着岁月的光亮,更闪着沉甸甸的人性光辉。人性,就这样被岁月点亮。岁月,就这样被人性照耀。《一段名言》所追忆的,不是过往时光的流风遗韵,而是能荡起他心灵回响的似水流年。情感视角的介入,使得李皓的叙述生动而嘹亮,在纤细而丰实的文字里,在充盈而诗性的情境里,我们欣赏到的是作者磊落的情怀,是对生命和过往岁月的忘情抒写。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香港马会资料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